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黛咪摩爾復出爲FENDI走秀,木偶紋搶鏡,90年代傳說超模地位不保

週三在巴黎舉辦的Fendi 2021秋冬時裝週是金·瓊斯自2020年9月加入Fendi以來的第一場秀,隆重其事,邀得一衆“老戲骨”回爐。

這兩年90年代的超級模特迴歸T臺,這場旋風一直沒停。然而這次FENDI找來一批老模,似乎把品牌直接“老齡化”,雖然這並沒有與FENDI向來堅持的貴婦風相悖。

58歲的女演員黛咪摩爾也穿着緞黑色水袖上衣,配以斜擺裙襬走上了T臺,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設計充滿前衛時尚的風格,低領口,設計師將它配以一條闊腿褲,並選擇鏈狀頭飾垂下到衣領兩邊,彰顯個性。

作爲有份量感的美國女演員,然而臉上卻寫滿着與歲月鬥爭的痕跡。

在現場燈光下,黛咪摩爾兩頰蘋果肌底下明顯有條線,甚至與微笑連成一線,她高傲擡頭,這條線就像木偶紋一樣,不禁讓人譁然。

曾主演《宮》、《咖啡王子一號店》的韓流人氣女星尹恩惠也有這個問題,她最近在IG分享自拍,其中一張笑得燦爛,驚現木偶紋橫切一直到耳際,讓網友驚呼「笑得很不自然」、「整過頭了?」、「有點認不出來了」。

凱特·摩斯(Kate Moss)被金先生奉爲他主持FENDI的繆斯,這次帶着她的女兒莉拉(Lila)一起登場,爲18歲女兒向超模進發鋪路。

凱特身穿豐滿的銀色緞面禮服,搭配溼發造型,與女兒一老一嫩,各有各的神采。

然而在白熾燈下還是現形,魚尾紋鋪滿眼角,牙齒更是因爲長期吸菸充滿煙漬,溼發造型瞬間顯出她髮量稀疏、人已到暮年的一面,然而她不過比45歲的林心如大了3歲而已。

離場時的凱特摩斯也卸去了妝容,看上去和平時的大媽無異。常年菸酒不離手,又酷愛暴曬於太陽下做日光浴,彼時的超模正爲自己無節制的生活付出代價。

相比之下,年滿50歲的娜奧米坎貝爾狀態則顯太好,與Christy Turlington一起離開會場,她腳蹬一對Nike布鞋,配印花長裙,Givenchy的披風式皮外套,頭髮中分自然披散而下,依然有着少女的味道。

作爲半百超模,因爲平時生活極爲節制,又常健身瑜伽倒立,她穿着大理石印花連衣裙走秀時,完美沒辜負自己的超模地位,衣服還帶着一個斗篷,充滿氣勢。

中青代超模,正是她們最好的年齡,即使是白熾燈也完全經受得到考驗。

24歲的貝拉·哈迪德(Bella Hadid)不愧爲當下最火超模,穿着一件胸前X線造型的黑色吊帶長袍,上面覆蓋着一層透明的紗布,帶出透視裝的效果,她也是戴着超大耳環搭配整體着裝。

走在T臺,比90年代老超模表現力更好。

雖然當下形勢都要給年老超模一個機會,不會說過了40歲就沒了模特兒事業,但作爲模特,本身也要有自制力纔行,否則白熾燈就是T臺殺手,誰強誰弱臺下看客一清二楚。

透明紗布罩裙在貝拉行走時帶出流水一般的光影效果。

28歲的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則穿着一件中性的迷彩服,與其他一衆穿着女性禮服的模特形成鮮明對比,綠色和橙色印花相間的西裝外套,並帶有超大領子和迷彩外觀,內着綠色透明襯衫。遠遠走來看着又颯又爽,而卡拉的髮型被電成1920年代的捲髮,大耳環此時就像彩辮,也讓她看起來超有氣勢。

Adwoa Aboah穿着帶有粉色珠子的異型西裝白色斜肩禮服裙看起來很漂亮。

據悉,Fendi在2017年的營收收入超過10億歐元(約合60億人民幣),成爲LVMH產品組合中最重要的品牌之一,而此次設計的創意靈感則來自“奧蘭多”和整個布盧姆斯伯裏集。金·瓊斯告訴《紐約時報》:“時尚非常個性化。 畢竟,這是針對一個人定製的服裝。”

現場不乏穿女裝的男士,以對應現在時尚環境下的女裝男穿的無性別化着裝趨勢。

金·瓊斯繼承了已故的卡爾·拉格斐(Karl Lagerfeld)在芬迪(Fendi)的角色,卡爾從1960年代中期開始便擔任Fendi的設計師,他的首個服裝發行基於奧蘭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