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軍“劍鋒-2021"導彈旅長競賽考覈現場。王聰/攝

3月底的湖北武漢,春暖花開。但從大江南北各導彈軍營集中到江城的數十名導彈旅長卻無心賞櫻,他們正在火箭軍“劍鋒-2021”導彈旅長競賽考覈中鏖戰比拼。

走進考場筆者看到,正在接受考覈的是火箭軍某旅旅長呂爾參,面對來自軍種、戰區、院校等多方向“聯合”考官的輪番“發難”,他時而凝神思索,時而流暢作答,無形戰場上“硝煙瀰漫”。

與很多別的考試採取閉卷、考生不能攜帶任何資料入場不一樣,導彈旅長考覈是“開卷考試”,不僅允許攜帶完備的作戰資料,參考旅長還有參謀團隊協助,演習基本想定也會提前一天下發。

“但要想拿高分可不容易。”呂爾參說,“這與其說是競賽考覈,不如說是升級版的實戰預演!”

“一旅一試卷”

獲悉導彈旅長比武競賽規則,火箭軍某導彈旅旅長鹿文龍心裏喜憂參半,既有迎接挑戰的期待,也有一絲憂慮。

鹿文龍是第二次參加導彈旅長比武。第一次考覈時,題目重在考查軍事共同基礎和指揮應用,因個人軍事素養突出,那場比武中他3公里武裝越野戰績不俗。

然而,讓他意想不到的是,今年考覈規則完全變了,旅長不再是“單打獨鬥”,而是帶領參謀團隊“共同作戰”,摒棄“米秒環”的較量,聚焦導彈旅長核心素養,區分不同導彈型號,變以往的“通用考卷”爲“一旅一試卷”“一類一想定”,考的是作戰籌劃、指揮控制等能力,所有考題都與各部隊擔負的作戰任務緊密關聯。

反覆研究考覈方案,鹿文龍看出了一些“門道”:過去考覈中,體能要素很全,更像是考“運動員”;現在,緊貼導彈旅長崗位核心能力出考題,是真正在考“指揮員”。

“我很贊同現在這種競賽考覈模式。”在鹿文龍看來,這纔是考覈旅長的“正確打開方式”,更能檢驗導彈旅長指揮打仗的能力水平。

“不圖轟轟烈烈的場面,只求實實在在的效果!”談及競賽考覈模式創新的初衷,有的導彈旅長打了一個形象比喻:以前在一些炊事比武中,在蘿蔔上“雕龍刻鳳”就能拿高分,結果卻是“中看不中喫”,這種過分追求形式的做法,實際上是違背了比武的初衷。這次導彈旅長競賽考覈,在內容和形式上看似做了“減法”,實則突出重點,讓導彈旅長迴歸到了戰場指揮員的角色。

步入考點,首次參賽的火箭軍某旅旅長李少剛感受到不一樣的考試氛圍。連續幾天,在參謀團隊的“助攻”下,他相繼完成籌劃作業、特情處置、決心陳述、戰法介紹、質詢答辯5項內容的考覈,所有考題均嚴格按照平時訓練作戰要求設計。按照考題要求,部隊置身陌生作戰地域,在“忽明忽暗”的戰場條件下,他必須在較短時間內收集掌握情況、權衡判明對部隊行動的影響,而後結合作戰環境、戰場態勢臨機進行決策。

李少剛介紹,考覈內容跟部隊平時訓練的差不多,區別在於考覈設置的戰場更真、特情更險,把觸角延伸到了部隊訓練中還未涉足的“空白地帶”,如果平時戰場積澱不夠,上了這樣的考場肯定抓瞎。

“特情疊加出現,處處‘暗礁險灘’!”同樣是考場“新人”的火箭軍某旅旅長沈勇,自收到比武通知後就進入了“一級戰備”狀態,腦海中進行過無數次“考場預演”,把可能會出現的情況逐個過篩子。儘管做足了功課,可當面對來自各戰區機關和軍隊院校等10餘名專家輪番炮轟、環環相扣的複雜情況時,他切身感知到了考場的殘酷,直言看清了未來戰場的脈絡。

也是對考官的考覈

“考點非常有針對性,瞄準了指揮員應該具備的核心能力。”

“考卷強調貼近實戰,考的都是打仗必備、戰場急需……”

走出考場,參賽旅長們紛紛爲考題的“實戰味”點贊。這一道道緊貼實戰的考題,是考官團隊夜以繼日、千錘百煉的智慧結晶。

火箭軍指揮學院指揮系某教研室主任劉華、戰術系某教研室主任吳凱斌,是此次比武考官團隊的核心成員。從今年年初開始,他倆就和其他命題組成員進駐指定出卷場所,展開全程封閉式出題。

考覈競賽籌劃之初,比武考官團隊便定下考試的總基調——實戰牽引!

