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歌行》在雷聲大雨點小中收官,大IP+流量藝人的配置再次失敗了。

這部劇帶給迪麗熱巴的沒有口碑逆轉,沒有演技炸裂,更沒有突破和創新,而男女主被粉絲吐槽同框戲份太少,看不到感情的進展和轉折,cp磕不下去。

劇方想打造男女主的獨立人格,試圖展現兩人獨當一面,就算沒有彼此在身邊,依然有獨自解決問題的能力。

但這樣的劇情和感情線顯然是割裂的,沒有順其自然的相處,哪兒來感情中的順水推舟和開花結果,劇方顯然又不能放棄感情線,專注搞事業。

這難免給觀衆造成一種誤解,就是獨立人格和愛情好像天生相悖。

當然不是這樣的,勢均力敵的愛情並不少見,強強聯手比你強我弱更有衝擊力,只看編劇和導演有沒有事業愛情兩手抓的能力,《長歌行》明顯沒做到。

事業線不過關,愛情線中男女主又同框甚少,觀衆只得另闢蹊徑選擇了皓都和李樂嫣的cp,皓嫣cp一度衝上cp榜前五。

《長歌行》中獲益最多的要屬劉宇寧,可以說這部劇讓劉宇寧成功從歌手被貼上演員的標籤。

從網紅到歌手

不少人有這樣的疑惑:劉宇寧是怎麼突然出現在娛樂圈的?他是怎麼突然火起來的?

2014年,劉宇寧以樂隊的形式正式接觸音樂,成爲摩登兄弟的主唱。

摩登兄弟樂隊一共三個人,除了他之外,還有一位吉他手,一位鍵盤手。

當時正是網絡歌手的紅利期,網上湧現了大批翻唱歌手、古風歌手、同人歌手等,摩登兄弟就是在這時進駐了YY平臺。

每個能走到大家面前的人,背後都付出了不尋常的努力,劉宇寧曾在後來的採訪中說,爲了讓大家聽見他唱歌,他堅持這件事已經十年了。

一開始只是翻唱,在各大網絡平臺直播積累人氣和粉絲,後來他帶着樂隊開始線下駐唱,酒吧、街角,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劉宇寧沒有系統學習過音樂,從來都是憑直覺唱歌,但他在音樂上的天賦令很多人望塵莫及。

2018年,長期積累下來的線下人氣終於爆發,他受邀參加《天天向上》的錄製,併爲人氣網劇《沙海》演唱歌曲《讓酒》。

劉宇寧有一副和他清秀外表不太一致的沙啞嗓音,第一次聽《讓酒》時,實難相信出自他口。

關於“吳邪”的同人曲層出不窮,但極少有人寫《沙海》中的吳邪,或許是因爲30歲以後的吳邪,不論是人設還是情感都複雜了許多,大部分同人歌手都沒有把歌曲重點放在吳邪的個人成長上。

但《讓酒》用寥寥數筆寫出吳邪成長後的城府和冷靜,劉宇寧略帶沙啞的嗓音更將這份滄桑和沉着襯托到了極點,每位《盜墓筆記》的粉絲都能從中聽出他對角色的共情。

而共情,正是成爲一名好演員所必須有的能力。

從歌手到演員

雖然線下積累的人氣讓劉宇寧看似一夜爆紅,出道短短一年,他登上各大綜藝,走時尚紅毯,商演也都是大型晚會。

但剛進入娛樂圈的劉宇寧,沒有大家看到的那麼順利。

他自嘲:唱了幾十首歌,一首火的都沒有。

可不是,劉宇寧幾乎承包了國產電視劇的ost,從《琉璃》一路唱到《你是我的城池營壘》。

給影視劇唱ost是目前華語歌手出歌的慣常手段,樂壇日漸消沉,出實體專輯已經不再是歌手們的首選,不唱ost可能就意味着沒有歌可以唱。

但ost是給影視劇,甚至是給劇中單個人物服務的,在音樂類型和風格上的侷限很大,長此以往對於一位歌手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

好在劉宇寧有前瞻性,能把握住每一個轉型的機會。

演唱了《讓酒》的劉宇寧,自此和《盜墓筆記》結下不解之緣。

2020年12月,由《盜墓筆記》改編的網劇《終極筆記》播出,劉宇寧飾演主角之一:黑眼鏡。

半路出家當演員,劉宇寧的表現意外收穫很多好評,原著粉紛紛表示,他將黑眼鏡的賤、痞、萌演繹得淋漓盡致,同時又兼具江湖氣、武力值超高、搞笑擔當等特質,可以說非常出彩了。

不過,出演黑眼鏡對於劉宇寧來說,依然是安全範圍內的選擇。

東北人自帶搞笑天賦,墨鏡一戴誰也不愛,插科打諢耍寶貧嘴,沒有太多內心戲以及情感的過渡,這樣的黑眼鏡對於劉宇寧來說難度不大。

反而是《長歌行》中的皓都,真正讓劉宇寧完成了從歌手到演員的轉變。

如果說以前的劉宇寧就像唱歌靠天賦一樣,在用本能演戲,那現在的劉宇寧已經學會去考慮角色的行爲動機,用沉浸式的演技去處理角色的情感。

冷麪殺手和小白兔公主之間的感情走向,像極了網文中的古早狗血梗,但屢試不爽,觀衆就喫這一套。

再加上劉宇寧189的身高,和甜美無辜的趙露思cp感爆棚,這cp可不就爆了嘛。

如何平衡得到和失去

人很複雜,不紅的時候想紅,紅了之後卻彷彿找不到以前的快樂,也許夢想的實現註定要伴隨自由的失去。

成爲主流藝人之後,劉宇寧每天的生活都被各種通告排滿,要商演、拍戲、做採訪,早出晚歸。

他在採訪中說,感覺沒有以前那麼單純了。

以前的劉宇寧滿腦子只想着唱歌,在街頭自由歌唱的時候,能被很多人聽到他的聲音,就已經足夠快樂。

可娛樂圈絕不允許有人純粹的存活,粉絲也好,資本也好,身處的環境也好,都會推搡着他快速往前走。

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思考下一步該做什麼,心態也變得消沉和低落。

“我現在缺乏沉澱,我可能需要有一個時期靜靜地想我該做什麼音樂,風格該是什麼樣的,但現在沒有時間去想。”

在被快速消耗的兩年裏,劉宇寧成功的變成了一個大明星,卻失去了想被看到的初心。

每一位被鎂光燈包圍的藝人都是這樣的,得到和失去永遠無法平衡,這是必經之路。

劉宇寧聰明的讓自己轉型成爲演員,不過是想在複雜娛樂圈中存活的久一點,多一個傍身技能。

當過廚師,發過傳單,在無人問津的直播間唱過歌,吃了那麼多苦,往後都會是好日子。

能用兩年的時間成功轉型,劉宇寧比大多數人都要聰明,而聰明的人都不會過得太差。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