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慶100個紅色黨史故事

爲慶祝建黨100週年,延慶區檔案史志館從4月1日起,通過《延慶報》“北京延慶客戶端”和“北京延慶”“延慶融媒”“延慶檔案”等微信公衆號陸續推出“延慶紅色黨史故事”,重溫紅色經典。

白龍戰平北

五月的沙塘溝早已一片蔥蘢,幾場透雨過後,到處綠波湧動。山上的杏樹、槭樹、櫸樹,還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樹木舒枝展葉,把莽莽大山裝扮得蒼翠欲滴。在茂密的葉叢中,時不時地傳出陣陣啁啾的鳥鳴。

挺進軍第10團的戰士隱藏在灌木叢中,全神貫注地盯着山下蜿蜒的山路。戰士們多麼希望鬼子早點出現,早點進入白團長設下的埋伏圈,消滅這羣雙手沾滿人民鮮血的惡魔,給無辜被害的鄉親們報仇啊!

“團長,你看!”警衛員壓低聲音,回頭對白乙化說。

“來得好快啊!”白乙化捋着密密的虯髯,胸有成竹地揮了揮手,示意戰士繼續隱藏。

此時,白乙化沉着地隱蔽在一棵參天的松樹後,目不轉睛地盯着山下的敵人。對於白乙化而言,這樣的戰鬥早已經司空見慣,而對於剛剛成立不久的紅色政權——平北昌延聯合縣,卻即將迎來第一場大戰的洗禮。

最讓白乙化擔心的是,經過長途跋涉的戰士,還沒有得到很好休整,是否真的恢復了體力。就在四天前的5月25日,團長白乙化奉命率領1營和團直屬隊從平西百寶嶺出發,大部隊直向着東方,躲過南口、昌平重鎮據點;避開村莊,穿越田野,邁着矯健的步伐,在羣山中挺進。白乙化清楚地記得,臨行前自己向蕭克司令員立下的軍令狀:“這次完不成開闢平北的任務,生不回平西,死不離平北。”

太陽躍出東山頂,千萬縷金光像利箭一樣,穿過雲層,照射在樹梢、灌木和草地上,它是那麼紅、那麼亮,像是在藐視那層不堪一擊的薄雲。白乙化登上山崗,腳下的碎石被踏動得“嘩嘩”滾落山下。但他卻頭也不低,一路昂首從翠綠的杏樹叢中穿過,踏着坡地野草走上去。山崗上的年輕戰士們,都臥伏在山窩窩裏,用楊柳枝葉掩蔽着,緊把槍托,怒視前方。對面的青翠山嶺,寂然無聲。相距這樣近,狗叫雞鳴之聲都能聽見,這樣的安靜讓所有人都覺得更加緊張。

突然,十幾裏外的東南山裏傳來一陣急促的槍聲。

白乙化向旁邊的平北地委書記蘇梅一點頭:“可能是趙立業的九連和敵人接觸了。”

崇山峻嶺雖然阻擋着白乙化的視線,但聽到東南山方向傳來的清脆槍聲,讓白乙化長長地舒了一口胸中的悶氣。白乙化早就憋着一股火,要和敵人拼個上下,見個高低。10團從平西一出發,就一直被敵人咬着不放。昨天部隊剛剛到達沙塘溝,敵人便從十三陵、黃花城、大莊科和永寧派出四隊,總共三千多人,直撲沙塘溝。白乙化得到情報,當晚命令3營9連連長趙立業和平北遊擊大隊隊長鍾輝琨率隊阻截南口、十三陵的敵人,自己率主力對付僞滿洲軍35團2營和一部分日軍。

白乙化非常清楚自己的對手,這個閻衝被平北各縣僞政權稱作“太上皇”,帶領僞滿洲軍第2旅35團,仗着裝備好,彈藥充足,受過日本人特殊訓練,對後七村多次進行圍攻掃蕩,一直想把延慶劃歸他的管轄範圍。此處的老百姓因爲他受了不少苦,損失巨大。開戰之前,白乙化便對所有人說:“這一仗非常重要,能不能打垮他們,殺住閻衝這小子的狂妄氣焰,對開展平北地區工作關係非常重要。”

白乙化輕輕地撥開樹枝,密切地觀察着山嶺那邊的變化,尋覓着敵人的火力點。突然,身旁有人低聲彙報:“那邊樹枝有搖動。”

警衛員遞過望遠鏡,白乙化側依着松樹,望着東北方向,低聲說:“樹林裏有人影活動,能看見刺刀尖閃耀的白光……”說罷將望遠鏡遞給1營長王亢,“注意黑松林方向!”

王亢舉起望遠鏡一邊順着白乙化指引的方向觀察一邊命令道:“2排長,對準松樹毛子那疙瘩給我狠狠地打,打完挪個窩。”

命令剛下達,機關槍便興奮地歡叫起來。子彈殼迸出來,在地上跳躍着發出閃閃的光。一發迫擊炮彈橫空飛去,在空曠的菜園地裏炸開,向四周拋出細碎的彈片,塵土四面飛揚,炸裂開一團團黃白色的濃濁的煙霧,隨即散發出刺鼻的強烈氣味。

東南方山嶺的槍聲比剛纔更加激烈了。此時,北面的董家溝、景而溝也都打響了。白乙化臉色嚴峻,扭過頭說:“南、北都打響了,敵人行動挺快啊。但主攻方向還不明朗,看來他沒有摸清我們情況。”

蘇梅聽了聽東南的槍聲說:“東嶺地形很好,如果只是泰陵來的那幾個敵人,趙立業的9連和鍾輝琨的遊擊大隊能夠頂住他們。”

