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小羽。

时隔15年《 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 》再次重现于大银幕,「15年了,你成为理想中的自己了吗?」 海报上的标语如此写着,导演中岛哲也先在《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抛出对于人性及生命价值的疑问,而后在《 告白 》、《 渴望 》、《 来了 》等片,洞察社会,直指人性。

准备好了吗?

那么,我们开始吧。

昭和22 年至平成13 年:二战后集体迷失的人们 。

生于昭和22 年,死于平成13 年的松子,故事背景从1950 年代横跨到1990 年代,二战结束,战败的日本以经济发展为首要目标,战后的日本人就随着这社会趋势一起向前走,补足了物质所需,但心呢,或许早就遗失在战争,每个人像被现实生活拉着,一个拉一个,不断地往前,却不知自己为何前进,追求什么。 《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中的角色多半都是这样的心境,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没有特别的目标,只是平凡地生活着。 松子遗失了爱的能力,从小渴求爱,却又不知如何爱自己,甚至是爱人,心灵上的自卑让松子盲目地去爱,只求对方不会离开。 松子穷极一生追求爱,用尽生命去爱人,付出却与获得不对等,或许有人会认为松子的行为是盲目的,甚至是有点可悲的,我们讨厌她的傻个性,却又因此爱着这样的她,因为她代表的正是人性的弱点,令人又爱又恨。

花的意象:以童话包装的悲剧 。

电影一开始跑出华丽的片名,仿佛是童话故事书的封面似的,广告出身的中岛哲也以美好童话及华丽歌舞秀的形象,包装松子一生哀伤的故事,在故事前半段多以喜剧形式来掩饰这椿悲剧,直到电影快到尾声,才收起童话般的伪装,而悲伤情绪也跟着涌了上来。 「花」在这部片当中是一大重要元素之一,几乎每几个场景就会出现花,要不然就是松子手上总拿着一束花,大量地将花运用在电影里,象征着松子对于爱的意象及向往,也可比喻成松子的爱是如此美好及真诚,可惜花并非永久的,尽管松子不断绽放生命中的花给予他人,却总是被散落一地,从没有人好好珍惜过。

扮鬼脸:家庭关系中的自我防御 。

电影开始不久,松子在片中的出现就是扮鬼脸,原以为是松子小时候俏皮的一面,看到后来才发觉「鬼脸」的背后意义,竟是如此心酸。 家中的妹妹久美因从小卧病在床,父亲总是愁眉苦脸,某一次松子扮鬼脸时,父亲不同以往地笑了,自此之后松子都会时常扮鬼脸给父亲看,只为看他一展笑颜,不仅如此,松子照着父亲的期望走,读他喜欢的科系,做他喜欢的工作,但最后当他在帮松子拍和服照时,一句「我可能永远都看不到这么美的久美了。」让松子真正知道自己长久以来的努力是白费的。 这种甘愿牺牲自己取悦别人的个性,也使她往后在每段关系中都如法炮制,只为弥补自己年少时所缺乏的爱。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松子在墙上绝望地写着这几个字,卑微地终其一生,为何她要感到抱歉? 看到后来,其实该感到抱歉应该不止于她,导演带给观众的不仅仅是这几个字落在眼里的震撼,更是抛出对于爱的疑问,为何爱人要感到抱歉,为何渴望爱要觉得愧疚,是爱让人犯错,亦或是人们的心让爱变得堕落。

我是小羽,我们下次见。

举报/反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