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內蒙古譜寫綠富同興新篇章

來源:經濟參考報

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全力厚植生態底色,加快經濟、能源結構轉型,打造向北開放經濟帶,在高質量發展大道上闖新路、開新局,譜寫出守望相助、綠富同興的發展新篇章。在建黨百年之際,一個綠色、壯麗、開放的內蒙古,正向着新徵程奮勇前進。

築牢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

5月的內蒙古,綠色從東向西延伸。

大興安嶺殘雪未消,興安杜鵑正傲雪綻放,昔日嘈雜的斧鋸聲早已被悅耳的鳥鳴聲取代。“隨着天然林保護工程的實施,大興安嶺林區全面禁伐,‘砍樹’變‘看樹’,換來了生態持續恢復。”內蒙古森工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陳佰山說。

在錫林郭勒盟,2.24億畝草原正在進行“帶薪休假”。每年4月上旬,錫林郭勒草原進入牧草返青期,全盟各地根據牧草返青時間進行不少於30天的休牧,並向實施休牧的牧戶發放補貼,牧草通過休養生息得以更好生長。

春風吹過毛烏素沙地,百萬畝檸條隨風搖曳,泊江海子碧波盪漾,遺鷗、蓑羽鶴等鳥類在水中嬉戲。如今的“候鳥天堂”泊江海子曾一度乾涸,當地從2015年開始採取多項措施恢復溼地生態系統,使泊江海子重現生機。

內蒙古是我國北方面積最大、種類最全的生態功能區。“十三五”期間,內蒙古林業建設、草原建設和沙化土地治理面積居全國第一,森林覆蓋率和草原植被蓋度實現“雙提高”,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實現“雙減少”。

綠色成爲內蒙古高質量發展的底色。作爲祖國北疆重要生態安全屏障,內蒙古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爲導向,着力探索高質量發展新路子,將綠水青山轉化爲金山銀山。

大興安嶺林區正在進行從“賣木頭”到“賣碳匯”的轉型。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碳儲總量約17.2億噸,在2015年全面停止天然林商業性採伐後,便開始探索實施碳匯交易,邁出了生態效益轉爲經濟效益的重要步伐。

家住錫林郭勒盟東烏珠穆沁旗阿拉坦合力蘇木的牧民特木熱,見證了家鄉草原“由綠變黃,又由黃返綠”。“十多年前,家裏草場比現在小很多,但羊的頭數卻多了不止一倍。”特木熱說,“超載破壞了草原生態,也帶不來好收入。”當地政府爲牧民科學覈定載畜量,並推廣更精細、智能的養殖方式。如今,雖然特木熱家羊的數量只有以前的1/5,但品質得以提升,收入不降反增。

內蒙古常年開展生態建設,生態的好轉爲各地羣衆帶來了五彩斑斕的生活,“黃沙沙”變“綠嶺嶺”“金蛋蛋”的故事,在內蒙古層出不窮。

何團亮的家鄉位於科爾沁沙地腹地的通遼市奈曼旗白音他拉鄉,她與村裏人共同植樹20餘年,將連片的沙山種滿錦雞兒、黃柳。如今生態好轉了,當地搞起生態旅遊,村民們年收入都達到上萬元。何團亮說:“越來越多的遊客來到我的家鄉,我們用綠色換來了更好的生活、更廣闊的世界。”

綠色轉型爲發展注入強勁動能

依靠“羊煤土氣”的傳統資源優勢,內蒙古曾連創8年經濟增速全國第一的奇蹟。然而近十年,內蒙古一度面臨“一煤獨大”、生產粗放、動力不足等發展難題。爲跳出“挖煤賣煤、挖土(稀土)賣土”的發展天花板,內蒙古加快產業結構綠色轉型,建設國家重要能源和戰略資源基地、農畜產品生產基地,走出一條綠色“重生”之路。

大路,是鄂爾多斯市黃河岸邊一個人煙稀少的小山村,卻因現代能源經濟的發展而產生蝶變。大路工業園區內有80餘個煤化工項目,烏黑的煤粉送入生產線,就能生產出如礦泉水般清澈的柴油,或轉化爲保鮮膜、塑料水杯等產品。

