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說一件近期曲協的事情:曲協發文了,明眼人一看就是針對德雲社,什麼相聲要高雅不要低俗,不能江湖氣太重,要讓觀衆體會含淚的微笑等。其實作爲一個和足協相似的機構,你的職責是促進這項運動的發展,而不是去打壓這項運動的發展。因此在這一點上,曲協未免有些太小氣了。

只說一點:你是喫工資的,你不是自力更生的。所以無論你有沒有作品,你都能有生活保障。但是作爲和德雲社相同的一些民間相聲團體,他們指望的是觀衆的票錢,他們的標準就是奉獻出觀衆中受歡迎的作品,而不是符合你曲協標準的作品。因爲他們的目的首先是活着。

衡量曲協發文正確與否的標準其實很簡單:你自己也開一個相聲園子,拒絕工資自己演出,看看您的標準能不能吸引觀衆,是您的觀衆多還是人家觀衆多,如果輸了,那您閉嘴。

曲協發文以後,網上引起了討論,說曲協太武斷。但是曲協是第一個違背市場規律的機構嗎?不是。至少足協是先於曲協的。在聯賽紅紅火火的階段,足協用了兩個賽季,將我們的職業聯賽整頓到現在這個樣子,可謂鞠躬盡瘁,功德無量。

但是對於很多俱樂部來說,即便在如此情況下,他們也選擇繼續活下去,選擇在足協的夾縫中生存。比如北京國安。

北京國安今年看到了近十個賽季以來奪冠的最好時機。當然北京國安這樣認爲,其他的上海海港、上海申花也這樣認爲。尤其是第二輪比賽中,廣州隊意外輸給了山東泰山,使得這幾支球隊的希望大增。趁你病將你踩在腳底下,這也是市場規律。

但是無奈,在前兩輪的強強對話中,國安先後輸給了強勁的爭冠對手申花和海港,這讓俱樂部大爲氣憤,於是作出了一個雷厲風行的決定:換帥。

以前有這樣雷厲風行的俱樂部是恆大,爲了奪冠,他們毫不留情炒掉了衝超功臣李章洙,這力度,一看就是俱樂部有着高追求。而國安不也是這樣嗎?在兩連敗後炒掉了施密特,換上了熱內西奧,而在失冠之後,又換了比利奇,現在兩連敗後,依然炒掉比利奇,換上新帥。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足協會不會像曲協那樣,對此再有微詞呢?要知道足協有時候真的像曲協一樣,經常出現一些違背常理的言論:投資人辛辛苦苦經營俱樂部,結果被說成了公益;眼看別家經常奪冠,結果發出了多那麼多冠軍有用嗎的質問。這是眼紅還是站在良心角度質問良心,恐怕只有陳戌源自己知道。

相聲的民間團體在曲協的夾縫中生存,他們肆意破壞規則,卻反過來說那些民間團體不符合自己的規則;足協自己的球隊肆意破壞規則,同樣反過來說別的球隊不遵守規則,這樣的操作確實令人貽笑大方。而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國安此時換帥,確實引起了球迷的稱讚。因爲一旦換帥,球隊的預算或許會超過足協規定的限制投入。但不得不說,國安的雷厲風行,確實彰顯了俱樂部奪冠的決心。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