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菲·特納是《權力的遊戲》中最令人難忘的演員之一,從2011年到2019年,粉絲們都被這部根據喬治·R·R·馬丁的暢銷小說系列改編的電視劇所吸引,特納出演《權力的遊戲》中珊莎·史塔克一角時,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孩子,現在,特納已經長大成人,演藝事業也前途無量,此外,她還利用在《權力的遊戲》中的人氣,在《X戰警》系列中擔任主角,私生活方面,她和歌手喬·喬納斯早在2017年就訂婚了

索菲·特納這十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也經歷了很多的不爲人知,今天就讓我們深度瞭解索菲·特納戲裏戲外的真實人生

索菲·特納有一個雙胞胎姐妹

在索菲·特納的人生裏,有一種悲傷永遠不會消失,那就是她的雙胞胎姐妹在懷孕期間沒能活下來,她說,“我有兩個年齡相近的哥哥,但我總覺得我需要有人或者應該有人在我身邊陪着我”,這種痛苦如此之深,以至於特納故意用這件事來演她最揪心的表演場景,比如在《權力的遊戲》中對父親奈德·史塔克死亡的反應

無獨有偶,特納主演了電影《另一個我》,也是講述雙胞胎失蹤的故事,她之所以被這部電影吸引,是因爲她着迷於雙胞胎之間的行爲和反應方式

索菲·特納放棄了皇家芭蕾舞學校首席的名額

演戲並不是特納小時候唯一的愛好,她還是一位才華橫溢的芭蕾舞演員,11歲時被倫敦皇家芭蕾舞學校錄取,那麼她爲什麼要放棄首席芭蕾舞演員的名額呢,她在2019年3月接受採訪時表示,因爲相比芭蕾她更喜歡週末的表演課,此外,特納覺得自己不應該成爲一名職業舞者,她身高太高了,所以比起當時已經稍有起色的表演事業,她不確定是否會一直成爲首席芭蕾舞演員

索菲·特納沒把《權力的遊戲》試鏡當回事

珊莎·史塔克這個角色改變了索菲·特納的生活,不過一開始,特納並沒有把試鏡當回事,甚至沒有告訴她的父母,選角導演尼娜·戈爾德走訪了英國各地的學校,她參觀的其中一所學校就是特納的學校,特納說,“我和所有的朋友都試鏡了,然後我就接到了一個又一個的電話”,當特納的父母發現時,她已經進入了最後的候選人階段,她的母親還不確定是否讓女兒繼續下去,但特納的父親則非常支持她,並說,“這是她一生都想要的,你得讓她試一試”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在試鏡中,她並沒有百分百投入,之後,她又被要求試鏡四次(包括和她未來的搭檔兼好友麥茜·威廉姆斯),最終她獲得了珊莎的角色

《權力的遊戲》的劇組成了索菲·特納的第二個家庭

《權力的遊戲》爲13歲的索菲·特納營造了一個溫馨的環境,特納很快就和演員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尤其是麥茜·威廉姆斯,她表示,與劇組成員在一起是她最懷念的事情之一,“每天晚上我們都會在酒吧碰面,喝酒聊天開懷大笑,像一個大家庭一樣”,在她的一生中,從未與一羣人有過如此緊密的聯繫,她知道他們將是她永遠的家人

名聲讓索菲·特納很難信任別人

索菲·特納是在《權力的遊戲》中成長的,由於在聚光燈下長大,特納發現她很難信任別人,因爲她周圍總是有很多不真誠的人,特納在接受採訪時說,“能讓我信任的人很少,並不是因爲我對人不熱情,而你是公衆人物,那麼就得多保護自己一點,所以,我信任的人基本上都是我的家人和朋友”,在這方面,特納說她很像《權力的遊戲》中的珊莎·史塔克,她覺得珊莎從來沒有信任過任何人,即使是她的家人

索菲·特納爲了扮演《X戰警》的角色,不得不改變自己的身型

索菲·特納的另一個重要角色是2016年上映的《X戰警:天啓》中的琴·葛蕾,這個角色不僅證明了特納多年來作爲女演員的轉變,也證明了特納爲扮演超級英雄所做的重大突破,爲了塑造身材,特納進入了極限訓練模式,與詹妮弗·勞倫斯、拉娜·孔多爾和埃文·彼得斯等明星並肩作戰,她一週鍛鍊6次,每天3小時,特納的鳳凰女與她在《權力的遊戲》中的角色如出一轍,她說,“琴和珊莎一開始都不是很強大,但她們會在自己身上找到那種隱喻的力量”

索菲·特納從沒想過她會結婚

在索菲·特納成長的過程中,從沒考慮過自己會步入婚姻,她說,“我已經做好了單身準備,也從來不覺得自己22歲,因爲我的思想比實際年齡大得多”,特納進一步闡述了自己的情感取向,她說自己以前和女孩在一起過,在選擇伴侶時,她其實並不考慮性別,這位女演員說,“其實每個人都在做實驗,這也是我成長的一部分,我愛的是靈魂,而不是性別”

索菲·特納和喬·喬納斯的婚姻取長補短

儘管索菲·特納認爲自己永遠不會結婚,但在和喬納斯約會兩年後,她終於決定與他喜結連理,這對夫婦是通過社交媒體相識的,她們有很多共同的好友,很久以來,朋友一直試圖介紹他們認識,他們在平臺上互相關注後,喬納斯突然給她發了信息,這個信息顯然起了作用,特納說,“他很可愛,他是我見過的最有趣、最精力充沛、最積極的人,我很悲觀,所以我們互相平衡”

喬納斯不僅成熟,還幫助特納度過了焦慮期,特納說,“他真的很了不起,我覺得他在某種程度上救了我的命”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