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才是真正的春秋之楚庄王(3)

主笔:闲乐生

公元前613年,楚穆王去世,其子楚庄王即位,楚庄王即位后,韬光养晦三年,突然一飞冲天,对内整顿国政,裁汰庸才奸佞,对外打服群蛮百濮,并灭掉庸国,一时间,楚国蒸蒸日上,楚庄王便决定正式和北方晋国掰手腕儿,争夺中原霸业。这样一来,夹在两个老大之间的郑、陈、宋等中原小国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他们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到底要投靠哪个老大,要知道他们万一站错了队,投靠的老大保不了自己,那就惨了!

最后,他们还是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郑国国君郑穆公即位前曾长期流亡晋国,本是晋文公与晋襄公的忠实小弟,但晋襄公死后,年仅七岁的晋灵公即位,晋国霸业有所收缩,楚穆王趁机出兵将郑穆公打服,从此直到楚庄王时期,郑穆公一直是楚国的忠实小弟。然而宋国和陈国却依然死心塌地跟着晋国,毕竟晋国是老牌霸主,而且楚庄王即位后有段时间韬光养晦不理国政,晋国趁机又开始扩张势力,甚至逼迫楚国的忠实小弟蔡国叛楚归晋了。于是,天下此刻形成了两大阵营,一边是以晋、宋、陈、卫、蔡为首的晋联盟,一边是以楚、秦、郑为首的楚联盟。双方势均力敌,从此展开了一系列复杂的攻战,期间纵横捭阖,好不热闹。

公元前608年,楚国联合郑国进攻陈、宋,大胜,获兵车五百乘。晋国闻讯不肯示弱,联合了宋、陈、卫、曹诸小弟在棐林(郑地,今河南新郑东25里)会合,一起攻打郑国。庄王于是派大夫𫇭贾救郑,在郑都以北的北林和晋军相遇,结果楚军大胜,并且俘虏了晋国的大将解扬。

第一个回合,楚方胜。

不久,晋国为报北林之仇,再度出兵攻郑,没有讨到什么便宜。

第二个回合,平局。

接着,晋国攻打楚国盟国秦国的附庸崇国(今陕西省西安市户县东),秦国也不管崇国,直接攻打晋国焦地(今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县南),双方互有胜负,各自退兵。

第三个回合,又是平局。

公元前607年春季,庄王再次出手,命令郑国公子归生率郑楚联军攻打宋国,与宋右师华元、司寇乐吕在大棘(宋地,今河南睢县南)开打。准备开战之前,华元杀羊犒赏将士,他的御者羊斟竟被漏掉没有吃上,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于是在打仗的时候,羊斟就说:“昨晚分羊肉,是你有权你说了算,现在我驾车,就是我说了算!”说着不待开战就驱车挟持华元驶入楚营,直接送上门做俘虏了。公子归生见此良机,立刻宣布:全军出击!宋军群龙无首,自然大败,乐吕战死,华元被俘,宋军四百六十辆披甲战车全部归了郑国和楚国。

宋国本来便只是个中等国家,也就是“千乘之国”,却短短两年,就损兵车六七百乘。当年春秋霸主宋襄公留下来的基业,已被子孙败掉大半。宋国从此一蹶不振。而陈国见如今楚国势大晋国势衰,立刻掉头就背叛晋国归附了楚国。

第四个回合,楚方大胜。

前四个回合晋国大多输了,还输得很惨,晋国执政赵盾的眼睛都输绿了,于是他又在阴地(晋地,今河南三门峡市卢氏县东北)纠集人马准备攻打郑国,庄王命斗越椒救援郑国,说:“想得到诸侯的拥护就不能怕困难!”战事一触即发,没想到这时赵盾却突然怂了,他说:“斗越椒那个若敖族在楚国争权夺利,大概要完蛋了,用不着咱们亲自动手,让他们自己起内讧吧,兄弟们,撤!”

赵盾为什么突然不跟楚人玩了?楚王与若敖族间的矛盾是一个方面,但更深层的原因是:当时,晋国国内赵盾的政敌已蠢蠢欲动,准备依靠晋灵公的力量除掉赵家,在这种情况下,赵盾必须赶回国内部署力量进行反击,否则他赵家的地位必然不保。其详细情况,我们下篇再讲。

第五个回合,没打起来。

从以上晋楚五次交手来看,晋国数次都处于下风,威名扫地。而庄王的战略思想很明确:外交上他联合秦国并拉拢齐国,同时团结鲁郑等中小国家,使晋国陷于两面作战的困难境地;军事上他不断对中原用兵,争取宋、陈等中原小国向其屈服,以此孤立晋国,最终夺取霸权。

看来,晋楚之间迟早会有一场大决战,不过时候未到罢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