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老牌加密山寨幣輪番瘋漲 “禁止交易”似乎也難抵投資熱情

華夏時報(www.chinatimes.net.cn)記者 王永菲 冉學東 北京報道

4月的加密行情暴漲暴跌似乎成爲了常態,4月14日比特幣達到64843美元/枚,刷新歷史高點,4月23日經歷暴跌最低達到47000美元/枚,目前比特幣行情走勢爲震盪上行,現報57930美元;就在比特幣“休養生息”的半個月時間裏,各種山寨幣輪番暴漲,使得比特幣總市值佔比一度跌破50%,其中以太坊(ETH)、狗狗幣(DOGE)以及近日暴漲的以太經典(ETC)最爲出彩。

截至發文,以太坊價格報3539.47美元/枚,最高突破3600美元/枚,自年初至今,以太坊累計漲幅達389%,5月以來漲幅也已經超過了30%;狗狗幣現報0.73美元,4月以來上漲幅度達到1117%;而被稱爲“末日戰車”的以太經典5月7日一度拉昇至180美元/枚,5月以來上漲幅度超過190%。

據加密市場數據網站CoinmarketCap顯示,加密資產總市值從去年年底的7500億美元左右飛漲至如今的超2.4萬億美元。5月7日,加密市場24小時交易金額一度達到2910億美元(約1.883萬億人民幣),其中僅加密交易平臺幣安現貨及衍生品24小時交易金額就一度達到1682億美元(約1.086萬億人民幣)。

比特幣主導地位難被撼動

而以太坊等老牌的主流山寨幣價格連連創新高,似乎漲勢還在繼續;2021年以來加密市值排行前十不斷洗牌,只有比特幣與以太坊的地位巋然不動;以太坊市值迎來高光時刻,據Asset Dash數據顯示,以太坊當前市值約爲4104.34億美元,位列全球資產市值榜17位,超越沃爾瑪,逼近三星和強生,目前佔加密總市值17%。當下比特幣光芒暫時被壓制,比特幣主導地位能否被撼動呢?

歐易OKEx研究院首席研究院William認爲,首先,區塊鏈網絡不同於普通的網絡。在普通網絡上,大部分價值會集中在應用層(如亞馬遜,Facebook),但網絡協議層卻難以捕獲價值(如TCP/IP協議);而區塊鏈網絡的不同之處在於,其大部分價值都集中的網絡協議層(如以太坊網絡),少部分價值分佈在應用層(分佈式應用)。

主要原因在於區塊鏈網絡協議層發行的加密數字貨幣以太幣(ETH)是一切分佈式應用運用正常運行的基礎(作爲Gas燃料費、質押品、投融資)。以分佈式金融爲例,目前90%的DeFi都集中在以太坊網絡中。自去年6月DeFi應用開始爆發以來,DeFi協議的鎖倉價值(ETH鎖倉量)呈指數型增長,DeFi的繁榮直接帶動了ETH的市場需求,推動ETH價格的高漲;其次,加拿大多倫多證交所在4月末上線了三支以太坊ETF,爲傳統金融市場上的投資者提供了一個合規的資金進入通道;歐洲投資銀行也傳出消息將在以太坊上發行數字債券,這些都是推動以太坊上漲的直接原因。

不過對於以太坊是否有機會與比特幣平起平坐甚至超越比特幣,William認爲,比特幣可視爲加密數字貨幣領域的“茅臺”,經過近半年的比特幣牛市,目前由於比特幣價格高昂,導致價格基數過大,資金現在進入很難取得高收益,所以大部分資金都持觀望態度,只要比特幣價格下跌,就會進行補倉,這也是近期比特幣價格持續震盪的原因之一。相較於比特幣,其他優質的加密數字貨幣尚處於“價格窪地”,例如以太坊,至少要漲到4000-5000美元才能達到與比特幣類似的水平;同樣地,還有被馬斯克“帶貨喊單”的狗狗幣,老牌大區塊幣種BCH等,都被市場資金所追逐。不過比特幣的主導地位很難被撼動,目前加密貨幣市場處於牛市階段,所以各種山寨幣普遍上漲,進而拉低了比特幣的市場份額,未來市場進入熊市階段,比特幣的市場份額又會提高。

監管政策似乎難抵加密熱潮

隨着國家以及銀行機構對加密貨幣涉嫌更容易被用來“洗黑錢”的顧慮,各國的加密交易環境似乎正在惡化。據不完全統計,爲防範虛擬貨幣洗錢風險,早在2014年已經有包括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平安銀行等多家銀行禁止使用其銀行卡進行虛擬貨幣交易,交易虛擬貨幣被“凍卡”也成爲業內的常態。

中國人民銀行對比特幣始終持審慎態度。央行此前發佈的《通知》已明確:比特幣不是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並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從性質上看,比特幣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爲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通知》還提到,比特幣交易作爲一種互聯網上的商品買賣行爲,普通民衆在自擔風險的前提下擁有參與的自由。

此前《華夏時報》曾報道,在博鰲亞洲論壇2021年年會數字支付與數字貨幣分論壇上,談及加密貨幣的監管問題,中國央行副行長李波迴應稱,比特幣、穩定幣是加密資產,加密資產是投資的選項,它本身不是貨幣,是另類投資,加密資產將來應該會發揮作用,它是作爲一種投資工具或者是替代性投資。把它作爲一種投資工具,很多國家包括中國也正在研究,也就是對於這樣一種投資方式應該有怎樣的監管環境,雖然這個監管規則是最低的監管規則,但是仍然要有監管規則。要確保對於這類資產的投機不會造成嚴重的金融風險,這是必須要做到的,對於加密貨幣的監管中國仍保持目前的監管規則。將來任何穩定幣如果希望成爲廣泛使用的支付工具,需要接受更加的嚴格監管,就像銀行或準銀行金融機構一樣受到嚴格監管。

本報記者注意到,不僅僅是中國,全球許多國家的銀行對於交易加密貨幣都相對牴觸,如丹麥最大銀行丹斯克銀行早在2018年就宣佈禁止加密貨幣交易,對加密貨幣持消極態度。儘管一些銀行正在積極接受加密貨幣這股新浪潮,但是還是非常謹慎。例如,最近幾周包括高盛、摩根士丹利紐約梅隆銀行等在內的一些金融機構已開始向其客戶提供加密服務。

而相對中立的一些金融機構正在研究官網加密貨幣這一新興事物,如花旗銀行外匯交易全球負責人伊泰•塔赫曼Itay Tuchman對外稱,自去年8月以來,花旗銀行已看到大客戶對比特幣的興趣,但是目前尚未針對是否爲客戶提供加密貨幣相關服務作出決定,不過交易、託管和融資都在考慮之中。“我們不應做任何不安全和不健康的事情。當我們有信心能夠打造出有利於客戶、監管機構能夠支持的產品時,我們就會進入加密貨幣市場。”Tuchman表示。

一位加密企業創始人向本報記者感嘆:“儘管各國政府以及大型銀行機構在紛紛展現對比特幣以及其他虛擬貨幣的態度,儘管有許多消極的態度,但是區塊鏈、加密生態以及加密貨幣仍以其自身的發展規律在向前發展,正如哲學所說,新興事物的發展是螺旋式上升,大部分人的認知是有滯後性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