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18年11月1日深圳率先實施國六開始,國六成爲了整個2019年的主旋律,當中我們看到了不少因爲排放不合規而銷量銳減的車型,國五車型瘋狂降價促銷,也看到了二手車保值率受到波動。

相比於2019年的驚濤駭浪,如今國六的餘波已經基本沒有,無論是車企還是車商都已經過渡完畢。今年7月起,我國將全面實施重型柴油車國六排放標準,也標誌着我國汽車標準全面進入國六時代。

但國六隻是一個節點而並非終點,國六的實施也引發了下一個思考,就是“國七何時到來”。作爲與歐美髮達國家接軌的標準,隨着“歐七”排放標準的發佈,國七也離我們越來越近。

“歐七”排放新規

雖然“歐七”排放的政策還並未實施,但從排放標準來看,歐七排放標準要求尾氣的一氧化碳排放量由現在的500-1000mg/km減少到100-300mg/km,而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必須降低到30mg/km。

而想要實現如此嚴苛的減排,需要汽油車輛配備加熱電催化劑、兩個1L傳統三元催化器、一個 2.0L微粒過濾器和一個氨泄漏催化劑;此外,還建議汽油車輛配備車載診斷系統,以監控發動機以確保其在 15萬英里(約24萬公里)內仍符合排放法規。

相比之下,歐五升歐六時,是通過發動機+PDF+顆粒捕捉器降低碳排放量。而歐六升歐七的降排措施則明顯要難上不少,並且催化裝置和診斷系統也會增加車企成本,以至於遭到了一衆車企的反對。

近日,歐洲汽車製造商協會(ACEA)對將於2026年實施的歐7排放標準,進行第三次發函抵制,《致歐盟委員會歐七排放行業信函》中表示,將於2025年施行歐七排放法規提案,一定程度上等同於宣佈在2026年淘汰內燃機汽車,包括搭載內燃機的插混車型。

而即便2026年繼續銷售燃油車,ACEA 認爲“如果該法規強制執行,未來會導致汽油車輛變得更加昂貴。”大衆汽車一名高級工程師也表示,如果歐盟汽車排放標準諮詢小組提出的歐7排放方案生效,大衆汽車將無法再以1.5萬歐元的價格,銷售Polo汽車。

歐洲車企應對方法

相比於國內而言,歐洲對於汽車排放的態度更爲嚴厲,早在2016年,荷蘭、挪威、德國就已經發布了禁售燃油車時間表,此後英國、法國、瑞士等國家也陸續加入其中。

而禁售燃油車時間表中,最快的是挪威,作爲全球純電動汽車佔有率最高的國家,其將在2025年全面禁售燃油車。此外,英國、德國、荷蘭等國家也將在2030年禁售燃油車。

對此,歐洲車企也沒有躺平等死,而是紛紛推出了電動化的轉型方針。例如大衆汽車如今已經加速電動化進程,在今年就將推出3款新車,包括ID 4 GTX四驅性能版、ID 5 Coupe SUV和中國特供的中大型SUV——ID 6。

奔馳除了相繼推出EQC、EQA,還宣佈至2030年,電動車型將佔新車銷量一半以上份額,並且屆時傳統內燃機車型的數量將減少70%。

寶馬在iX3之後,還在6月2日在線發佈了創新BMW iX和創新BMWi4,到2023年,寶馬計劃在全球推出12款純電動BMW和MINI車型;預計到2025年,純電動汽車將佔公司在中國總銷量的25%。

一方面,排放政策如同洪水猛獸一般,驅使着車企不斷髮展電動化。而另一方面,歐洲各國所推出的大規模補貼,又讓逐利的車企更願意發展純電動車。蘿蔔加大棒的方式,也使得歐洲車企在純電發展的道路上比美系、日系車要更快。

國內後年實施新排放

相比於歐洲,國內對於汽車排放的政策並沒有如此過激,但不可否認的是,國內汽車發展的方向最終還是朝着“零排放”前行,這也意味着燃油車將被時代所摒棄,隨之取代的則是純電動車型。

目前國內雖然已經全面實施國六排放標準,但除了廣州、北京、深圳、上海等城市以外,大多數所實行的都是國六a標準。而國六b標準,則要到2023年7月1日起才能全國範圍內正式實施。

從標準來看,國六b排放標準是一氧化碳排放量不得超過每千米500毫克(國六a爲700毫克),非甲烷烴不得超過每千米35毫克(國六a爲68毫克),氮氧化物不得超過每千米35毫克(國六a爲60毫克),PM細顆粒物不能超過每千米3毫克(國六a爲4.5毫克)。

雖然排放標準確實更加嚴苛,但車主也並不需要擔憂,如今支持國六排放的車型基本都是一步到位,達到了國六b排放標準。因此即便是到了2023年7月1號,新車交易也可以正常進行。

中科院院士:建議北京逐步禁售燃油車

相比於不痛不癢的國六b,在近日召開的“碳達峯碳中和北京行動高端論壇”上,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車輛與運載學院教授歐陽明高的發言,所引發的熱議更爲激烈。

在會上,歐陽明高表示“我建議我們要逐步將汽車指標全部改爲新能源汽車指標,研究出臺全面禁售燃油車的政策。早一點出臺,引導大家的預期,不要臨時出臺,馬上就實施。這樣可能大家有點不好接受。”

建議北京研究出臺禁售燃油車政策,逐步將汽車指標全部改爲新能源車指標,以促進碳減排。在大多數網友看來,這樣的觀點如今還是不切實際。

2020年北京市新能源車保有量約爲40萬輛,佔比僅爲0.6%。對於大多數北京家庭而言,純電動車在冬天的續航衰減、充電樁的負載能力、出行續航能力都使其更傾向於燃油車。

而相比於歐洲而言,國內如今並未制定禁售燃油車的具體時間表,只提到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峯,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也就是說,目前政策只要求減排,但並未要求禁售燃油車實現“零排放”。

而國內能真正實現禁售燃油車的,也只有海南省,其宣佈在2030年進入清潔新能源車時代,成爲我國第一個禁售燃油車的省份。作爲面積不大的海島加上溫暖的氣候,海南相比於北京,確實更適合成爲全面新能源車試點。

大咖總結

無論是國內還是歐洲乃至全球,電動化已經是一個共同認可的方向,國內新能源車型銷量的不斷創新高,也是印證着這一觀點。但在技術還不夠成熟,基礎設施不夠完善的當下,我們更要避免的還是“一刀切”政策,應當看作是長遠計劃來穩定推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