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疫情反彈、核污入海惹衆怒,東京奧運倒計時百天不平靜

4月14日,延期一年後的東京奧運會進入最後100天衝刺。但在這個本該慶祝的日子裏,日本於國內外的煩心事不少,而日本政府的應對充滿無力感。

東京奧運會按照計劃將在7月23日開幕。在倒計時100天之際,日媒進行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有逾七成的民衆認爲應推遲或取消此次東京奧運:39.2%的受訪者希望取消,32.8%的人希望再次推遲,只有24.5%的受訪者希望奧運會能夠如期開幕。

一位日本民衆在微信上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疫情反覆下,她早已對奧運會失去了興趣。

就在此前的13日,日本政府正式宣佈將福島核電站100多噸的廢水排入大海。此舉不僅在日本國內引發衆多非議,在國際上更是遭到強烈反對。中國與韓國已在第一時間通過外交部等渠道表示“強烈抗議”。在日本國內,民衆也在東京的首相府周邊示威抗議。

當前的日本正處於第四波新冠肺炎疫情中。疫情“震中”的大阪在13日錄得單日確診人數首次破千,達1099人。大阪疫情的復燃,已使得首都東京嚴陣以待。日媒表示,不排除日本第三度進入“緊急狀態”。

防疫和防暑如何兼顧平衡

上述調查顯示,日本民衆對於奧運會態度消極的主要原因是日本政府防疫不力,疫情不斷反彈。誠然,進入2021年後,日本的疫情陷入了“緊急狀態解除後疫情大幅反彈”的怪圈。

大阪是日本關西經濟圈的核心,人口880萬的大阪是日本此波疫情的新震中。自3月以來,大阪單日錄得的新冠肺炎患者人數並沒有因爲當時第二輪“緊急狀態”尚未解除而有所放緩。當第二輪“緊急狀態”於3月中下旬解除後,大阪府及鄰近地區在4月初宣佈進入爲期一個月的“半緊急狀態”(Quasi-emergency),以防疫情的擴大。

但此後,大阪的疫情並沒有好轉——單日確診人數繼續走高,大阪府提供的數據顯示,當地的重症病牀使用率已達90%,也尚屬首次。上述數據還顯示,大阪新增感染者本月初以每週2.4倍的速度驟增,之後逐漸放緩,但近幾日又以每週1.5倍左右的速度持續增加。

根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彙總的數據,4月13日,日本國內新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3455例,累計確診已超51萬例。

13~14日還恰逢東京奧運會聖火傳遞途經大阪的日子。雖然東京奧組委並沒有因疫情取消該地的聖火傳遞活動,但也通過臨時改變路線的方式,避免人羣的聚集。在13日的傳播路線中,火炬手不再走原定公共街道,而是穿行一座空蕩蕩的公園。

當前,日本醫學界的共識是,助推大阪地區此波疫情的罪魁禍首是傳染性更強的變異病毒。再加上多數年輕人並沒有很好地遵循此前“緊急狀態”下的措施,比如減少夜間聚會、外出佩戴口罩等,相較此前三波的疫情,年輕人在第四波疫情中受影響較大。

在第四波疫情襲來的當前,日媒近日稱,日本政府計劃優先給參加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的日本選手接種新冠疫苗,並準備在6月下旬之前完成每位運動員2劑的接種。預計近期東京奧組委將啓動相應準備工作。

但是,日本政府此前規定的疫苗接種順序爲醫務人員、老年羣體和患病人羣。

4月12日日本國內正式給約3600萬名65歲以上老人接種新冠疫苗。隨着日本國內反對舉辦奧運會的聲音不斷增多,日媒認爲,奧運選手“插隊”接種疫苗有可能會進一步加劇民衆的反感情緒。況且,國際奧委會目前也沒有規定東京奧運選手必須接種新冠疫苗。