常年參與戰區和火箭軍重大演訓任務的劉華,這些年南征北戰,打造了頗具影響的實戰化導調品牌,實戰經驗相當豐富。這次出卷,他仍感覺很“燒腦”。且不說“一旅一試卷”的考覈模式給考官帶來的巨大工作量,就如何精準把握戰場變量,構建一個個緊貼各導彈部隊實際、對接未來戰場的實戰化考場,也在很大程度上考驗着考官戰場素養和前瞻戰略視野。

那段時間,考官團隊全封閉起來,在一輪輪紙上談兵的攻防戰中,初步考覈方案很快形成。之後,他們又邀請參賽導彈旅骨幹力量和各戰區機關、國防大學等專家對方案進行全方位“挑刺兒”。終於在六易其稿後,一份份爲參考人員量身打造的考卷最終定稿。

當時有人擔心,考卷硝煙味濃、考題不盡相同,如何在評分標準上做到公平公正?考官吳凱斌有自己的看法:“從某種意義上講,評分標準就是部隊抓練兵備戰的參照系,導彈旅長應該具備什麼樣的能力素質、部隊訓練的主要方向,都應該能在評分細則裏找到答案,因此在評分標準的設計上,必須設置一套既能科學評判當前競賽考覈、又能牽引推動今後導彈部隊訓練的評分體系。”

在吳凱斌的辦公桌上,擺放着一份《中國人民解放軍聯合作戰綱要(試行)》文件,在制訂評分標準過程中,他們深鑽細研文件精神,將理論學習成果積極轉化運用其中,立起新的評分標杆。

“處置要點操作性不強扣1-10分,不符合戰術原則、未體現戰法運用扣1-15分……”翻閱評分標準可以看到,平均每一個考點都有8項左右的評分細則,每一項都有較強的針對性和可操作性,這種緊貼實戰的評分標準,在考場上扮演着“鐵面判官”的重要角色。

3月25日,野外指揮帳篷裏,考覈競賽正在緊張進行。火箭軍某旅旅長桂志傑進行決心陳述後,考官對照評分標準,圍繞遂行任務的核心問題、利弊相生的矛盾點、可能影響作戰行動進程的風險變量三個方面進行綜合評判,很快就給出了合理分數。

競賽考覈結束後,考官還要結合受考導彈旅長提交的作業和現場答辯情況,逐個進行“畫像”,指出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深入剖析問題根源對症下藥,找準練兵備戰努力方向。看着考官列出的“問題清單”,不少旅長感嘆:“問題點評一針見血。”

“如果不熟悉部隊作戰任務、演訓進展,就無法真正勝任‘考官’。”全程“執裁”的火箭軍指揮學院指揮系主任鮑偉深有感觸地說,“這次競賽考覈,對考生和考官都是一次實戰檢驗,讓大家更加清晰地看清自身強項和不足,爲下一步有針對性地揚長避短、提素強能提供了一個全新‘標本’。”

收穫比名次更重要

“光纜通信中斷、衛星干擾……”特情處置現場,一張張作戰決心圖不斷更換,一個個複雜敵特情接連襲來,正在參加考試的火箭軍某旅旅長趙建真切地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強大壓力。這種壓力,不僅來自比武成績的好壞,更來自於提升指揮打仗能力的緊迫感。

“既然是比武競賽,肯定有分數高低的較量。”趙建說,考覈的名次固然重要,但如果能通過比武彌補短板、提升戰鬥力,這樣的收穫比名次更具分量。

“不帶想定資料入場,‘裸考’答卷!”在質詢答辯環節,火箭軍某旅旅長呂爾參一個舉動,讓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看向了他。按照比武要求,考生均可攜帶相關信息資料入場答卷,他此舉無疑是自討苦喫。

“只有把自己逼入絕境,才能更清楚地看清自身差距!”面對衆人的不解,呂爾參解釋說,“裸考”並非爲了博眼球,作爲一支剛換型升級的部隊,武器裝備、作戰理念都處在新老交替的磨合期,這個階段不可避免地會遇到許多新情況新問題,考場上逼自己一把,或許會影響比武成績,但對提升自己指揮能力和促進單位長遠建設卻大有好處。

猶如一針清醒劑

考覈結束了,回望比武征程,火箭軍某旅旅長周勇坤說:“這場‘題目源自實戰、考卷迴歸戰場’的競賽考覈,猶如一針‘清醒劑’,考醒了導彈旅長對自身能力短板的清醒認識,也考醒了大家對未來戰場的深刻把握。”

儘管競賽考覈已落下帷幕,但周勇坤並沒有“考完一身輕”的如釋重負,他一遍遍剖析考場上每一個“失分點”,率參謀團隊一輪輪梳理重難點問題,在抽絲剝繭中號準問題脈搏、找準練兵備戰主攻方向。

此次競賽考覈,參謀團隊作爲指揮員的“智囊團”,同樣經受了實戰洗禮。剛軍校畢業不久的火箭軍某旅作訓參謀周浩就表示:“考覈讓我們感受到了強烈的本領恐慌。”

他回憶說,在籌劃作業環節,參謀團隊跟旅長異地同步展開作業,指揮員要在兩小時內獨立完成作戰準備、火力突擊等關鍵內容籌劃,形成初步決心要點。這個時候,如果參謀團隊戰術素養不過硬,在落實作戰意圖上就可能會“慢半拍”,甚至出現“南轅北轍”的尷尬局面。“這次比武像一面鏡子,照清了自己的差距,爲固強補弱立起了靶標。”他說。

考覈期間,火箭軍某旅作訓科科長劉夢海正在執行某大項任務,那幾天,他通過軍線跟旅長呂爾參“問道取經”,交流越深入,他心裏越發慌。在他的印象中,這些年單位實戰化訓練越抓越緊,但總感覺還“差一把火”,對照這次競賽考覈,他看到了差距在哪裏。

考覈結束後,他帶領參謀人員加班加點,緊鑼密鼓修改完善作戰方案,將競賽考覈最新成果及時融入部隊練兵備戰實踐。

“比考場更殘酷的是未來戰場,比分數更重要的是打贏能力。”參考的導彈旅長普遍感到,這場競賽考覈已經吹響了火箭軍備戰打仗新的衝鋒號。

李永飛 肖盼 周波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21年04月08日 06 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