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刘佳 北京报道

在业内一直有“最神秘信托公司”之称的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信托”)终于在辛丑之初卸下“厚厚的铠甲”,将最真实的面目公布于众。

近日,华信信托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因华信信托因公司治理机制失效,违法违规经营,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突出,目前正在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指导下开展风险处置工作。

与此同时,公告还显示,公安机关从各种渠道进一步获得华信信托董某成及其他相关人员涉嫌经济犯罪线索,2月8日公安机关已依法将相关人员传唤到案,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此外,金融监管部门已派出工作组督促华信信托加强公司治理建设,积极采取风险处置措施,有序推动清产核资、资产清收、引战重组等工作。

对于公告中显示的董某成涉嫌经济犯罪,是否为此前抡锤打伤自家公司总经理的董事长董永成呢?如果为同一人,那么华信信托董事长这一锤不仅是砸在了他人身上,更是砸在了自己的脚上,顺手也砸了自家的招牌,让人唏嘘不已。

随后,记者多次拨打华信信托公司电话予以求证,截至发稿,一直无人接听。

涉嫌经济犯罪行为

不管是庚子鼠年,还是辛丑牛年,华信信托一直在刷新大众对信托公司的认知。

2021年1月8日,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在官微上透露,2021年1月6日17时许,西岗区大连华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办公楼内发生一起故意伤害案。经初审,犯罪嫌疑人董某成(男,64岁,华信信托董事长)与王某(女,54岁,华信信托总经理)因工作产生矛盾,董某成持械击打王某致其身体多处受伤。王某正在医院救治,犯罪嫌疑人董某成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随后,华信信托发布声明称,董事长当晚被公安机关依法传唤,已刑事拘留,并表示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运行。

然而就在举国欢腾共庆新春佳节之际,大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于2月10日再次发布警情通报,称近期华信信托投资人多次向相关部门举报华信信托及相关人员涉嫌经济犯罪。公安机关通过调查发现,华信信托及相关人员涉嫌违法发放贷款、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等犯罪行为。

2021年2月8日,公安机关依法将相关人员传唤到案。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对于涉嫌经济犯罪中所提到的违法发放贷款、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等犯罪行为,北京某律师事务所胡律师对本报记者表示,根据《刑法》的量刑标准,违背受托义务,擅自运用客户资金或者其他委托、信托的财产,情节严重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三万元以上三十万元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而金融机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数额巨大或者造成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

因自家“丑闻”再也无法掩盖,随后华信信托在其官网发布公告承认公司治理机制失效,违法违规经营,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突出。并表示“目前正在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指导下开展风险处置工作。”

巨亏26.52亿

华信信托成立于1981年,是辽宁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其前身是工商银行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

据天眼查显示,华信信托共有18名股东,前三名股东分别为:华信汇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万联同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沈阳品成投资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25.91%、19.9%和15.42%。

其中,华信汇通集团间接持有北京万联同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因此华信汇通集团总计持有华信信托45.81%的股权,是华信信托的实际控制人。

由于2019年底,华信信托被银保监会列入六家高风险信托公司之列,此后2020年4月,华信信托被监管叫停“资金池”业务。在业内一向低调的华信信托终于无法掩盖其巨大的经营风险。

2020年9月,华信信托官网陆续披露了27个信托产品延期公告,延期原因是融资企业无法按期偿还融资本息,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除了2020年11月兑付的4个项目外,目前华信信托仍有23个未按期兑付的信托项目。

与此同时,华信信托业绩也断崖式下滑,2020年6月末,华信信托管理信托规模492亿元,较2019年末的616亿元缩水20%。

据中国货币网2021年1月披露数据显示,华信信托2020年营收、净利润分别为-16.78亿元、-26.62亿元,信托业务收入仅为0.04亿元,三项指标均在59家信托公司中倒数第一。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为化解兑付危机,华信信托曾于2020年11月17日面向全国征集战略投资者,计划引入资金34亿-68亿元,注册资本增至100亿-134亿元。

按照公司的注册资本规模和资金规模来看,华信信托大股东有意让出股东之位。

华信信托还在方案中提出,引入的战略投资者必须同意在完成增资前,以适当方式对华信信托进行流动性支持,以保障信托投资者利益。

此次工作组的介入,能否推动华信信托重组工作的进行,又有谁会接手这烫手的山芋呢?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