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買房穩賺不賠成過去!花1500萬買別墅,4年後降價630萬無人問

買房穩賺不賠已成過去!花1500萬買進深圳一別墅,長持4年後降價630萬卻“無人問津”

從深圳一學區房狂降662萬,到深圳經紀人開始主做租房業務,業主假造高價成交紀錄在羣裏互相打氣,再到廣州一小區業主將近4萬/平方米的房子只賣2.8萬/平方米遭其他業主聯手舉報……火熱樓市持續降溫,可見的是熱點城市買房只賺不賠的局面似乎正在被打破,“買了就漲”的時代或已成爲過去。

近日,某拍賣網上一棟深圳別墅拍賣引發網友關注。據中國證券報報道,4年前1500多萬買進一線城市房產,4年後“血虧”630萬拍賣,卻兩次流拍。

上述別墅流拍折射出強勢調控下深圳樓市的“冰封”——5月二手住宅過戶套數爲3027套,環比下滑37.9%,成交套數創14個月新低;二手住宅成交週期爲313天,較上月拉長24天。

值得一提的是,住建部主管媒體近日也發表評論表示,心存僥倖的炒房者是時候放棄幻想了。

20天內兩次流拍

上面提到的別墅位於深圳龍崗區大鵬鎮璞岸花園。阿里拍賣網顯示,該別墅的核準登記日期爲2017年7月26日,房產登記價爲1550萬元。

但近4年後的5月8日,該別墅跳水降價400萬、以1150萬的價格拍賣,因無人出價流拍;20天后,別墅再次降價230萬元、以920萬元的價格拍賣,但再次流拍。

阿里拍賣網顯示,該別墅的第一場拍賣有93人設置提醒、5574人圍觀;第二次有88人設置提醒、5451人圍觀,但無人出價。

阿里拍賣網顯示,別墅的評估價爲1150萬元,而拍賣價爲920萬。另外,別墅的建築面積爲221.92平方米,以920萬元總價計,均價爲4.15萬/平。

據中國證券報,業內人士認爲,降價630萬還沒人願意接盤,可能是因爲別墅位於大鵬,位置比較偏遠,且房產是因被執行被拍賣,可能存在拍賣後因糾紛無法及時收房等潛在風險。

深圳樓市二手房成交“冰封”

自2月8日出臺指導價政策以來,疊加貸款政策收緊,對深圳樓市影響持續增大,深圳二手房成交已“四連降”。據深圳市住建局數據,5月深圳二手住宅市場網籤3781套,環比下跌13.99%,同比下跌65.7%;市場過戶3027套,環比下跌37.93%,同比下跌64.61%。

實際上,這已是二手房成交量連續第四個月下降,並且年內首次跌破4000套。指導價新政調控效果凸顯,可以對比的數據是,去年5月深圳二手房網籤量11028套,而新政出臺的前一個月,二手房交易量爲8971套,均高於業內人士評判市場熱冷的8000套“榮枯線”。而成交持續走低的趨勢,對市場各方均產生了較大影響。

據深圳貝殼研究院統計,近十年深圳二手房月度成交在3000套以下的月份僅12次,最近的一次是2020年2月。

“指導價頒佈後,好多購房者擱置了購房計劃,成交量大幅下降,不過除個別急賣的,業主掛牌價仍十分平穩”,程明向記者介紹,以其所在片區內的彩福大廈爲例,上月成交僅2套,去年同期市場火熱時,月成交有10多套,目前在售的77平方米兩房,業主掛牌價在600萬元左右。

成交大幅下降並非僅福田崗廈片區,分區來看,各區域過戶量普降,過戶量最高的爲龍崗區,月過戶量爲810套,環比下跌37%,全市佔比26%;寶安區過戶567套,環比下跌41%,全市佔比18%。

