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將轉暖,突降大雪。只半天工夫,雪已經下了一拃厚。塞北千里江山,頃刻變作粉妝玉砌的世界。在紛紛揚揚的大雪中,一個黑影正邁着有力的步伐向南口方向走來。雪花簌簌地打在他的臉上,卻掩蓋不住滿面的喜悅。

“從今天開始,正式任命你爲九區區委書記兼區長。九區情況複雜,在關溝、桃峪溝一帶開展工作不容易呀。你怕不怕?”昌延聯合縣縣長郭韞拍着吳永順的肩膀問道。

“不就是土匪嘛,我不但不怕他們,還得讓他們怕我。我向組織保證,一定完成任務!”吳永順豪氣干雲。

“我就知道你小子是好樣的!要不怎麼叫平北老虎呢。”昌延聯合縣八區區長張自鋒也嘖嘖稱讚起來,道出了1941年組織決定選派得力幹部去關溝、桃峪溝一帶創建九區時,他大力推薦吳永順的原因。

想着與郭縣長和張區長告別的情境,吳永順渾身充滿了力量,腳步更快了,他想快點到達位於昌平縣南口鎮西北的桃峪溝。桃峪溝有一股土匪,土匪頭子姚萬臣、姚萬堂、姚萬鎮常帶着土匪到這裏搶掠,害得百姓不得安寧。開闢九區,必須先收編這股土匪。

不知不覺,吳永順已經進了南口西山的山羊溝。山坳裏,兩間低矮的房檐上掛着冰柱兒。屋內熊熊燃燒的火盆旁,圍坐着不少山裏的漢子。吳永順剛進屋,幾個熟識的同志立刻把他圍住了,上下打量着噓寒問暖。聊了幾句,大家紛紛坐下來。

“同志們,這是新來的吳永順吳區長!”先於吳永順到達桃花峪的老王給大家介紹。火盆裏的火焰越着越旺,映照着每一個人的面龐,人們心中也像那團烈火般熊熊地燃燒着。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小屋裏就熱鬧起來。吳永順和大家討論如何團結抗日羣衆、怎樣在山上自然村建立黨組織和組建區游擊隊的問題。大家聽得熱血沸騰,紛紛叫吳永順給自己安排任務。吳永順笑了,對着寫滿密密麻麻小字的本子佈置起來。只幾天時間,九區各地都傳來了好消息。

“區長,現在該收拾那些土匪了吧?”民兵隊長山子瞪着眼睛,握着拳頭興奮地問吳永順。

“同志們,羣衆基礎有了,黨組織和游擊隊也建立起來了,這是好事!”吳永順濃眉一挑,剛毅的臉上流露出莊重的神情,“收拾是肯定的,但不是打。”

“爲啥?他們害了那麼多人!”山子不理解,眉頭緊鎖。

“日本特務馮德山、馮德中、王仲、王芝,這四個人明着爲日本人幹事,暗着爲八路軍到南口一帶買布、買棉花,還幫着送到延慶南山10團供給處。”吳永順看着山子,又看了看大家,“爲啥能這樣?思想工作到位了。山上的土匪也能幫咱們做事,所以我說咱們只能收!不能打!”

“要跟他們談,我去吧!”老王站起來,目光炯炯地說。

“不,我親自去,這樣更能顯示咱們的誠意!”

“那我也去,帶上偵查小隊!”山子急切地說。

“上山先不急。先讓跟土匪有關係的馮德山與土匪聯繫好,然後再說上山的事。”

轉天晌午,馮德山氣喘吁吁地回來了。

“怎麼樣?”老王焦急地問。

“土匪頭子姚萬臣讓我給傳話,姚萬臣說:‘聽說姓吳的叫吳大膽,他如果有膽量,讓他一個人上山,就見他;如果他耍詐,就宰了他!’吳區長,你一定要小心啊,姚萬臣心狠手辣,什麼事都幹得出來。我走了,不然鬼子該起疑心了。”說完,馮德山抹了一把汗,轉身向山谷外跑去。

“吳區長,不能聽他們的!要去,咱們就帶着隊伍一起去。”老王一說,同志們紛紛響應。

吳永順卻說:“不,我一個人去!我是黨的區委書記兼區長,我不去土匪們能相信我們黨的力量嗎?能認同我們黨的抗日主張嗎?他們能把槍口轉向日本人嗎?他們心裏虛才那麼說,我相信他們是被鬼子逼急了才當土匪的,他們本質上還是有血性的中國人。”

離開桃花峪,只一個時辰,吳永順就上了山。在一個小嘍囉的帶領下,吳永順走進了聚義廳。土匪個個凝眉瞪目,荷槍實彈地把大廳兩側站得滿滿登登。

吳永順站定腳步,朗聲說:“西北玄天一朵雲,烏鴉落進鳳凰羣。滿屋都是英雄漢,誰是君來誰是臣?”

“甩個蔓!”大廳正中的太師椅上,一個禿頭壯漢低頭擺弄着手槍,頭也沒擡。

看那不可一世的派頭,一定是土匪頭子姚萬臣。吳永順毫不示弱:“二三蔓!”