白乙化回身指着東北方向說:“大莊科敵人如果要進犯沙塘溝,一定經過沙門這道山崗,衝過王八蓋子下邊的小井溝,搶佔沙塘溝後山。”

最讓白乙化不放心的還是大莊科。那裏的游擊隊槍支舊、新兵多、作戰經驗少,又缺彈藥,喫過敵人不少虧。而他們的對手卻是僞滿洲軍第2旅35團2營。這個營的營長叫蘇慶生,性情兇狠殘暴,殺人不眨眼,在戰場上提着盒子槍督戰,誰稍不聽指揮,就任意槍殺。想到此,白乙化發達命令:“大莊科方向不要過早暴露我們的力量,先打消耗戰,最後集中主力和他決戰。”

此時,10團特務連已經搶佔了沙塘溝北山控制要點,王亢將1營的三個連隱蔽在沙塘溝東側,敵人剛一靠近,槍聲便像爆豆一樣響徹山谷。6班的戰士在衝擊前進的途中遇到了營長王亢,王亢指着不遠處的一堆大石頭,聲音蓋過了陣地上的槍聲:“快,擋住大石頭裏後面的敵人!”

敵人似乎也看出王亢的部署,向6班猛力地射擊。6班長周德禮恨恨地聽着敵人手裏清脆的新三八式步槍聲,辨別了一下敵人兵力,指揮全班向敵人身後包抄過去。周德禮一聲令下,戰士們齊刷刷地向敵羣投擲出手榴彈,乘着手榴彈炸出的滾滾濃煙,戰士們衝進了敵羣。

6班的戰士包圍了敵人,發現這隊敵人都是日本兵。被打傷的鬼子右手握着刺刀,“嘰裏呱啦”地亂叫。戰士們只好用剛學的幾句日語向他喊道:“放下武器,繳槍不殺!優待俘虜。”短兵相接,敵人成了俘虜。周德禮還繳獲了一支全新的雙準星座的三八式步槍。

此時,山下的羣衆也在緊張地備戰。在一個只剩下斷壁殘垣的院子裏,正聚集着五、六十名青壯年,有人手舉碗粗的柳木杆子;有人扛着門板,一望可知這是當地村民自發組織的擔架隊。他們正聚精會神地聽着昌延聯合縣縣長鬍瑛講話。

胡瑛身披一件青布棉襖,站在石碾盤上,操着南方口音,嗓門很高,生怕人們聽不見:“大家都要服從命令,聽從隊長張福的指揮,不能亂跑。”

胡瑛這時有些急躁,嘴脣上一撮黑鬍鬚顯得很嚴肅,聲音沙啞地喊:“各隊必須認真檢查擔架,架杆堅不堅實?繩子捆得緊不緊?牢不牢?絲毫不能馬虎。注意傷員安全,擡下戰場就立即送到急救站。就是這個東廂房,衛生隊秦隊長和醫護人員都在這兒。”

槍炮聲沉寂一會兒後又激烈起來了。小夥子們扛起擔架,魚貫而出,陸陸續續爬上山崗。山嶺間、溝岔裏、山坡上、叢林裏,到處都是來來往往的人影。

東邊的戰鬥更加激烈了,槍炮聲震動着大地。白乙化站起來說:“我到後山去看看。”

此時,已經是下午四點鐘了,戰役打了近十個小時。敵人向後山2連陣地上又開始猛烈地進攻。炮彈、擲彈筒彈像流星劃破天際,看樣子敵人要向後山陣地反擊。

白乙化趕到後,立即下令:“停止還擊,等他們上來,一口吞掉他們!”

戰士們停止了射擊,靜靜地趴在灌木叢中。2連長齊振武聽到後山戰鬥激烈,身背一個白色大草帽向後山的陣地急速跑來。白乙化一眼看到齊振武,喊叫着:“快臥倒!”就在此時,敵人的一顆子彈擊中了齊振武的頭部。白乙化狠狠地錘擊着已經被炮火炸得鬆軟的焦土,“老齊……都穩住!等敵人上來再開火!”

陣地的寂靜讓敵人以爲10團的火力不足,得意地向山上衝來。等敵人接近陣地後,戰士們一齊把手榴彈投向敵羣。手榴彈從天而降,像雨點一樣灑向敵羣。敵人正在往上衝,忽然看到滿天黑乎乎的東西落下來,等看清楚是手榴彈時,手榴彈早轟轟地在敵人頭頂炸開了花。硝煙瀰漫的山嶺上,敵人有的被炸上了天,有的倒在地上,有的滾下了山坡。戰士們一躍而起,喊殺聲震得地動山搖。敵人的又一次衝鋒被10團打退了。

日軍和僞滿洲軍35團與10團打了一天,他們望眼欲穿地盼着泰陵和南口方向的援軍,他們哪裏知道,援軍早已經被趙立業的9連和鍾輝琨的遊擊大隊擋在了山外。

戰鬥從早晨一直打到黃昏時分。在團長白乙化的指揮下,10團1營成功打退了僞滿洲軍發動的七次衝鋒,擊斃了35團團長閻衝的左膀右臂僞營長蘇慶生,同時殲滅日僞軍二百多人,繳獲了大量武器。

10團初進平北就打了一個漂亮仗,這一仗,讓囂張的侵略者看到了抗日武裝的力量,讓無恥的漢奸看到了人民的勇氣,讓平北人民看到了人民軍隊的聲威,也讓剛剛建立起來的昌延聯合縣政府有了十足的底氣向平北人民宣傳“團結起來,打垮侵略者!”

當人們歡慶沙塘溝大捷的時候,白乙化團長帶着10團的戰士整裝出發,奔向新的抗日戰場。

來源:延慶融媒、延慶檔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