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北京一儲能電站起火爆炸!涉這家A股公司 產業影響多大?迴應來了

來源:e公司官微

一場儲能電站爆炸事故,將被市場一度視爲經濟性拐點臨近、逐步開啓高增長通道的儲能行業,瞬間推進了暴風眼。

4月16日12時許,不少北京南四環附近的市民被一陣濃煙打亂了午休,北京集美家居大紅門的儲能電站起火,北京調派了15個消防站、47輛消防車、235名指戰員到場處置;14時15分許,電站北區突發爆炸,一直快到17日凌晨,明火才被徹底撲滅。

令人痛心的是,本次事故導致2名消防員犧牲,1名消防員受傷,電站內1名員工失聯。

調查顯示,起火現場爲北京國軒福威斯光儲充技術有限公司儲能電站。事發前,該電站正在進行施工調試。據悉,發生事故的儲能電站於前年投用,主要用於該家居市場和周邊商戶供電,並可提供新能源車充電服務。

本次儲能電站的意外事故,可以視爲儲能高速發展之路上的一顆石子。近年來,市場普遍認爲,隨着強制配儲政策密集落地和儲能經濟性拐點臨近,以及平價後全球光伏滲透率提升,儲能平滑發電的重要性凸顯,儲能行業高增長開啓。而從其他可比賽道來看,此前風電史上的一些事故曾讓監管收緊了對相關項目的審批進度。那麼,本次事故的出現,究竟是意味着儲能發展之路出現階段性拐點,還是隻是儲能駛向藍海的一朵小小浪花呢?

1、涉及國軒高科參股公司

據悉,涉事電站2019年投用,爲北京國軒福威斯光儲充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光儲充公司”)經營的直流光儲充一體化電動汽車充電站中的儲能電站部分。

從項目本身來看,曾經保持了較強的應用技術先進性,並在全球範圍內創造了四個應用技術第一:用戶側最大規模儲能電站、城市中心最大規模充電站、第一個直流光儲充一體化項目、第一個區域直流增量配網項目。

也正因此,市場一度認爲,大紅門集美光儲充一體化項目巧妙地解決了光伏發電波動性問題,助推了能源在電力系統,交通系統,儲能系統的轉型,爲其他用電負荷大的工商業提供了樣板。

從運營主體來看,北京國軒福威斯光儲充技術有限公司是A股公司國軒高科與北京福威斯成立的合資公司。該電站整個供電範圍主要包括集團辦公區、大紅門商場、寶燕商城、華納影城、中石油加油站、比亞迪汽車4S店等。事故發生後,這些商戶的供電隨即被中斷。

在2018年年報中,國軒高科曾對光儲充公司進行過詳細列舉。光儲充公司主要業務爲儲能項目技術服務、技術開發、技術推廣,當時國軒高科對光儲充公司的投資金額爲1000萬元,持股比例爲25%,投資期限爲長期投資,當時權益法下確認的投資損益爲-9871萬元。

在2020年半年報中,國軒高科也在“關聯方應收應付款項”中將光儲充公司列爲關聯方,當時在“預收款項”名下,國軒高科所披露的期末賬面餘額爲78.54萬元。

光儲充公司最新一次出現在國軒高科公告中,是在2020年11月國軒高科進行《關於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申請文件的反饋意見的回覆》,當時國軒高科再度明確,光儲充公司投資成本爲1000萬元,不過當時的賬面價值被調整爲923萬元。

對於爆炸事故,國軒高科也在第一時間進行了迴應。公司稱,未參與光儲充公司運營管理,事故發生原因和責任尚在調查認定中。公司已派人配合有關單位查明事故原因,做好善後工作。對事故中犧牲及受傷的人員,公司表示哀悼和慰問,並對事故產生的社會影響深表歉意。

而在安全性方面,北京福威斯方面此前也曾公開表示,他們對儲能充電產品的絕緣、散熱、產品保溫等方面進行了高標準的設計、製造和施工,並在光儲充微電網調度、負荷需求管理等方面做了科學合理的規劃,使整個電站具備無人值守、智能化運行管理模式,所有設備均可雲端遠程診斷與維護。

2、因何爆炸?

