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解讀|北京義務教育入學新政:加大多校劃片力度、嚴禁違規選拔、規範民辦學校

4月19日,北京市教委印發《關於2021年義務教育階段入學工作的意見》,並召開各區教委主要負責人會議佈置義務教育入學工作。

近年來,北京市適齡兒童入學人數與學位供給數量矛盾突出,又疊加社會教育焦慮白熱化,進而導致“擇校熱”、學區房價格飆漲、入學秩序失範等問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髮現,北京市2021年義務教育入學政策有三大亮點,也是今年政策的三大重點:多校劃片在穩妥推進多年後有重大進展;對通過競賽、面試等違規小升初擇校仍將高壓治理;嚴格控制民辦學校跨區招生。

多校劃片成爲主要入學形式

多校劃片一直是近年來北京市義務教育入學政策的重點。

這項政策的初衷是遏制炒作學區房,也就是說,以往單校劃片時,通過購買名校所在的學區房就可以入學,但實行多校劃片後,購買了學區房也有可能被劃到臨近的非名校。從而爲學區房降溫。

但這項政策的弊端在於,如果只是在零星或者部分學區實行,並不能遏制學區房炒作,反而可能倒逼潛在購房者爭搶沒有實行多校劃片的名校學區房,加速價格上漲。

北京市從2017年就提出幼升小的多校劃片政策,但此後學區房價格仍一路上漲。

因此,今年政策出現了一個重要變化:首次提出以多校劃片爲主。

據報道,今年北京市將進一步加大多校劃片力度,穩妥推進以多校劃片爲主,單校劃片和多校劃片相結合的入學方式,要求各區嚴格執行已經公佈的多校劃片政策。

從2017年出現以來,不管是北京市還是各區的入學政策中,多校劃片都是穩步推進的,這已經給以多校劃片爲主甚至今後完全實行多校劃片積累了經驗。從以下北京市和海淀區歷年政策文本就可以看出:

從2017年至2020年,北京市政策提出的都是“單校劃片和多校劃片相結合的入學方式”,但推行方式的表述並不相同,2017年的提法是“積極穩妥探索”,2018年和2019年變成了“穩妥推進”,到了2020年又變成了“積極穩妥推進”。

再以教育強區海淀區的政策變遷爲例。由於各區具體負責義務教育入學工作,因此區級政策規定得更爲具體,海淀區多校劃片就給出了具體的時間表:

事實上,雖然海淀區2017年就提出了多校劃片政策,但直到2019年,纔有個別小學真正落地了這項政策。不管是在入學人數摸底等操作技術方面,還是在對家長抗拒意願的安撫方面,多校劃片政策落地都需要時間和經驗積累。

近年來,在北京市發佈當年義務教育入學政策之前,都會出現學區房價格或暴漲或小幅上漲的現象。那麼,2021年穩妥推進以多校劃片爲主的政策實行後,學區房價格會否得到控制?

有業內人士認爲,入學政策對學區房價格的抑制效應有限,首先,學區房價格變化在受入學政策影響之外,還受到其他因素影響;其次,教育資源不均衡長期存在,海淀區、西城區教育實力仍高於其他區,因此仍會有家長傾向於在此處購房。

嚴禁接收簡歷選拔學生

名校學位有限,因此以往通過各種手段挑選生源,這違反了就近入學原則。

2021年,北京市強調要嚴肅執紀問責,維護入學秩序。嚴禁以考試成績和各類競賽證書、培訓競賽成績、考級證明等作爲招生依據,嚴禁以面試、評測、接收簡歷等各種形式選拔學生,嚴禁學校和校外培訓機構以培訓班、校園開放日、夏令營等形式提前選拔學生。嚴禁任何學校以實驗班、特色班、國際部、國際課程班等名義招生。

近年來,名校挑選生源的違規手段常換常新。2021年新增加了嚴禁以接收簡歷的形式選拔學生。據報道,這是因爲,部分初中名校一直存在非公開接收小學六年級學生簡歷的情況:接收簡歷的日期等消息在家長羣中流傳,家長們將學生簡歷和綜合素質評價手冊等資料遞到學校傳達室後,等待學校電話通知。

此外,小學生學科競賽也屢禁不止。雖然教育部公佈了中小學學科競賽白名單,但仍有白名單之外的競賽變換名目存在。比如曾舉辦了30多年的“迎春杯”被叫停後,“變身”爲ACM(Association for Computing)主辦的程序設計能力展示活動,教育部網站消息稱,2018年12月,北京市教委認定其爲違規變相舉辦的學科類競賽,並緊急叫停。但據報道,到了2020年,這項活動又“變身”爲“中國數學資優生網絡科普(春季)活動”。

嚴格控制跨學區、跨區招生

北京市教委《關於2021年義務教育階段入學工作的意見》還規定,進一步強化免試就近的要求,市區兩級教育行政部門要嚴格控制跨學區、跨區招生。

在小學和初中階段,跨學區、跨區招生主要存在於公辦學校寄宿生和民辦學校招生中。近年來,這兩種形式的招生都受到越來越嚴格的限制。

在公辦學校寄宿生招生方面,北京市2018年提出“城六區逐步降低公辦學校寄宿招生數量和招生比例”;到2019年,明確規定“寄宿招生計劃比去年減少10%”;到2020年,則實行“公辦寄宿招生實行電腦隨機錄取”。

在民辦學校招生方面,規範舉措亦越來越嚴格。首先,北京市連續多年強調民辦學校與公辦學校同步招生,到2020年,這一政策細化爲“與公辦學校同步報名、同步開展錄取、同步註冊學籍”。

其次,當出現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的情況時,漸進落實搖號隨機錄取。2018年要求“可以引導學校採取電腦隨機派位方式招生”,2019年要求“指導學校採取電腦隨機派位方式招生”,2020年要求“實行電腦隨機錄取”。

再以海淀區民辦學校招生管理爲例,2019年開始要求“以招收海淀區學生爲主”。

業內人士認爲,民辦學校與公辦學校同步招生的管理將更爲嚴格。教育部近日發佈的《義務教育質量評價指標》再次強調,規範公辦民辦學校同步招生,嚴禁違規跨區域、考試掐尖招生。

目前,所有省份全部出臺了規範義務教育學校招生入學的實施意見。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2020年12月曾表示,“十三五”期間,全面建立公民辦義務教育學校一視同仁、互不享有特權的招生入學機制,促進了公民辦學校公平發展,有效緩解了擇校熱和家長焦慮,推動民辦學校從“搶好生源”向“教好學生”的轉變,促進營造良好教育生態。

(作者:王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