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5日,《印度經濟時報》刊文炒作稱,15年前,中國就開發了反衛星武器,現在,中國的反衛星武器可以威脅到美軍擁有技術優勢的軌道衛星星座。

  文章表示,拜登政府目前面臨的最重要的國家安全問題之一,是如何應對中國在太空對美軍構成的威脅,而美軍正嚴重依賴這些太空衛星平臺。

  文章稱,拜登政府尚未明確表示如何處理特朗普政府遺留下來的太空部隊的計劃,這是特朗普新成立一個軍種,卻被批評爲代價高昂且不明智,可能會導致危險的新軍備競賽。

  

  【太空將成爲中美下一個爭奪的焦點】

  文章認爲,特朗普政府提出建立太空軍這一倡議現在仍然是電視上經常被提起的笑談。但太空軍的創立也是前任小布什政府和奧巴馬政府所做戰略選擇的最終呈現,目的是對抗一個引起美國高度警惕的不斷崛起的中國。

  前五角大樓官員格雷格·格蘭特說:“人們開始意識到,美國的太空系統很脆弱,拜登政府將把更多的資金投入到太空防禦和應對反太空威脅上面。”

  文章認爲,保護美軍太空資產的目標是在衛星軌道上建立一個強大的防禦系統,使其具有足夠的彈性,無論攻擊有多致命,它都能很好地發揮作用。這一舉措可能會阻止中國的攻擊,但最關鍵的和困難的問題是如何實現這種強大的威懾力。

  上週被拜登政府任命爲國防部長的退役四星陸軍將領奧斯汀在參議院表示,他將繼續持續關注如何提高對日益強大的中國軍隊的“競爭優勢”。除此之外,他還呼籲美國在建造“天基平臺”方面應取得新進展,並多次將太空稱爲一個新作戰領域。奧斯汀說:“太空已經是大國競爭的競技場,中國是美國未來所面臨的最重要威脅。”

  文章稱,新一屆政府對利用航天企業家的創新作爲加強軍方實力的手段表現出了興趣,奧斯汀在其參議院證詞中稱之爲“與商業航天實體建立夥伴關係”。奧巴馬和特朗普政府都採用了這一戰略,將其視爲美國增強軍事實力的獨特方式。

  

  【以SpaceX爲首的太空探索團隊正在助力美國太空領域的發展】

  美媒稱,專家們對美國在這一方面做得太少還是做得太多產生了分歧。幾十年來,國防部鷹派人士一直在遊說建立一支太空部隊,並呼籲在武器開發和採購上增加投入。但武器控制者認爲,太空部隊加劇了全球緊張局勢,給了中國一個加快自身威脅措施發展的藉口。更有些人認爲,這是一個增加戰爭可能性的草率舉動。

  在過去的幾十年裏,特別是在里根政府的“星球大戰”計劃期間,太空戰常常被描繪成外太空軌道上的戰爭。然而,現在的情況已經改變了。太空戰的目標也不再是成羣的核彈頭,而是成羣的衛星,衛星在環繞地球運行時反覆出現的、可預測的路徑使其更容易被摧毀。

  文章認爲,目前一個主要的問題是,反衛星行動和反反衛星行動是否會影響誤判和戰爭的風險。雖然美國在太空資產方面相比中國擁有優勢,但規劃者認爲,這也可能是一個致命弱點。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太空分析師託德哈里森說:“中國看到了美國是如何進行力量投射的,同時看到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對手基本上沒有對美國建立起任何防禦。”

  

  【反衛星武器是重要的衛星殺手】

  文章稱,中國在2005和2007年進行了反衛星試驗。布什政府最初幾乎沒有採取什麼行動。2008年,美國發射了一枚先進導彈,擊落了自己的一顆衛星,這是一次旨在向中國傳遞信息的武力展示。

  

  【SpaceX公司的星鏈星座計劃】

  在第二個任期內,奧巴馬政府公開了所謂的“抵消戰略”,利用美國的技術優勢應對中國和其他威脅。

  官員們說,與之前不同的是,這項計劃的目標是減少對聯邦政府機構的依賴,而更要依靠那些正在迅速改變大衆世界的科技企業家。

  時任美國國防部副部長的羅伯特·沃克(Robert O.Work)在2015年的一次演講中解釋這一新舉措稱:“我們必須真正抓住商業領域。”

  文章稱,太空領域的進步是防禦性的:成羣結隊的相對廉價的小型衛星和回收的發射裝置,這些目標將使對手應接不暇。對奧巴馬政府來說,創新性的飛躍對美國太空部隊的作用就像史蒂夫·喬布斯在手機領域所做的一樣,讓對手疲於應對。

  奧巴馬政府將商業理念應用於美國宇航局,使宇航局成爲企業發展的主要資助者。它投入數十億美元用於研製私人火箭和太空飛船,以將宇航員送入軌道。

  美國軍方隨後也加入了進來。受益者包括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和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佐斯。軍方認爲,新系統將使在戰時迅速更換衛星成爲可能。

  軍事規劃者認爲,更小、更便宜、數量更多的飛行器使得反衛星武器瞄準這些目標更加困難,在某些情況下是不可能的。

  

  【SpaceX公司首次時間火箭海上回收】

  2018年,特朗普政府宣佈成立太空部隊。2020年3月,美國太空部隊宣佈擁有了第一件進攻性武器,並稱這一事件具有歷史意義。太空作戰專家史蒂夫·布羅根中校說,此次將武器納入太空部隊,對太空作爲作戰領域至關重要。

  特朗普政府要求美軍開始研發所謂的反太空武器,預計其成本將高達數億美元,據說軍方對進攻能力的機密預算要高得多。此外,特朗普政府也支持新一輪商業改革。

  分析人士說,拜登政府可能會保留太空部隊。軍事專家認爲,拜登政府高調舉動是向中國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

  

  【中國第三代北斗導航星座已經建成】

  文章稱,美國在衛星數量方面領先,主要是因爲它的太空時代遺產和衆多企業努力的成果,包括那些現在幫助軍方的企業。總部位於馬薩諸塞州劍橋城市的“關注科學家聯盟”目前統計出美國有1425在軌衛星,中國有382顆,俄羅斯有172顆。

  但中國正在大力推動衛星事業。中國連續三年向太空發射的衛星數量比其他任何國家都多。分析人士說,中國現在是一股主導力量。

  文章稱,拜登繼承了對中國反衛星行動的一系列迴應,包括進攻性和防禦性武器,聯邦和商業方面的舉措。分析人士稱,形勢日益微妙。

  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國防官員沃克和格蘭特在一份報告中警告說,北京最終可能在戰爭中擊敗美國。他們寫道:“俄羅斯永遠無法與美國的技術優勢相匹敵,更不用說超越了。然而,中國的情況可能不一樣。”

  (作者:寧浦 版權作品 未經許可 禁止轉載 文章內容系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