稿件來源:足球報

記者程善報道2月1日,圍繞職業聯賽工資確認表的爭議剛剛告一段落,坊間又起傳聞,萬達即將撤資大連足球。

大連人俱樂部官方微博很快做出迴應:俱樂部一切正常,一線隊以及所有梯隊都在基地內正常冬訓。官方的態度多少讓大連球迷懸着的心安定了一些,只是事情看起來又似乎沒有那麼簡單,去年元旦萬達集團直接發出了想要退出的公告,今年貝尼特斯又離去的非常突然,再加上再度退出的傳言這時候忽然又傳出,讓人忍不住又要擔心大連足球的命運。

自從大連足球重返中超後,每年的冬訓期都不安靜,這次能像以往一樣平穩過渡嗎?

2020年元旦,萬達發佈公告,提出了撤出原來的一方俱樂部,自己重新組建隊伍的想法。

當時的公告中有這樣一段重點內容:"萬達集團給一方足球俱樂部支付了鉅額中超運營資金,並投資20億在大連建設了足球青訓中心;投資近10億元組建了十幾支、12至21歲,約350人的足球青少年隊伍;簽訂了10年5億元支持大連10所足球重點小學的協議。但由於種種原因,萬達至今沒有獲得一方足球俱樂部股權,俱樂部歷史遺留的問題也沒有得到解決,甚至連俱樂部賬戶都無法使用。在這種情況下,萬達集團不能以目前的方式繼續支持一方足球俱樂部。"

當時這份公告上了網絡熱搜,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儘管最終萬達集團沒有退出、還是繼續爲大連一方俱樂部投資,但很多歷史遺留問題並沒有得到徹底的解決。

打開企業資料查詢的相關網站我們可以看到,大連人俱樂部的投資人依然是大連一方集團有限公司和大連一方地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然是張家志,看不到萬達集團的一點影子。這意味着,萬達集團去年仍舊是在這樣的股權關係下繼續參與了俱樂部的運營,繼續追加了投資。所以,所謂的拿不到股權,顯然不是核心問題。

好在從俱樂部的角度看,雖然目前有些欠債,同時也有一些與他人的合同糾紛等官司糾紛,但都不是一些無法解決的問題。有兩個案件最引人關注,一個是瓦羅的肖像權官司,另外一個就是與九月體育有關的票務糾紛。

瓦羅肖像權問題萬達認爲是阿爾濱方面在轉交俱樂部時沒有說實話,而與九月體育的糾紛則是一方集團在徹底退出之前與該公司簽訂了票務銷售代理協議,但是萬達集團接手後對合作協議內容有疑議,不配合履行因此對簿公堂。這兩個官司都涉及到與上一任進行管理交接的問題,與萬達當初倉促接手俱樂部沒能捋順具體問題有關。

  其實影響萬達投資熱情的,主要是當初大連市讓萬達迴歸時做出的承諾,很多都沒有兌現。萬達已經退出職業足壇多年,之所以能夠重返足壇,有兩點原因,上兩任市領導都把拯救大連足球的希望寄託在萬達身上,同時也希望萬達重返大連參與城市建設和發展。萬達一直在企業發展上有自己的想法,因此重新接過了職業隊。但是最初承諾的很多方案,都因爲領導的不斷離任而無法兌現。

比如,萬達一直希望用體育文化帶動城市建設,希望打造一個有足球元素的商業地塊,石灰石礦地塊無疑是最佳選擇。2020年3月末,石灰石礦周邊住宅拆遷消息確定之後,大家更關注這一區域的改造和周邊超大地塊的建設進展了。

之前一直傳言這個地塊的改造任務會由萬達集團來完成,包括建設礦坑酒店等項目,2020年的5月17日,大連市內四區經營性建設用地第二次招商推介會在大連規劃展示中心舉辦。推介會共吸引70餘家房企參加,當時共推介了大連市內四區七宗新地,其中就重點推介了石灰石礦及周邊改造地塊。可以說,盯着這個地塊的房企很多,其中也不乏許多央企。儘管萬達在大連足球投資方面貢獻卓著,但是在商業地塊競爭上並沒有獲取任何先機和政策傾斜。

萬達對於建設好石灰石礦地塊有非常長遠的規劃,也得到了昔日市政府領導們的認可。萬達計劃在大連石灰石礦投資幾百億,建立萬達旅遊城,其建設項目包括萬達酒店羣,大型植物園,6萬人足球場等等。以海洋遊樂爲主題的室內外大型遊樂場也將出現,同時建設以海洋爲主題的文旅城,爲大連不太景氣的旅遊業注入一些新的活力。但是這個項目遲遲沒能落地。

如果這些歷史遺留問題不能很好解決,退出的傳言就始終是一個無法治癒的暗疾,不時爆發。衆所周知貝尼特斯在離職前是中超最昂貴的教練,而大連人在外援層面和本土球員引進的投入也一直都是不惜血本,從卡拉斯科到哈姆西克再到龍東,從趙旭日們到童磊林良銘,王健林的球隊始終還是保持了萬達標準。但疫情背景下萬達集團也很難長期維持這樣高額的資金投入,所以也就有了貝尼特斯的成功離職。

對於最新的撤資傳聞,大連人俱樂部方面仍舊沒有正面迴應,即便是在有媒體報道王健林親自過問俱樂部備戰情況後,俱樂部官方仍舊保持了沉默。隨着中國職業聯賽經營情況的不斷惡化,俱樂部投資人與所在城市政府之間的博弈過去一段時間在不斷上演,萬達與其他俱樂部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的投資確實巨大,付出越多越會覺得糾結和痛苦。只是,強硬對抗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途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