記得點擊關注“裝個好房子”哦~

探尋美好居住方式,我們值得更好的生活!

現在的綜藝真是越來越敢拍了。

還記得前段時間房君分享的韓國綜藝《我們離婚了》麼?讓已經離婚的明星夫妻,同居72小時,尺度之大,瞬間引爆熱搜。


雖說看節目名字就知道,這又是一檔戀愛真人秀。

緊接着,評論區就出現了不少抗拒的聲音:

“找幾個恨嫁的離異女藝人,只能引發焦慮。”

“女明星都是二婚的,還這麼大方徵婚,好意思麼?孩子都不小了吧。”

你看,就算5位姐姐事業有成,狀態滿分,但更多人揪着不放的還是“全員離婚”。

但也正是因爲有這種偏見的存在,房君才更想好好誇一下這檔聚焦離婚女性感情狀態的節目。


首先,要贊幾位離婚女人的勇敢。

先導片中,最讓房君感到動容的,是黃奕和女兒之間的互動。

女兒幫她梳妝打扮時,黃奕問女兒:“有30個叔叔,你覺得媽媽要不要去挑幾個?”

女兒卻反問道:“挑幾個幹嘛?當我爸爸!”

一說完,母女倆都不約而同的用笑來化解短暫的尷尬。

緊接着,黃奕低下頭,小聲解釋說:“那我得給自己......”

沒想到,不等她說完,女兒就接了一句:“一次機會。”


女兒的洞察能力讓黃奕很驚訝,但這也確實是她的心裏話。

兩次閃婚閃離,讓黃奕的事業一落千丈。現在人們談起她的時候,多半是在調侃她的婚姻,而關於曾經演過什麼成功的角色,已經沒人在乎了。

以至於在一檔訪談節目中,談到女演員的中年危機時,她自嘲道:“我的危機,不是30+、40+,而是結婚+。”


黃奕曾一度也被說成削尖腦袋往豪門裏擠的“撈女”,因爲她的前任們,幾乎都是非富即貴,所以分手後,伴隨她的詞也多半是“豪門夢碎”。

其中鬧的最沸沸揚揚的,就是她和前夫黃毅清的離婚連續劇,經歷了各種不體面以後,最終以黃毅清的暫時消失,倉促收場。

如今的黃奕,在演員這條路上,依舊沒有回到曾經的巔峯時刻,但也沒有停下搞事業的腳步,做月子會所、開網紅蛋糕店,總之,算是走出了泥坑。

而在感情方面,雖然已經有了好幾次慘痛的教訓,但她依舊相信愛情。

在節目中,她坦言:“也希望有一個可以保護我們的人。”


有人說,很多人的生活,本質上都是破碎的,既然如此,那有勇氣去重建的人,爲什麼要被批判過得太慘?

離婚是勇敢和世道變好的標誌,而能奮力走出失敗婚姻的泥潭,亦是。

跟黃奕一樣的,還有白冰。她也曾經因爲婚姻失敗,把日子過得一地雞毛。

白冰曾是“京城四美”之一,而後又因爲新《紅樓夢》和《神話》,火得一塌糊塗。

後來白冰選擇結婚生子,暫別娛樂圈,也漸漸淡出了大衆的視線,直到前不久熱播的《乘風破浪的姐姐》,才重新迴歸。


記得當時《浪姐》有個名場面,幾個姐姐一起唱《後來》時,白冰紅了眼眶,甚至提前離場躲到屋子裏哭了起來。

這時候大家才知道,原來白冰經歷了一場失敗的婚姻,還沒有徹底走出來。


所以看到她參加戀愛真人秀,房君還是有幾分驚訝的,但也就如《浪姐》中,幾位姐姐說的那樣:“生活把你逼成了,離開了誰都可以活的狀態,自己一個人帶着孩子,也挺希望有人可以幫一把,但現在沒有誰能真的陪你一輩子。”

而現在的白冰,已然聽懂了這句話。有些暗夜,兩個人一起攜手比較容易走過,而有些黑夜,反倒是一個人更容易跨過。

在《怦然再心動》裏,白冰不再是那個一碰回憶就疼到哭的人了,反而對接下來的感情充滿了嚮往,她希望可以找到一個跟自己同頻的人,能有一技之長,值得自己崇拜和仰望。

正如朱蒂絲赫爾曼所說:人必須對所有喪失一一哀悼過後,才能發覺自己堅不可摧的內在生命。

敢於告別和直面自己的內心,又何嘗不是一種勇敢?