事故發生後,北京市區相關部門已組織專門力量,做好起火區域及周邊監測排查,確保安全。事故原因和財產損失正在調查之中。

按照規劃,事發的儲能電站是作爲整個區域內家居市場供電系統的一部分。一方面,家居市場的屋頂上安裝有光伏太陽能板,用來收集電能;另一方面,儲能電站用來存儲電能,以保證相對穩定的電力供應。

雖然事故具體原因尚不完全明朗,但是從47輛消防車、235名指戰員、耗費10多個小時才撲滅明火等數字來看,這個儲能電站所耗用的人力物力不小。

資料顯示,位於豐臺區大紅門集美傢俱城的儲能項目分爲兩期:一期項目建設屋頂光伏1.4MW,儲能12.7MWh,充電車位24個,直流雙槍充電樁12套;二期擴建工程包括屋頂光伏1.73MW,室外8MWh儲能及35套充電樁均已安裝就位,室內20MWh儲能電池及相關直流控制及配電設備。

按照業內的猜測,鋰電池儲能最突出的安全風險是熱失控,過高的溫度可能導致電池內部發生劇烈的化學反應,進而可能產生爆炸。

近年來儲能電站着火的事例偶見報端。僅以韓國爲例,根據公開數據顯示,自2017年到2020年,韓國已發生29起儲能系統火災,倒逼韓國採取了一系列強有力的措施限制儲能充電。

值得注意的是,涉事的儲能電站建設有25MWh的磷酸鐵鋰電池儲能。通常來看磷酸鐵鋰電安全性相對更高,因此,特斯拉此前也曾傳出將磷酸鐵鋰電池納入其產品陣容的消息。而在這條產業鏈上,A股市場中磷酸鐵鋰電池企業包括寧德時代比亞迪億緯鋰能、國軒高科等;磷酸鐵鋰電池正極材料生產企業包括德方納米中國寶安湘潭電化豐元股份光華科技等。不過從豐臺儲能電站事故來看,這一一向被視爲安全性較好的技術路線依然會存在熱失控的現象,處置不當就可能產生安全問題。

3、產業影響幾何?

爲抵禦全球氣候變暖,越來越多的國家提出碳中和目標。根據Climate News,當前約有28個國家提出碳中和時間節點。中國在2020年9月的第75屆聯合國大會上進一步明確2030年前碳達峯、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標。實現碳中和的關鍵是轉換能源結構,提升非化石能源的發電比例。根據IEA預測,全球光伏和風能在總髮電量中的佔比將從目前的7%提升至2040年的24%。電力消費結構的改變使得儲能的必要性越來越強。

尤其是隨着強制配儲政策密集落地和儲能經濟性拐點臨近,以及平價後全球光伏滲透率提升,儲能平滑發電的重要性凸顯。據BNEF預計,2021年儲能裝機達到9.7GW/19.9GWH,同比增長83%,市場一度認爲儲能行業高增長開啓。

不過本次豐臺儲能電站事故正在給業內對於這一賽道的樂觀判斷在一定程度上“潑了冷水”。有電力人士認爲,不排除用戶側儲能的步伐階段性放慢的可能。“尤其是跟工商業分佈式光伏配套的大型儲能,排查或成爲必要動作,一旦其他地區跟進,將對儲能電站建設進度帶來階段性影響。同時,風險問題凸顯,也可能會打擊國有企業甚至金融機構的投資積極性。”

不過有業內人士指出,事故本身也會推動儲能的標準化工作的加快,進而推動行業的健康持久發展。

去年相關部門已經發布了《關於加強儲能標準化工作的實施方案》,以期發揮標準的規範和引領作用,促進儲能產業高質量發展。其中提出,到2021年,要形成政府引導、多方參與的儲能標準化工作機制,推進建立較爲系統的儲能標準體系,加強儲能關鍵技術標準制修訂和儲能標準國際化。

(文章來源:e公司官微)

文章來源:e公司官微

原標題:重大突發!北京一儲能電站起火爆炸,兩名消防員犧牲!涉這家A股公司,產業影響多大?迴應來了

責任編輯:張恆星 SF142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