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湖大大

6月2日晚上9點30分,英科醫療的老闆劉方毅,發了一條微博今天網上一片謾罵!其實目前情況,多說無益!做好自己,做好企業!放平心態

劉方毅爲何會挨網友謾罵?

原因是前一天,英科醫療發了一個公告:劉方毅計劃以集中競價交易、大宗交易方式直接減持本公司不超過21755525股(即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6%)

公告當天,英科醫療的股價走勢還算平穩;但第二天一開盤,英科醫療的價格直接跌停,暴跌20%。

高管減持自己公司的股票,一般都被解讀爲利空消息。因爲只有高管對自己的公司情況是最瞭解的,如果他們減持,代表着他們認爲此時的股價過高。

英科醫療從今年最高299元,跌到公告減持當天的142元,已經下跌了將近50%。利空消息襲來,股價立馬死給你看,再次下跌了20%。

這讓高位套牢的散戶,心情非常沉重。於是,對於劉方毅等一衆高管減持,被套的散戶羣起而攻之。

可偏偏劉老闆沒想太多,大晚上發微博迴應,並把定位設在距離英科醫療總部50多公里的新華別墅,那是每平方25萬的豪宅區。

本來股票下跌就很難受了,劉老闆想要套現,還把定位設置在豪宅區,被散戶們認爲是在炫富。於是,又一波謾罵,如狂風驟雨般地出現在微博評論區。

有一個網友在評論區寫道:做人要憑良心,不能割了韭菜幾十億,躺在25萬一平米的大別墅裏,還要讓韭菜們放平心態,這樣不厚道。道德瑕疵永不原諒!

那麼,劉方毅爲何要高位套現?算不算是在割散戶韭菜?

回答這些問題之前,讓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劉方毅的發家史。

一、

1970年出生的劉方毅,是一個土生土長的上海人。

1989年,19歲的劉方毅從上海格致中學畢業後,在父母的支持下,去了美國加州理工大學留學,學的電子專業。

由於父母都是工程師,他們也想劉方毅能走他們的路,希望他能做一名科學家。

來到美國之後,在一個自由的環境中,劉方毅的想法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在美國留學期間,他每年揹負着1.5萬美元的學費。他想像當時大多數的留學生,通過打零工來解決學費的問題。

但很快他就發現,打工是不可能賺來這麼多錢的。

那一年,劉方毅有個親戚的朋友,將國內生產的乳膠手套運到美國,但沒有銷售渠道,積壓在長灘港。

那個朋友,就聯繫到了在美國留學的劉方毅,讓他幫忙打開銷路。

劉方毅覺得這是一個機會,那個時候美國人受艾滋病恐慌影響,需要購買乳膠手套。

於是,劉方毅上午在學校上課,下午就去推銷乳膠手套。出乎意料的是,生意出奇的好,劉方毅一個月就賺了8000美元。

這個時候,劉方毅幡然醒悟:做生意,遠比當科學家更有意思。

劉方毅在經商的路上越走越遠,賺了錢,買了一輛車,專門用來銷售乳膠手套。

1993年,23歲的劉方毅,果斷放棄了學業,在洛杉磯成立了Basic公司,這家公司被視爲英科醫療的前身。

劉方毅

然而,在美國開公司做生意,遠沒有想象中那麼容易。

有一天早上,一個法院的官員敲開了劉方毅的家門,告訴他被人起訴了。

起訴人說使用了劉方毅賣的手套,過敏了,要向他索賠600萬美元。

劉方毅一下就慌了神,新成立的公司,一年也賺不到這麼多錢,怎麼辦?

鎮定下來之後,劉方毅很快就發現,這是一起敲詐型訴訟,無非就是要讓他出點血。

確實,和大多數訴訟案一樣,這起敲詐訴訟還是和解了。

但這給劉方毅提了一個醒,傳統的乳膠手套,已經不適合美國的市場。

但是,劉方毅還沒有在國內找到合適的替代產品,於是,他準備回國創業。

二、

1998年,劉方毅帶着美國賺來的300萬美元,回到國內,成立了上海英科綠林進出口有限公司。

手裏握着資金,還有美國的大量客戶,劉方毅在國內尋找合作伙伴。

當時,劉方毅在河北找了一家生產乳膠手套的國有企業,這家企業瀕臨倒閉。

投入資金之後,劉方毅也成了股東,他幫助企業從臺灣引入新技術。很快,這家企業就起死回生,銷售額翻了上幾百倍。

此外,劉方毅投資了江蘇的一家小民營企業。雖然有不少原始股,劉方毅對企業的迅速成長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中國的民營企業極不規範,一家公司好幾個賬本。

雖然後來兩家公司成長都不錯,江蘇的那家小企業還上了市,但劉方毅投資的230萬美金,最終得到的收益,只翻了個倍。

兩次並不成功的投資,讓劉方毅萌生了自己創辦工廠的想法。

除了做乳膠手套,其實劉方毅還一直關注環保行業。

2001年,劉方毅利用手中還剩下的70萬美元,又湊了一些錢,以100萬美元的原始資本,註冊成立了淄博英科框業有限公司。

劉方毅和塑料相框

劉方毅在山東建設了生產基地,從韓國引進技術,將廢舊塑料循環利用,生產塑料相框,用以替代國內的木製相框。

然而,生產出來的塑料相框,相比於國內的木製相框,根本沒有價格競爭力。

原因是在一些森林資源豐富的地方,很多樹木以幾乎零成本的價格,被非法開發。

這就導致木製相框的成本,遠遠低於劉方毅的塑料相框。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國家開始注重環保問題,纔得到解決。