其次,要贊幾位離婚女人的坦誠。

在社會評價中,“離過婚”就像是一種刻在骨子裏的恥辱,不管你在其他領域成績如何,都註定有一段貶值的人生。

蔡卓宜就喫過這種非議的苦。

我們先來看一下她過往的履歷:13歲學過做美甲、16歲當化妝師,還創辦了自己的彩妝學院,後來還做過平面模特、房產經紀,也出過唱片。

之後嫁給了馬來西亞當地的富二代,生活也一度很甜蜜。直到2019年,兩人傳出了離婚的消息。

人生經歷豐富多彩,但卻抵不過“離過婚”三個字的殺傷力。

去年參加《青春有你2》時,就有黑粉攻擊她:離婚不能當愛豆。

只要節目播到她的片段,必然會有人說:這位大姐離過婚。

儘管世俗的偏見,總在打擊和否定,但慶幸的是面對各種非議,她心態很好:“我活在這個網絡發達的年代,可我一點都不活在評論裏。”


從不畏懼別人說什麼,只遵循內心的活着,所以她又非常高調的參加了《怦然再心動》,直截了當表明自己的戀愛觀:“最理想的感情,是兩個人一起努力,這種感覺特別的好。”

不幸並不是有罪,離婚後再談論愛情,也不必難以啓齒。

51歲的王琳,因爲一直以來的角色使然,導致她給人的印象都是強勢且冷漠的,但其實在感情方面,她一直都滿腹熱情。

早在10多年前,她就已經離婚了,但爲了兒子卻沒有再婚,感情狀態也一直都是個迷。直到參加這檔節目,她才坦言:“來這,就是爲了找對象。”

在談及感情觀時,她大方的承認:“必須相信愛情,我這輩子都相信愛情。”


如此坦誠的還有王子文。

一直以來,關於王子文的婚戀傳聞就沒中斷過,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出她隱婚生子的消息,甚至還有狗仔拍到過她帶孩子的照片,但她本人從沒有解釋過。

不過,這次參加《怦然再心動》算是一次迴應了吧。

三十而立的她,在面對愛情的得失上,也有自己的堅持:“喜歡的東西依舊喜歡,但可以不擁有,害怕的依舊會害怕,但是可以面對。”

儘管到了2021年,仍舊有很多人深信,離婚的人生是失敗的、羞恥的、以後也很難獲得幸福。

但坦誠,永遠是衝出輿論漩渦最有力的武器。勇敢承認離婚、勇敢面對離婚後的憧憬,纔是對自己和身邊人最大的尊重。


所以就算被揪着“離過婚”不放,但幾位姐姐呈現出來的狀態,還是刷新了大衆眼裏“離婚女人該有的樣子”。

她們還有熱情、憧憬、執念,沒有因爲一段失敗的婚姻就一蹶不振、怨天尤人,真的活成大家定義的失敗女性。

這也給了萬千女性一個信號:離婚,是結束,也是開始。

至於如何好好開始,這位57歲的日本女性,給出了很好的答案。

她叫洋子,是一個臨終關懷中心的護士,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活在自我放棄和愧疚裏。一來她經歷過一段失敗的婚姻,二來因爲姐姐在醫院裏“滿身插管”孤獨死。


這兩件事,基本上徹底消磨了她對生活的熱情,也把所有精力轉移到了工作上。她把家裏的房間都騰出來讓給了病人,甚至連自己的臥室都捨棄了,茶几鋪上睡袋就是她的臨時牀鋪,忙起來的時候好幾天不洗澡、不換衣服。

