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姜昆和郭德綱想必大家都十分的熟悉,自從姜昆打響反三俗的旗號後,可以說和郭德綱徹底決裂了,兩人一直到現在都在暗自較勁,郭德綱新出了什麼,姜昆也一定要有兩人之間的矛盾,可謂是人盡皆知,大家都認爲郭德綱這些年數敵不少,其實姜昆近些年的敵人也是很多的。

近期姜昆新出了一本書,卻遭到了莫言的諷刺,揭開姜昆十五年的陰謀,親筆信犀利評價爲郭德綱報仇,衆所周知,郭德綱不僅是一個說相聲的,而且在平時十分的熱愛寫作,到現在郭德綱已經出了好多本書了。

其中《過得剛好》這本書受到了很多人的好評,在這本書中,郭德綱描述了,和姜昆主流相聲之間的一些矛盾,和恩怨郭德綱都出書了,姜昆又怎麼會甘願落後呢。

於是在之後姜昆出了一本姜昆自述,這本書是姜昆正式發佈的第二本書,姜昆的第一本書,是在一九九八年出版的名叫《笑面人生》,在當時這本書還是非常受歡迎的,銷售量達到了四十五萬冊,但是很多讀者都沒有將這本書讀完。

因爲這本書的後面,是一些日語和西班牙語,而且書的內容也十分的具有官腔,不少人對這本書評價道,這本書適合在領導說話的時候抄錄一段,在之後大家聽了這些評價後,都對這本書失去了觀看的慾望,不過,姜昆的這次出書和之前那本不一樣。

據悉這本書寫的是他與侯寶林馬季,唐傑忠等相聲前輩,還有朱時茂,馮鞏,牛羣等轉行演小品的人,他們之間的一些事情,算下來大概有幾十號人左右,姜昆還在書裏寫了一些中國文藝的發展史,可以說這本書是一本滿滿正能量的書。

在姜昆後半生的日子,大部分都是在和郭德綱進行一些糾纏,之前在郭德綱的自傳中,講述了自己和姜坤,等一些主流相聲之間的事情,不知道這次姜昆會不會在自傳中,對之前說的一些話進行澄清,大家最關注的一點也是在於這本書中,有沒有寫姜昆和郭德綱之間,這麼多年的恩怨,在姜昆即將要出書的時候,相聲圈內的很多人都對其進行祝賀。

可謂是造勢尋常,甚至連文學界的佼佼者莫言,都爲其祝賀,莫言是我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的獲得者,他在文學圈可謂是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對江坤出書的事情,還專門用毛筆爲其提,寫了賀詞來表示祝賀,並且針對姜昆出書這一事,莫言也親自對他進行了一番評價,不過他的這段評價就十分的耐人尋味。

莫言本人對姜昆的評價,是從莫言第一次看姜昆《如此照相》這個相聲開始說起的,在那個時候,姜昆還沒有中學畢業,直接被髮放到了鄉下,從此開始過上了顛沛流離的日子,之後有幸與馬季相識,在馬季的幫助下,姜昆才能夠再一次回到北京,與李文華前輩一起創作出《如此照相》。

這部十分經典的相聲來對當時的社會進行諷刺,這段相聲的本質,主要是來對觀衆進行引導,讓他們思考荒誕的根源問題,在當時可謂是備受好評。

據悉莫言在給姜昆寫的信中,以一位老友的身份談到了姜昆的相聲,他說道在部隊的一臺黑白電視機裏,看見過姜昆的《如此照相》,這部小品讓他印象十分深刻,後來很多家庭都換成了彩色電視,但是感覺都不如在黑白電視機裏看到的《如此照相》這個小品好看。

大概意思就是再說姜昆的小品變了味,他的這番話就很耐人尋味了,這也不禁讓人產生疑惑,莫言難道是在說姜昆,已經到了江郎才盡的地步了嗎,不能夠創作出更好的作品了嗎,在早期姜昆的一些作品,都是與《虎口遐想》的小說作者,梁左共同創作完成的。

