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事的长沙新环境房屋中介。本文图片(特别标注的除外) 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长沙曾先生通过长沙知名房产中介湖南新环境房地产经济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环境”)签订了一份总价195万的二手房买卖合同。

曾先生支付了5万元定金、6.3万元中介费等费用到中介指定账户后,由于该房产抵押给了银行,曾先生支付了120万元购房款到中介和房东指定账户,以给房屋解除抵押办理网签过户手续。曾先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房款打过去后,房东从所购房屋内跳楼身亡了,已付了房款也不知去向,而新环境表示,他们没有责任。

曾先生向公安求助。新环境方面相关负责人称,他们只负责帮忙看房、走流程。对于曾先生120万元资金损失,因与房东签订有“自行交割资金协议”,新环境对此没有责任。

目前,曾先生已向长沙市岳麓区法院提起诉讼。

曾先生站在涉事房屋前付款125万元后还未过户,房东当着中介面跳楼身亡

2021年3月,曾先生通过长沙知名的房产中介公司新环境,看中了一套位于长沙岳麓区的面积130平方米、总价195万的二手房。该房屋位于22楼,三室两厅,已经装修,客厅放着一架钢琴和一套皮沙发,房东还居住在里面,曾先生很满意。但目前该房屋的产权证仍抵押在光大银行和平安银行,抵押金额为120万元。

曾先生所购房屋内景. 受访者提供 当月18日,通过新环境及新环境授权的特许连锁经营商长沙平诚房地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新环境沁园春店),曾先生与房东谢先生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合同就房屋买卖情况作了约定,并明确甲方谢先生应在5月21日前,结清房屋抵押贷款,然后与乙方曾先生办理产权过户手续。

新环境沁园春店。因要先给房屋解除抵押,办理注销抵押登记,然后拿出房产证才能办理产权过户。同日,甲、乙双方签订了两份补充协议,新环境及其沁园春门店作为丁、丙方参与合同。

一份是“自行交割资金协议”,乙方曾先生将140万元(定金、首付款、尾款)交付给甲方谢先生。另一份是双方对资金安全等约定的“补充协议”,甲方谢先生收到此房的银行贷款两个工作日内将总房价195万的房款多余部分全部一次性退还给乙方;甲方谢先生在银行面签办理的收款银行卡密码由丙方设置并保管,并在此房银行贷款放款前配合将身份证原件给丙方保管。丙方签字人为:中介胡航、沁园春店长赵紫玲。

曾先生表示,签合同时,中介拿了一大堆合同在他面前,“我看都没看就签了,没有仔细读相关条款。我想着房东的身份证、银行卡密码都由中介掌握,资金是安全的。”同日,曾先生根据主合同约定,向新环境指定账户支付5万元定金,向沁园春店支付3.9万元中介费,以及按揭代办费2.4万元。

交完这些钱后,曾先生开始筹措资金,解押房东抵押在银行的房屋,以拿出房产证再办理产权过户。微信聊天记录显示,4月9日上午10点,新环境中介人员胡航发来了谢先生的身份证和银行卡,告之曾先生将钱转到这个银行卡,备注“首付”。

银行转账记录显示,曾先生4月9日上午11点后开始,分5笔转了共120万元到新环境中介人员指定的谢先生账户。

随后中介胡航表示,“下个星期四左右可以拿证。”曾先生追问“周四面签吗?”胡航表示,“等拿证注销抵押然后再面签。”

接下来,曾先生等待面签,他希望尽快过户,因为这是他给自己买的婚房。他多次询问胡航,银行是否已经扣款,胡航回答“已扣款”,曾先生追问“要打银行电话核实下”,胡航也作了肯定答复。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中介胡航向曾先生发来长沙不动产登记的预约号,约定4月20日下午3点至4点办,到长沙市政务服务中心一楼办理抵押登记(含抵押注销)业务。

然而,4月20日晚,曾先生没有等来抵押注销,却等到一个惊人的消息,“光大银行的107万抵押款根本没扣,而卡上已无钱”。曾先生震惊不已,中介发来一个“湘湖派出所”的地址,称房东称被诈骗正在这报案。

预约登记注销房屋抵押次日,房东坠楼。受访者提供曾先生一头雾水,中介告知其明天去长沙城南进“私抵”,即该房屋二次抵押到曾先生名下。然而,第二天一早9点,当曾先生赶去进行“私抵”时,却被告知一个更惊人的消息:“房东已经跳楼了。中介说,就在刚才,在房子的次卧室跳的,当时还有几个中介人员在场。”

汇到房东账户的购房款被分批转走

房东为何会跳楼?打到房东名下、由新环境保管密码的银行卡上的120万元钱哪去了?

4月21日早上7点半,新环境中介胡航在微信上向曾先生发来过4页谢先生银行交易明细截图,一共支出10笔共计支出34万。这些钱在4月12日晚上9点55分开始,以每笔2万~5万不等转出,直至4月13日早上7点46分,卡上余额从83.5万变为50万元。中介在微信截图中展开的支出详情中,有4个账号及名字,摘要为“必需哥”。同时,中介还告诉曾先生,该卡上实际已经没有余额了。

房东账上钱款被分批转走. 受访者提供房东坠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新环境沁园店店长赵紫玲回应澎湃新闻,“这个由公安调查,你去找派出所了解情况。”

赵紫玲在接受湖南本地电视媒体都市频道的采访时表示,得知房东的钱不见了之后,他们第一时间陪同房东去报案,并且通知了房东的母亲。4月21日,在微信里,胡航也向曾先生解释,“房东的母亲跟儿子说了报假案的严重性,房东说他没有报假案。”

5月9日,受理房东报案的长沙芙蓉公安分局湘湖派出所民警介绍,4月20日晚上,谢先生在五六名中介的陪同下来报案,称自己被诈骗,提供了一些转账记录。警方受理后,要求其提供进一步的证据,但第二天却获悉,谢先生跳楼了,所以该案没有进一步办理,也无法向曾先生透露笔录内容。

长沙岳麓公安分局银盆岭派出所民警告诉曾先生,警方于4月21日早上8点多接到有人坠楼的警情,处警时有几名新环境中介在场,随后警方对中介人员进行了较长时间询问,并进行了详细笔录。

“笔录内容不能向你透露,但坠亡确定是非正常死亡,排除他杀和刑事案件。”5月9日,办案民警郑警官告诉曾先生。

房东为何会在中介的眼皮底下坠楼?自己买个房怎么变成了这样?

曾先生试图寻找谢先生家属联系方式,但公安和中介均未提供。新环境工作人员告诉他,他们只负责帮忙看房、走流程,他们对其资金损失不承担责任。

涉事店长称曾先生心黑。受访者提供澎湃新闻联系中介胡航,他以找公司了解为由婉拒。

在接受澎湃新闻及湖南多家媒体采访时,赵紫玲表示,曾先生120万元资金损失,因与房东签订有“自行交割资金协议”,其对此没有责任。至于四方签订的“补充协议”,并规定由新环境保管收款银行密码,“那是曾先生理解有误”。

目前,曾先生将中介公司和房东家属作为共同被告,已向长沙市岳麓区法院提起诉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