洋子的生活,像極了日本那個詞語“女を捨てた”。翻譯過來就是“我已經放棄做女人了”,通常當她們對維持自己的外表感到壓力時,都會這麼自嘲。

可即便如此,洋子的內心依舊期盼着再談一次戀愛,只是很難邁出這一步。


後來,身邊的好友爲了推她一把,向《粉雄救兵》節目組發出了求救。是的,就是那五個散發魅力的男人。

接到任務後,五人組並沒有帶她去參加什麼相親團,而是讓她先跟自己和解,再從外貌、家居環境一點點改變,重拾擱置已久的生活,真正收穫快樂和自信。


粉雄救兵五人組

釋懷,永遠是告別的第一步

如果說離婚是洋子生活的一次劫難,那姐姐的去世則是徹底的暴擊。

她曾目睹姐姐在重症監護室,身上插着8根管子去世,這讓洋子很難接受。她總覺得如果自己當時能陪在姐姐身邊,就不至於讓她以這麼慘、這麼孤獨的方式離開人世。


洋子和姐姐

這種遺憾讓她活得無比擰巴,很多時候,孑然一身的洋子總覺得自己應該代替家庭圓滿的姐姐離開。

“反正我是一個人,怎麼樣都行。”

其實被這種愧疚折磨的洋子,缺少的就是一次和解的機會。所以,傾聽她心裏話的卡拉莫告訴她:“其實你已經盡力了,你同樣擁有自己的價值,你要創造屬於自己的喜樂。”

這句話,正是洋子內心深處所需要的認同和鼓勵,親情和愛情都是如此。


形象改變,增加自信

儘管洋子一度把日子過得很“邋遢”,也曾笑着說,不洗澡不會死。但其實她內心住着一個小女孩,喜歡各種可愛的髮飾。

但又時常缺乏自信,總覺得自己體重超標、鼻子大、沒有女性的曲線......尤其是離婚後,更對打扮沒有心思了,衣櫃裏都是寬鬆的衣服,髮型萬年不變,永遠戴着一頂帽子。


面對洋子的自我貶低,喬納森用自己的經歷勸解她:“其實我也被叫過很多難聽的名字,但我從來不會相信,因爲內心知道自己多漂亮,所以希望你也可以擁有自信的美麗。”

在穿衣風格上,水原希子也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她告訴洋子,每個人的裝扮其實都會被別人詬病,但只要這樣的穿搭能讓自己快樂,這就夠了。

然後他們帶着洋子敷面膜、洗頭、換髮型、化妝、嘗試不同風格的着裝......


洋子看着鏡子裏,穿着波點連衣裙、綠色大衣的自己,突然發現這一點也不違和,瞬間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舒適的居住環境,是最強的後盾

洋子的家,又被叫做小熊之家,除了日常居住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用途是作爲安養院旁邊的社區中心,爲不同人羣提供交流場所。

洋子一直希望可以在這裏舉辦party。爲了滿足她的心願,也爲了讓她卸下僞裝,敞開心扉,鮑比將這裏改造成了極簡又精緻的空間。


整個家一改往日的沉悶風格,充足的採光讓會客區顯得寬敞又明亮。蒲團、沙發、茶几,靈活組合,滿足不同場景需求。

之前亂糟糟的廚房,也變成了煥然一新的溫暖日式風。


由於洋子之前把臥室讓給了病人,所以鮑比把雜物間改造成了她的臥室。大面積的白色,視覺上更純粹。紅色地毯和綠植,又爲這裏注入了一絲活力。


臥室牆壁上,還貼了她最喜歡的《羅馬假日》海報。


後來,在小熊之家的派對上,洋子一改之前的“粗糙”,以一副全新的可愛形象驚豔亮相。

在老熟人面前,洋子說:“我一直以爲,像我這種快六十歲的老女人,不必太介意自己的外形或是有沒有自信。但他們讓我學會了,我應該對自己更有信心,我是有價值的人。”


曾經的洋子,比多數離婚女性過得還要消極,雖然憧憬愛與被愛,卻始終覺得自己配不上。而這次改造,雖然不會讓她立馬擁有一段新的感情,但給了她一次跟過去告別的機會,也教會了她更加自信的面對這個世界。

剩下的驚喜,該來的時候自然會來。

都說,社會進步,從如何看待離婚開始。只有我們都不再戴着有色眼鏡看待離異人羣,纔能有社會的進步。

參考資料:

芒果戀愛真人秀《怦然再心動》、美國真人秀綜藝《粉雄救兵》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