據深房中協統計,二手房住宅類各戶型網籤佔比數據分析,小於90平方米的首次置業戶型佔比持續走低。究其原因,或許與新政對於資金不寬裕的購房者影響有關。

值得注意的是,二手房成交遇冷的悲觀預期,某種程度上也蔓延至新房市場。據深圳市住建局房地產信息平臺公示的商品房成交數據,5月份一手住宅成交量爲2677套,環比持續下滑23.6%,同比下滑14.8%。

有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南山區近日開盤某新房,均價10萬元/平方米,價格倒掛明顯,原本是被業內集體看好的網紅盤,認籌階段也遇了冷,不管首套二套,只要提交資料審覈通過均有搖號資格。

不過,由於一手住宅市場的成交與供應密切相關,深房中協預計,隨着5月末新盤供應的發力,6月份一手住宅成交量或將有較爲明顯的上升。

此外,隨着未來市場持續調整,行業競爭壓力將陡增,深房中協提示稱,業內各機構應對市場變化做好充足的準備,對於機構內的經紀人執業規範,也應在此特殊時期保持定力,切勿鋌而走險做出與樓市調控規定相違背的各種違規行爲。

調控加碼力度空前

近期,有關部門陸續推出限價限售限購、房貸收緊、加大房貸覈查力度等組合套拳,細化措施、圍堵炒房漏洞。

5月,深圳調整入戶政策,提高落戶門檻減少具備資格的購房人,並不再對引進人才發放租房和生活補貼;出臺新建商品住房和商務公寓銷售價格指導工作通知,對新房開始實施“指導價”並啓用商品房定價評估系統,藉以打擊借裝修變相擡高房價行爲。

一手控需求,一手加大供應,深圳開始集中供地、大力發展保障性租賃住房。

在入市資金方面,深圳也再度加強管控。6月2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對轄內9家主要從事贖樓擔保業務的融資擔保公司進行了集體監管約談,要求各融資擔保公司全面排查經營用途貸款擔保業務,重點自查涉及房地產“貸款擔保”或“委託貸款”相關業務,一旦發現違規情形,應提前結清相關業務,並向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報告。如發現有公司員工違規參與、或合謀提供虛假資料,套取信貸資金的情況或其他可疑線索,應從嚴處理,並及時向市地方金融監管局報告。

購房貸款也趨緊。5月6日,建設銀行深圳市分行下發通知,分別上調首套、二套房貸利率15BP和35BP,前者執行LPR+45BP,相當於5.10%,後者執行LPR+95BP,相當於5.60%。此後,深圳多家銀行也相繼跟進,目前工、農、中、交四大行深圳分行均已調整房貸利率。同時,深圳中原研究中心指出,目前深圳各大銀行房貸接受業務申請、辦理,住房貸款資格審覈嚴格。

住建部主管媒體:炒房者是時候放棄幻想了

近日,住建部主管媒體中國房地產報刊發社評指出,上週的2021年陸家嘴論壇上,郭樹清的一段講話,給風雨飄搖的樓市投入一枚石子,激盪起層層漣漪。

這位央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說:那些炒作外匯、黃金及其他商品期貨的人很難有機會發家致富,正像押注房價永遠不會下跌的人最終會付出沉重代價一樣。

押注房價永遠不會下跌的都是哪些人?炒房者。郭樹清話裏話外透露的意思是,炒房者最終會付出沉重代價。

郭樹清一直被稱爲金融風險的吹哨人,也時不時談論起本質上屬於金融行業的房地產。回看他每一次說話的背後,針對樓市的調控行動都在悄然落地呼應。

在郭樹清講話的同一天,央行照例發佈2021年5月金融統計數據報告,與居民購房貸款相關的中長期貸款較上月下降約10%,與當前樓市收緊的趨勢基本一致。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郭樹清向炒房者喊話,用的措辭是“沉重代價”,稱得上偏極端的用詞了。核心在於傳遞一個信號:監管層對未來的房地產價格調控上的信心是很堅定的,不排除還會有政策陸續出臺。房產作爲資產增值套利的工具時代,即將正式結束。心存僥倖的炒房羣體是時候放棄幻想,面對現實了。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