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全球抗疫“創新與合作”,科學家們在思考什麼?

當下,多國起伏的新冠病毒疫情,令疫苗和全球健康體系建設成爲關注焦點。“人類命運休慼與共”的共識深深印刻。

6月4日下午舉行的浦江創新論壇全球健康與發展論壇中,圍繞“疫苗和全球健康”主題,科學家們坦誠交流,如何面對疫情的挑戰?怎樣的創新與合作,可以創造一個更加安全健康的未來?

“普遍接種疫苗,是我們唯一可以跑贏病毒的最明智策略。”

高福

中國科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指出,新冠肺炎病毒,是第7個感染人類的冠狀病毒。醫學歷史上,人類很晚才學會戰勝病原微生物。1918年暴發大流感時,甚至連病毒都沒分離出來。到了SARS疫情發生時,科學家花了半年才知道病毒是什麼。艾滋病毒也是用了足足幾年時間分離出病毒。而這次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暴發,科學家很快就分離了病毒、破解了基因序列,這得益於科研能力的提升和科學技術。

“新冠肺炎的傳播性與流感非常接近,但是病死率遠遠高於後者。”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國家傳染病醫學中心主任張文宏說,最新數據表明,全球總的新冠病毒病死率是2.14%,這個水平接近流感的20倍。

“普遍接種疫苗,是我們唯一可以跑贏病毒的最明智策略。”他認爲,疫苗接種應成爲一個重要手段,人類在歷史上遭受過無數次傳染病襲擊,全球目前有20多種疫苗可預防疾病。這說明一個疾病傳播率非常廣,就必須進行疫苗接種。通過疫苗預防的20多種疾病,已經爲人類帶來了巨大收益。

張文宏視頻發言

張文宏指出,推動這些已有疫苗的接種,可以大大減少疫苗可預防疾病給人們和國家所帶來的沉重疾病負擔。若把世界衛生組織推薦的人乳頭瘤病毒疫苗(HPV)、肺炎球菌結合疫苗(PCV)、b型流感嗜血桿菌結合疫苗(Hib)和輪狀病毒疫苗及時納入國家免疫規劃,中國將可以大幅度降低相關疾病的發病和死亡。

當下,世界上也出現對接種疫苗心存疑慮情況,亦是導致疫苗接種不充分的主要原因。消除“疫苗猶豫”,是當務之急,而提高科學素養是本質。張文宏表示,在接種層面要普及接種利弊的“科學證據”,改善疫苗供給鏈的區域不平衡現象,培養醫護人員對疫苗的正確認知以及提供更“靈活”的接種方案。在公衆層面,要培養公衆的科學認知,對個人健康風險的評估與告知,對“預防優先”的理念宣傳。

“世界如果不共享疫苗,病毒將會共享世界。”

許多人關注,在疫苗接種推進過程中,冠狀病毒卻出現了變異。隨着冠狀病毒變異的不斷出現,這些變異株在傳播速度、致病性、免疫逃逸等方面表現出不同的特徵。那麼,疫苗還管用嗎,要不要注射疫苗?

對此,高福強調:“疫苗是法寶、強心針、穩定劑。要防控傳染病,疫苗是能夠解決它的最優辦法。我們通過實驗發現,接種過新冠疫苗後,就能獲得基礎的免疫作用,可以防重症、防死亡。”

在他看來,全世界共享疫苗應該成爲解決方案的一部分,確保所有國家都能獲得和大規模使用新冠疫苗,是防止該病毒在全世界傳播的一項重要戰略。世界如果不共享疫苗,病毒將會共享世界。

“過去4個月裏,世界衛生組織的“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劃” 已向120多個國家提供了疫苗。這一創新性全球合作伙伴關係正在管理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最複雜的疫苗推廣工作。”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資深中國戰略顧問戴維仁表示。

但他也遺憾地看到,75%的疫苗流向10個富裕國家,有的國家直到現在才收到第一批疫苗,這可能導致全球因疫情死亡人數翻番。今年2月以來,全球新增新冠病例翻了一番,印度、巴西的疫情正在急劇惡化。

戴維仁視頻發言

“值得高興的是,過去一個月,有兩款中國生產的疫苗納入WHO的緊急使用清單,這將有助於彌合全球在疫苗獲取方面的鴻溝。”戴維仁說。

當今世界對應對全球傳染性疾病的準備還遠遠不夠。迄今,蓋茨基金會已投入超過18億美元提升新冠疫苗產能,並確保疫苗得到公平分配。我們也幫助加強供應鏈。“在公平分配方面,中國始終是我們強大的夥伴。”

戴維仁說,中國創造性地推出了多項應對疫情挑戰的產品和模式,以乙腦疫苗爲例,兒童感染乙腦的風險最大。此前中國已經有一款疫苗,但還沒有向全球供應。在蓋茨基金會及其合作伙伴的支持下,這款疫苗通過了WHO的預認證。合作一直在繼續,迄今爲止中國已經有其他三款疫苗通過了WHO的預認證。

他認爲,中國具有巨大的潛力,可以爲全球提供所有人都能用得上的公共產品,包括產品、項目、政策或是服務。

中國抗疫,不靠“哪一招”,而是“綜合施策” 

疫苗的研發與廣泛接種是抗擊疫情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但疫苗絕不是唯一工具。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副院長、上海市重大傳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院長,中國-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專家考察組成員、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專家組成員吳凡教授坦言,“中國抗疫經驗,不是靠‘哪一招’,而是‘綜合施策’。”

吳凡

發言最初,她提到了2019年10月發佈的《全球健康安全指數2019》,在其中中國的排名並不靠前。但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那些排位領先的國家表現令人失望,而中國做出了極佳的應對。

“中國到底用了哪一招?”這是吳凡被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她以上海爲例,介紹了綜合施策的中國經驗。通過高效統一的指揮體系、多部門協同的公共衛生響應和強大的專業機構能力,上海能在兩小時內完成核心信息調查,本地病例的平均確診時間僅1.3天,每日核酸檢測能力已達77萬份。正是一系列“快、早、準、全、暖”的舉措,取得了非常有效的成國,“中國經驗證明了健全的公共衛生體系和社會治理體系的重要性”。   

“公共衛生,不僅是醫學技術問題,本質上是社會問題,需通過公共政策和公共資源的調動完成,”吳凡看來,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平時作爲偵察兵,防患未然,防微杜漸;關鍵時刻便是戰鬥隊、消防隊,第一時間奔赴前線處置好疫情等各類公共衛生問題。  

面對疫情大流行,任何國家無法獨善其身。吳凡說,不僅是新冠病毒,還會有其他未知的“X”風險形成健康挑戰。面對未來,團結共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促進全球健康公平,具有極爲重要的意義。她認爲,需要不斷加強公共衛生安全保障能力、疾病預防控制服務能力、“一槌定音”的實驗室檢定能力、公共衛生科學研究能力和信息利用與循證決策能力,才能發揮好公共衛生的“築壩”功能,從源頭上控制健康危險因素,減少發病、延緩重病,控制疾病增量,降低疾病負擔,使整個醫療衛生系統減負、提質、增效,不斷增進全體人民的健康。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