2005年,劉方毅的環保事業步入正軌,將淄博英科框業有限公司改名爲英科環保。

積累了生產製造的經驗之後,對於之前一直從事的乳膠手套產品,劉方毅不再滿足於只做貿易。

劉方毅和乳膠手套

2009年,劉方毅成立了英科醫療,正式進入了乳膠手套的生產製造領域。

憑藉着多年海外的積累,英科醫療的乳膠手套,90%都銷往海外,國內並不是主戰場。

2013年,劉方毅帶領英科環保和英科醫療,同時衝擊資本市場。然而,天不遂人願,兩家公司都未能在當年上市。

陰差陽錯,後成立的英科醫療,卻在2017年登陸了創業板。

英科醫療上市時候的價格是29元,之後的3年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也並不出色。

直到2019年12月底,英科醫療的股價只有16元左右。當時劉方毅持有8243萬股,個人市值接近13億元。

如果不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可能英科醫療的股價依然會不溫不火,劉方毅的個人財富也不會突然暴漲。

一場疫情,對劉方毅來說,潘多拉魔盒被打開了!

三、

從2020年1月1日開始,英科醫療的股價,掀起了一波波瀾壯闊的上漲。

從16元左右,一路最高上漲到了184元,是名副其實的10倍股。

面對國內乳膠手套突然增加,爲了擴大產能,2020年7月,英科醫療進行了一次定向增發,募資不超過5億元,建設年產61.84億隻手套的項目和補充流動資金。

當時,正是英科醫療股價最高的時候,劉方毅原本想定增募資10億,找了很多投資機構。

那些投資機構“恐高”,覺得英科醫療的股價太高了,不敢接。

不得已,劉方毅將自己的部分股權拿去質押,從金融機構借了5個億,然後作爲上市公司的唯一定增人。

當時定增的價格,每股只要43.57元,相對於184元的最高價,相當於打了24折,比骨折還低。

這個定增計劃,在2020年11月5日,得到了證監會的審批通過。

那一天,英科醫療的股價爲118元,劉方毅僅此一通神操作,躺平就暴賺了13.5億元。

不得不說,有錢人賺錢,就是那麼容易。

當然了,這部分股票還有18個月的限售期,並不是馬上就能賣出以兌現利潤。

定向增發獲得證監會審批後,英科醫療股價連續兩天出現暴漲,短暫回調之後,進入了最後的瘋狂。

英科醫療的股價,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從118元一路漲到299元,再次暴漲了153%。

之後,英科醫療股價掉頭直下,開始一路下跌。

直到2021年6月1日,英科醫療公告劉方毅等高管減持股份,受利空影響,股價再次跌停,跌到了106元。

那些在最高位追高的散戶,已經有了64%的損失。

劉方毅在這個時候宣佈要減持,對那些高位套牢都來說,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他們的憤怒無處宣泄,只能跑到劉方毅的微博評論區去罵人。

四、

截至發稿前,英科醫療的市值還有385億;劉方毅持股比例爲38.9%,個人的財富有149億元。

一年半之前,劉方毅的股票市值只有13億元。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個人財富暴漲10倍,人生能有幾次這樣的機會啊。

換作是誰,誰都不可能淡定。

劉方毅不淡定了,英科醫療的高管團隊都不淡定了,30個億的減持計劃,就這樣出來了。

其實,高管們心裏比誰都有數。英科醫療的股價,完全是靠疫情催生出來的,現在基本面是很好;但疫情過去之後,乳膠手套的需求暴跌之後,公司的盈利情況肯定沒有現在那麼好,那股價失去了業績支撐,肯定會往下跌。

此時不套現?那什麼時候套現?等股價跌回一年半前的水平再減持嗎?當然不可能!只要是個理性的人,都會選擇這個時候,進行套現。

所以,劉方毅此時套現,也算是人之常情。他作爲實控人和大股東,減持也做了公告,既不違法也不違規的情況下,大股東收割,散戶一般還真拿他沒辦法。

與其無畏的謾罵大股東,散戶們更應該反思:爲何人家股價這麼高了,還要去追高?

對劉方毅來說,今年的喜事不光是英科醫療的股價暴漲,他創辦的英科環保,也已經成功過會,馬上就要登陸科創板,又要從資本市場募集8.7億元。

英科環保的市值不低於10億元,相較於劉方毅目前的財富,英科環保的上市,對其財富增長貢獻不大。

但英科環保上市的意義重大,這意味着,劉方毅馬上就會成爲A股兩家上市公司的實控人。

一個企業家,能把一家公司做上市,就很了不起了;如果能把兩家企業都做上市,那他一定有常人難及的過人之處!

責任編輯:張恆星 SF142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