但不幸的是,梁左在零一年的時候就去世了,在此之後,姜昆的作品就開始走了下坡路,由此看來與其說姜昆是江郎才盡,不如說沒有人幫助姜昆進行創作了,莫言在給姜昆的信中最後還說到了,也許是如此照相,這個小品諷刺的扭曲的時代裏,扭曲的心靈與扭曲的畫面,和諧的扭曲在一起了吧。

這句話也是莫言對姜昆評價的重之中,莫言更像是在對如今的姜昆暗諷,姜昆現如今十分的官方不像過去一樣敢於說真話,可以看出,文化人就是文化人,看似在誇,其實是在暗諷,罵人都可以這麼有水平,莫言對於姜昆這一番十分犀利的點評,讓不少人紛紛認爲,這也算是給郭德綱出了口氣。

因爲在當初,姜昆和相聲界的一衆老前輩,對郭德綱的相聲提出了抵制,更是直接稱郭德綱的相聲是三俗相聲,說郭德綱,將相聲行業糟粕的部分又撿了回來,並針對相聲行業中的一些雜亂無章的現象,提出了反三俗的要求,所謂三俗指的就是低俗庸俗和媚俗。

例如郭德綱在相聲裏曾說到過,要去找于謙,結果於謙沒有在家是他老婆開的門,郭德綱恭恭敬敬的說了一句,嫂子好,于謙的老婆則反問了一句死鬼,你怎麼纔來,這就是所謂的低俗,郭德綱看到嫂子滿身大汗,這就是所謂的媚俗,那麼于謙去了哪裏呢,原來於謙的父親因爲非法洗頭,給進去了,于謙拉幫結派的去找人撈他父親,這就是庸俗。

姜昆的這三俗,將郭德綱的相聲批判的是一無是處,但對於姜昆的這些做法,郭德綱並沒有給予過多的理會,而是依然坐着自己的非著名相聲,郭德綱的相聲真如姜昆所說的這樣嗎,先拋開郭德綱是否低俗的問題,拿姜昆當年出的《姜昆相聲集》來說,姜昆將梁左的執筆署名直接去掉了,隨意盜取他人勞動成果的事情,難道就上的了檯面嗎。

其實這件事對姜昆來說,還算不上多麼嚴重的事情,說到姜昆人生中的污點,就不得不提他的晚年搭檔戴志誠了,因爲在當年,侯耀文的婚姻遭到了戴志成的破壞,搶了侯耀文的前妻袁茵,這件事在當時受到了很多人的關注,震驚了整個娛樂圈。

但是作爲搭檔的姜昆,卻沒有進行任何的表示和迴應,反而是爲戴志誠打掩護,據悉戴志誠在之後表示這些都是謠言,但是如果這些事情是真實的話,那麼姜昆可謂是丟人丟到家了,畢竟他之前曾提出抵制郭德綱的三俗相聲,然而最低俗的事情卻發生在他的身邊,他卻還爲此打掩護,可謂是又當又立了。

其實姜昆提出的反三俗,說到底,也是因爲郭德綱觸碰到了他的利益,郭德綱還沒有大火時,相聲行業在那個時候,還沒有很大的起色,處於無人問津的狀態,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沒有好的劇本,所以表現出來的相聲都比較板正無趣。

而郭德綱就不同了,他在相聲中加入了俗的元素,讓大家能夠開懷大笑,感受到相聲帶來的快樂,就這樣郭德綱吸引了很多的觀衆,他的相聲也發展的如日中天,他的發展也就讓姜昆看不下去了,因爲作爲相聲界的主席,他認爲郭德綱的相聲將觀衆的審美帶壞了,並不屬於主流相聲,其實說白了,也就是覺得郭德綱搶了他們的風頭。

於是也就有了抵制三俗的事件,但是也有不少人站出來爲郭德綱發聲,天津的著名相聲演員楊議,就曾站出來說道,相聲是中華民族傳承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不會分一些主流還是非主流。

郭德綱的做法也正是對中華文化的繼承和發揚,相聲行業能夠如此大火,確實也離不開郭德綱的功勞,其實娛樂只有適當的迎合市場,纔會傳承下去,包袱太重也許並不能帶來好的結果。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