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纔是真正的春秋之楚莊王(3)

主筆:閒樂生

公元前613年,楚穆王去世,其子楚莊王即位,楚莊王即位後,韜光養晦三年,突然一飛沖天,對內整頓國政,裁汰庸才奸佞,對外打服羣蠻百濮,並滅掉庸國,一時間,楚國蒸蒸日上,楚莊王便決定正式和北方晉國掰手腕兒,爭奪中原霸業。這樣一來,夾在兩個老大之間的鄭、陳、宋等中原小國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他們現在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到底要投靠哪個老大,要知道他們萬一站錯了隊,投靠的老大保不了自己,那就慘了!

最後,他們還是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選擇,鄭國國君鄭穆公即位前曾長期流亡晉國,本是晉文公與晉襄公的忠實小弟,但晉襄公死後,年僅七歲的晉靈公即位,晉國霸業有所收縮,楚穆王趁機出兵將鄭穆公打服,從此直到楚莊王時期,鄭穆公一直是楚國的忠實小弟。然而宋國和陳國卻依然死心塌地跟着晉國,畢竟晉國是老牌霸主,而且楚莊王即位後有段時間韜光養晦不理國政,晉國趁機又開始擴張勢力,甚至逼迫楚國的忠實小弟蔡國叛楚歸晉了。於是,天下此刻形成了兩大陣營,一邊是以晉、宋、陳、衛、蔡爲首的晉聯盟,一邊是以楚、秦、鄭爲首的楚聯盟。雙方勢均力敵,從此展開了一系列複雜的攻戰,期間縱橫捭闔,好不熱鬧。

公元前608年,楚國聯合鄭國進攻陳、宋,大勝,獲兵車五百乘。晉國聞訊不肯示弱,聯合了宋、陳、衛、曹諸小弟在棐林(鄭地,今河南新鄭東25裏)會合,一起攻打鄭國。莊王於是派大夫蒍賈救鄭,在鄭都以北的北林和晉軍相遇,結果楚軍大勝,並且俘虜了晉國的大將解揚。

第一個回合,楚方勝。

不久,晉國爲報北林之仇,再度出兵攻鄭,沒有討到什麼便宜。

第二個回合,平局。

接着,晉國攻打楚國盟國秦國的附庸崇國(今陝西省西安市戶縣東),秦國也不管崇國,直接攻打晉國焦地(今河南省三門峽市陝縣南),雙方互有勝負,各自退兵。

第三個回合,又是平局。

公元前607年春季,莊王再次出手,命令鄭國公子歸生率鄭楚聯軍攻打宋國,與宋右師華元、司寇樂呂在大棘(宋地,今河南睢縣南)開打。準備開戰之前,華元殺羊犒賞將士,他的御者羊斟竟被漏掉沒有喫上,所謂士可殺不可辱,於是在打仗的時候,羊斟就說:“昨晚分羊肉,是你有權你說了算,現在我駕車,就是我說了算!”說着不待開戰就驅車挾持華元駛入楚營,直接送上門做俘虜了。公子歸生見此良機,立刻宣佈:全軍出擊!宋軍羣龍無首,自然大敗,樂呂戰死,華元被俘,宋軍四百六十輛披甲戰車全部歸了鄭國和楚國。

宋國本來便只是箇中等國家,也就是“千乘之國”,卻短短兩年,就損兵車六七百乘。當年春秋霸主宋襄公留下來的基業,已被子孫敗掉大半。宋國從此一蹶不振。而陳國見如今楚國勢大晉國勢衰,立刻掉頭就背叛晉國歸附了楚國。

第四個回合,楚方大勝。

前四個回合晉國大多輸了,還輸得很慘,晉國執政趙盾的眼睛都輸綠了,於是他又在陰地(晉地,今河南三門峽市盧氏縣東北)糾集人馬準備攻打鄭國,莊王命鬥越椒救援鄭國,說:“想得到諸侯的擁護就不能怕困難!”戰事一觸即發,沒想到這時趙盾卻突然慫了,他說:“鬥越椒那個若敖族在楚國爭權奪利,大概要完蛋了,用不着咱們親自動手,讓他們自己起內訌吧,兄弟們,撤!”

趙盾爲什麼突然不跟楚人玩了?楚王與若敖族間的矛盾是一個方面,但更深層的原因是:當時,晉國國內趙盾的政敵已蠢蠢欲動,準備依靠晉靈公的力量除掉趙家,在這種情況下,趙盾必須趕回國內部署力量進行反擊,否則他趙家的地位必然不保。其詳細情況,我們下篇再講。

第五個回合,沒打起來。

從以上晉楚五次交手來看,晉國數次都處於下風,威名掃地。而莊王的戰略思想很明確:外交上他聯合秦國並拉攏齊國,同時團結魯鄭等中小國家,使晉國陷於兩面作戰的困難境地;軍事上他不斷對中原用兵,爭取宋、陳等中原小國向其屈服,以此孤立晉國,最終奪取霸權。

看來,晉楚之間遲早會有一場大決戰,不過時候未到罷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