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廣東外貿企業人士: 銀行卡被凍結的情況“特別頻繁”,理解警方執法,但希望多考慮企業經營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張銳

日前,一張《致全國各地公安機關的一封信》截圖在網絡流傳。截圖內容顯示,義烏外貿商戶反映,近期其銀行賬戶被全國各地公安機關凍結情況頻發,造成企業因流動資金問題瀕臨破產等後果。

4月12日,經濟觀察網記者亦收到廣東外貿企業人士反映,類似情況在廣東外貿行業也存在。一位服裝類外貿企業的負責人羅建超向記者講述過去一年時間裏多次“被凍結”經歷。

羅建超稱,他這一次銀行賬戶被凍結的遭遇要從2020年5月算起,事關一個吉斯坦布爾客戶的牛仔褲訂單。

“這個客戶是我們以往有合作,也算是老客戶,當時是結算一個小單。”羅建超說,交易完成後,客戶往自己一張中國農業銀行卡里轉入人民幣1萬3千元。

“我馬上又從那個卡里,轉了一萬給供應商。”羅建超稱,當時沒有收到銀行卡的異常提醒,第二天另一個客戶再往那張銀行卡里轉入20萬元。隨後,他就發現這張卡無法正常支付。

“銀行工作人員跟我說已經停止支付功能了,凍結我們的是(江蘇)常熟那邊的公安,銀行也提供了聯繫方式給我們。”羅建超說,出於謹慎考慮,他先向本地的公安部門詢問了這種情況,希望可以通過本地公安部門的協調,異地解決。

“(江蘇)常熟那邊(公安)就說一定要親自去現場,我有點怕,萬一遇到拘留什麼的。”羅建超說,第一次凍結後三天就恢復正常了。有了這次經驗,他在此後每次合作的時候,會提醒客戶轉賬到新卡,並且將涉及大額資金的訂單進行分拆結算。

“只要卡被凍結過就不敢再用,儘量用新的,單筆控制在5萬-20萬,有時候覺得有風險的訂單就不做了。”羅建超說。即便是這樣,2020年5月至今,羅建超用於結算外貿客戶訂單的多張銀行卡先後再次被凍結了五六次。他也因此知道,同一張卡第二次被凍結需要半年纔會恢復正常支付功能。

農行建行、交行,涉及江西、江蘇、浙江、四川、廣東等地的公安部門。”羅建超說。

爲什麼會被凍結,羅建超自己心裏也有一些猜測。這不是他做外貿訂單以來第一次遭遇銀行卡被凍結的情況。“以前時不時也有,但今次是在疫情之後顯得特別頻繁,而且現在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羅建超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擔憂。

他回顧了吉斯坦布爾客戶的那筆訂單。“嚴格來說,這筆單我只是負責生產,我把樣式在微信上給客戶看了,覺得滿意就下訂單、生產,出廠之後我按照客戶的要求交付給物流公司,由他們再完成出口的後續流程。”羅建超說。

“客人結算的錢原本是盧布,這種類型的客戶通常是在境外的‘地下錢莊’把盧布換成美元,然後再和我們結算。”羅建超認爲,這是整個環節裏最後可能最終導致自己的卡被凍結的原因。這也迴應了那張在網絡上流傳的義烏《致全國各地公安機關的一封信》中所提到的,義烏個體經營戶在外貿行業過程中,收取貨款以人民幣結算爲主,而與之相關的外國客商習慣通過地下錢莊支付結算貨款。

“這些訂單本身還可能涉及一些灰色地帶,比如像一些東南亞的客戶,他們很多就是賺點小錢,如果完全走正規的渠道,各種稅費算下來就沒有利潤了。”羅建超說,在國內做這些生意的大多也是中小微企業,他現在有一張卡凍結半年的,只有幾萬元,但自己有一個供應商被凍結了2000萬就受影響比較大。

“我理解國家的考慮,理解警方執法的考慮,但希望他們也考慮到企業經營,正常的生意往來。”羅建超說。

廣東省進出口商會相關負責人則向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目前已經接到廣東外貿企業反映類似情況,目前還沒有很好的解決方案。

(應受訪者要求,羅建超爲化名)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