值得一提的是,民調還顯示,有56.5%的民衆對日本疫苗接種的進度相當不滿意,顯示出日本民衆對疫苗接種緩慢的擔憂。

在既有病毒與變異病毒的裹挾下,東京奧運會的籌備工作除了要應對疫情的不確定外,每年7~9月東京的襲人熱浪導致的中暑和防暑降溫也是棘手的課題。日媒認爲,尤其是新冠疫情的初期症狀與中暑的症狀較爲相似,因此讓這一問題變得更加嚴峻。

衆所周知,疫情的防控需要保持佩戴口罩,但熱浪又讓人不得不摘下口罩。如何拿捏“中暑”與“戴口罩”的平衡感,發現症狀類似但卻可能是“新冠”或“中暑”不同病症的跡象,目前也很考驗東京奧運會組委會、工作人員及各路誌願者的耐力和智慧。

東京奧運會前景

原本,日本希望通過奧運會的舉辦在振興經濟的同時,展現日本充滿活力的國際形象,尤其希望借這一機會向世界展示10年前東日本大地震的重災區福島縣的涅槃。這也是爲什麼東京奧運會將聖火傳遞出發儀式選在福島縣舉行。

10年來,福島地區的災後重建一直在日本政府的議事日程上位居前列。

日本首相菅義偉曾表示,福島的復興關乎日本東北地區的振興,而後者也將是日本經濟復甦的關鍵。

今年3月11日,日本政府在紀念福島核事故10週年期間,還公佈了最新旨在幫助福島地區復興與重建的第二個“五年計劃”。根據該計劃,幫助當地居民回遷至安全地區、在當地建立國際研究和教育中心等,都是未來的主要工作。

但如今,日本政府又失算了。就在奧運會倒計時百天的前一天,菅義偉政府坐實了欲將福島“核污入海”的決定,消息一出即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這一決定不僅招致中韓兩大鄰國的強烈抗議,也引發了各大環保組織和民間團體的關注。

4月13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再度迴應道,作爲日本近鄰和利益攸關方,中方對此表示嚴重關切。趙立堅表示,福島核事故是迄今全球發生的最嚴重核事故之一,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質泄漏,對海洋環境、食品安全和人類健康產生了深遠影響。日方在沒有窮盡安全處置手段的情況下,不顧國內外質疑和反對,未經與周邊國家和國際社會充分協商,單方面決定以排海方式處置福島核電站事故核廢水,這種做法極其不負責任,將嚴重損害國際公共健康安全和周邊國家人民切身利益。

13日,韓國國務總理丁世均發文譴責日本政府決定將福島核污水排入大海一事,稱此舉是侵犯周邊國家公民權利的不負責任的決定,決不能接受。

福島縣民衆也多自發舉行集會,反對將核污水排放入海。互聯網上的視頻顯示,來自福島縣各地的民衆舉着諸如“地球在哭泣”等標語反對這一決定。據日媒報道,福島縣民衆代表、環保組織代表、產業界代表紛紛發言,質疑政府並未充分聽取民意,單方面實行這一決定。一些民衆甚至質疑政府的“福島重建計劃”,表示“雖說反應堆報廢是爲了災區重建,但漁業等卻遭受損失,那就不是真正的重建”。

全國日本經濟學會副會長、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日本經濟中心主任陳子雷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核廢水處理給日本帶來的政治、經濟波瀾纔剛剛開始,“如果菅義偉政府選擇糾錯,那麼就要承擔責任;如果放任事態發展,就會失去民意”。

有外媒認爲,核廢水問題也加劇了外界對於東京奧運會可能再度推遲的擔憂。此前,美媒也質疑福島是否可以安全地承擔奧運會比賽的重任。根據東京奧組委的安排,棒球和壘球比賽就將在福島舉行,賽場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附近僅55公里。且在周邊區域,還堆放着被當地居民戲稱爲“黑色金字塔”的數千個包含有放射性土壤的廢渣堆。

此前,朝鮮奧林匹克委員會在3月25日於平壤舉行的會議中提議,決定不參加東京奧運會,以保護運動員的健康免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脅。由此,朝鮮成爲首個因疫情不參加東京奧運會的國家。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