啪——

姚萬臣一擡手甩出一槍,掛在大廳的燈籠應聲落在地上。

“試試吧,有本事再開口說話!”

姚萬臣說完,所有土匪一起端起槍對着吳永順。旁邊的一個土匪遞給吳永順一把盒子槍。吳永順接過手槍,閃身揮手,兩個碩大的燈籠先後墜地。一顆子彈,打落兩個燈籠,大小土匪見了,個個驚得目瞪口呆。

“有什麼事,說吧!”姚萬臣沒見過槍法這麼好的,先是一愣,後來才一揮手,土匪紛紛收回大槍。

吳永順放下空了殼的盒子槍,義正詞嚴地說:“大敵當前,閒話不說。我就是九區區長吳永順,今天是來告知各位英雄抗日大義的。”

土匪聽吳永順叫他們英雄,臉上露出了幾分喜悅。

“共產黨、八路軍的抗日主張是共同抗日,只要槍口一致對外就是一家人。鬼子殺我同胞,佔我國土,犯下了滔天罪行。我希望大家能以國家爲重,參加我們的抗日隊伍。”吳永順停了停,正氣凜然地說,“沒想好的,我也不逼你們。但是咱要是個爺們,就別把眼睛盯着老百姓,京綏線日本人的列車上,有的是洋米、白麪,還有槍支、彈藥,有本事就去搶日本人的東西。”

“說得對!我們都是中國人,豈容日本鬼子在中國橫行!”

“搶日本人的去,欺負窮百姓不算好漢。”

聽了吳永順的話,土匪們低聲議論起來。

姚萬臣也慚愧得無地自容:“加入不加入你的隊伍,咱再商量。但是從此我們不跟共產黨、八路軍作對,也不打家劫舍、傷害百姓,往後只搶日本人的!”姚萬臣在火盆旁踱着步子,“我姓姚的,如果違背諾言,任憑游擊隊處置。”

吳永順順利地回來了,沒費一兵一卒,轉變了山上的土匪。沒有了土匪的侵擾,羣衆配合游擊隊頻頻破壞南口、居庸關的鐵路,把日僞搞得焦頭爛額。日僞在南口沿京綏鐵路線各站貼出告示,懸賞五百兩黃金捉拿吳永順,可連吳永順的影子也見不着。南口憲兵隊多次派特務進山抓捕,不但沒抓到吳永順,連去抓人的特務也被游擊隊消滅了。這下,吳永順虎膽英雄的名氣更大了。

1942年,日軍爲了穩定華北、進攻西北,達到消滅抗日力量的企圖,抽調了大批兵力進行大掃蕩,製造無人區。馮德山等四個被收編的日本特務和個別區幹部,在殘酷的鬥爭中懼怕日軍先後投敵。姚萬臣也被日軍用金錢和官位收買,當上了特務大隊長。

1943年2月,下山看病的吳永順和妻子孫學蘭在路過馮家灣村時,被姚萬臣一夥土匪抓住送到南口日本憲兵隊請功領賞。

南口日本憲兵隊隊長山元大喜過望,想用刑罰制服吳永順。可無論是灌辣椒水還是坐老虎凳,吳永順都咬緊牙關,毫不屈服。幾天下來折騰得精疲力盡,但都一無所獲。吳永順每次過堂回來,都高唱着“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大刀進行曲》成了他的“止痛藥”。

敵人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把大捆的鈔票、銀元擺在他的面前,讓他說出黨的祕密,讓他發表脫離共產黨的聲明。看着面前拿着鈔票媚笑的敵人,吳永順想起因爲沒錢治病兩歲夭折的女兒吳來曉、飢餓而死的小兒子吳連早、因貧窮而當了童養媳的兩個妹妹。這羣披着人皮的魔鬼,給中國人民製造了苦難,還要誘惑自己跟着他們一起作惡!

吳永順怒斥敵人:“只要你們日本人不滾出中國去,我們就沒有好日子過,我就要跟你們對抗到底!”

1943年8月8日,吳永順和三十二名被捕的幹部、戰士,被敵人推上了一輛卡車。前面卡車、摩托車上架着機槍,後面又是兩輛坐滿荷槍實彈鬼子兵的卡車。車隊行駛到大街上,圍觀的羣衆站立兩旁。吳永順站在卡車上高聲喊道:“鄉親們!我叫吳永順!是昌延縣共產黨的九區區委書記兼區長!中國人是殺不完的!日本鬼子早晚會滅亡!”說着,他又大聲唱起《大刀進行曲》來。激昂的歌聲響徹南口上空。圍觀的羣衆攥着拳頭,含淚目送英雄漸漸遠去。

“中國共產黨萬歲!”

“打倒日本帝國主義!”

在濛濛細雨中,從南口東南的沙河套裏傳來氣壯山河的吶喊。

吳永順犧牲了,但在虎膽英雄精神的感召下,九區的抗日隊伍越來越強大,他們神出鬼沒,不斷打擊着桃花峪一帶的侵略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