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網消息:再來關注一起離奇的房屋強拆事件。清明假期期間,家住深圳的楊先生遭遇了一件鬧心事兒。假期裏他回老家茂名掃完墓,可當他再回到深圳時,竟發現自己居住了20多年的房子一夜之間變成了廢墟,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受害人 楊祖文:我4月5日早上8點多鐘就過來看一下,一過來就看到(現場)大喫一驚,被推成廢墟了。我又問了下面路口的保安,他說不知道。

楊先生的房子就位於深圳市龍華區大浪街道同勝社區下橫朗水庫新村,楊先生與弟弟一人一棟兩層樓的房子,總面積是800平方米左右。今年清明,楊先生兄弟倆帶着家人都回老家茂名高州掃墓,可當他們掃完墓回到深圳卻意外發現,房子被強拆了。

受害人 楊祖信:清明節那天,晚上一點半左右就被開發商叫保安過來連夜拆了我們兩棟房。

受害人 楊祖文:我的牀和沙發都在裏面,好在我人不在裏面。

楊先生說,他們的房產手續齊全,並非違建。從楊先生提供的收據可見,1993年3月28日,他與弟弟通過深圳市中保集團有限公司買下了當年深圳市龍華鎮龍華村下橫朗水庫新村第138號和第139號的地皮,在繳清地皮款又按程序向有關部門報建後建起了兩棟兩層樓的房子。楊先生說他們的房子第一層是長期租給別人的,第二層纔是自己居住。最近幾年,一家叫卓越的房地產開發商承接了中保的地皮,並開始大面積拆遷。楊先生兄弟倆心裏清楚遲早會拆到他們的房子,然而卻一直沒人找他談過任何拆遷賠償的事兒。萬萬沒想到,開發商沒等來,房子卻先被強拆了。

記者電話聯繫了深圳市中保集團有限公司,接電話的是該公司其中一名股東蔡瓊英。

深圳市中保集團有限公司股東 蔡瓊英:我不清楚這個東西,我要問一下,我不清楚沒有跟我說。

記者隨後在一份官方通報中瞭解到,楊先生兄弟倆的兩套房產正處於一個叫賴屋山橫朗土地整備利益統籌項目中,該項目由上下橫朗股份公司與卓越瑞弘城市更新有限公司合作開發。

深圳卓越瑞弘城市更新有限公司工作人員:這兩棟建築之前是有人(居住)的,由中保負責理清經濟關係,因爲中保沒有明確說這個建築交給我們可以拆,我們所以就沒有移交,沒有拆。

記者:你的意思是建安公司自己去拆的?

深圳卓越瑞弘城市更新有限公司工作人員:這個我不好評判,因爲現在這個房子怎麼拆的這個情況我不是很清楚。

楊先生兄弟倆的房子到底是誰拆的?相關部門又是如何迴應的呢?繼續來看報道。

記者在楊先生家周邊發現,離他家十來米就有治安監控,但當楊先生想到派出所調取監控時卻被告知所有監控都壞了。 後來楊先生兄弟倆找到深圳市龍華區大浪街道辦反映情況,一位姓董的主任接待了他們。

深圳市龍華區大浪街道辦信訪辦主任 董主任:你講的這個事情沒多大事。

楊先生:主任你認爲這個事情沒多大事是吧?

深圳市龍華區大浪街道辦信訪辦主任 董主任:我找老蔡,找那個拆房子的人給你賠錢行了吧?有多大的事?

楊先生:我不要錢!

房子到底是誰拆的?如果真是開發商所爲,當地政府職能部門知不知情呢?記者找到了龍華區大浪街道辦。

記者:那你們聯繫誰給他錢呢?

深圳龍華區大浪街道辦土地整備中心主任 陳任芳:我不是說聯繫誰只能說當時中保跟他談,我們就意思是拆也拆了,中保公司認不認給不給(補償款)的問題我們來協調,我也不知道他(中保公司)願不願意給。

記者:是中保拆的嗎?

深圳龍華區大浪街道辦土地整備中心主任 陳任芳:我不知道。

記者:不是中保拆的爲什麼中保要跟他協調呢?

深圳龍華區大浪街道辦土地整備中心主任 陳任芳:這個我就搞不懂了。

但當記者對陳主任提出正式採訪時,他卻突然一問三不知。

深圳龍華區大浪街道辦土地儲備中心主任 陳任芳:這個地方的管轄範圍就是下橫朗(水庫新村),我們只認村。

記者:您的意思是這個房子是村拆的?

深圳龍華區大浪街道辦土地儲備中心主任 陳任芳:那我不知道。

記者:您剛纔說利益方中保公司在裏面是扮演什麼角色,在這塊儲備地裏面?

深圳龍華區大浪街道辦土地儲備中心主任 陳任芳:這個也不清楚。

強拆究竟是何人指使,目前還不能最終確定,但記者已經瞭解到,深圳警方開始對“建築物被拆事件”進行立案調查。4月8日,建安公司涉事人員李某平、周某斌、潘某波和陳某四人因涉嫌故意毀壞財物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有律師認爲,楊先生兄弟倆的房子無論是誰拆的,已經涉嫌刑事犯罪。

律師 趙紹華:我認爲已經觸犯了刑法了,故意毀壞財物罪就是故意毀壞他人公私財物的,數額較大或者有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數額巨大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三到七年有期徒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