煤制油、煤制氣、煤制烯烴、煤制甲醇……近年來,內蒙古緊跟能源技術革命趨勢,加強煤炭清潔高效轉化,建成全國門類齊全的現代煤化工生產基地,“大老粗”的傳統產業越發“精細化”。

坐在控制室內盯着屏幕上的數據變化,通過手機實時監測井下采煤情況,這是鄂爾多斯市國源礦業龍王溝礦井“95後”礦工劉斌傑的日常。這座千萬噸級特大型煤礦,目前已實現智能採煤、智能掘進、智能探放水。

這是內蒙古“5G+智慧礦山”建設的一個縮影,通過與新一代信息技術融合,數十萬礦工擺脫“黑苦重”的採煤作業,實現“人工挖”到“5G+”的轉變。

農牧業也在轉型升級,古老草原與嶄新時代同步。我國首個以駝乳駝脂爲原料的化妝品生產線在阿拉善盟投產,全區草原肉羊、向日葵產業躋身國家級優勢特色產業集羣。“天賦河套”綠色農畜產品通過電商暢銷90多個國家和地區,開啓了內蒙古農牧業現代化與信息化深度融合的先河。

大數據、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裝備……一個個新產業、新業態正在內蒙古開枝散葉。全國最大“源網荷儲”示範項目落地烏蘭察布,通遼“火風光儲制研”一體化示範項目開工建設,內蒙古首輛氫燃料重卡在包頭市下線,首批氫燃料電池公交車在烏海市率先投入使用,內蒙古步入綠色能源新時代。

脫胎換骨,向“綠”而行。內蒙古已擺脫傳統能源依賴,尋求新的經濟動力,開啓高質量發展新徵程。

充滿活力的向北開放經濟帶

悠揚的汽笛聲響起,滿載貨物的中歐班列緩緩駛出滿洲里口岸,沿着亞歐大陸橋駛向歐洲。滿洲里作爲中歐班列東部通道的重要口岸,經由滿洲里鐵路口岸進出境的中歐班列運行線路已超過50條。

在全球疫情下,滿洲里口岸活力未減。雖然受疫情影響,航空和海運出現不同程度停運、減運等情況,但中歐班列發揮安全高效等優勢,不斷開拓新業務、增添新線路,爲保障中歐及沿線國家物流暢通發揮了重要作用。2020年,經滿洲里口岸進出境中歐班列達3548列、324310標箱,較上一年同期分別增長35.1%和37.6%。

曾經的邊陲小城滿洲里,如今已成爲中國最大的陸路口岸。滿洲裏市民張志國從揹着包跨境進行小商品貿易,到代理出口大宗商品,再到成立自己的商貿公司出口農業機械,從事外貿近30年,見證了滿洲里邊境貿易由小到大的發展。“現在交通聯通、貿易暢通、民心相通,中小企業開展對外貿易得到的支持和便利越來越多。”

滿洲里口岸是內蒙古對外開放的一個縮影,內蒙古目前有19個對外開放口岸,共同打造出充滿活力的沿邊開發開放經濟帶。

二連浩特口岸是中國對蒙古國最大陸路口岸,2020年進出口運量超過1600萬噸。2020年,蒙古國爲支持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而捐贈的3萬隻羊通過二連浩特口岸入境。如今,二連浩特口岸在加強疫情防控的同時,源源不斷向蒙古國輸送蔬菜水果等物資。

二連浩特公路口岸貨運通道實行臨時管制措施,創新採用公路轉鐵路運輸方式出口果蔬,通過鐵路運輸將果蔬運送至蒙古國扎門烏德口岸,再由蒙方將運達的果蔬換裝到廂式貨車上,破解了果蔬物流的困局。“中國蔬菜豐富了蒙古國人的餐桌,使我從‘肉食動物’變成了‘雜食動物’,身體更健康。”家住蒙古國烏蘭巴托的貨車司機畢德日雅說。

“十四五”期間,內蒙古將進一步激發口岸活力,推動形成口岸帶動、腹地支撐、邊腹互動的口岸發展新格局,提升全區口岸在建設向北開放重要經濟帶和帶動地區經濟發展的作用。

內蒙古自治區口岸辦副主任杜成福介紹,自治區“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中提出,“口岸功能和資源整合高效推進,泛口岸經濟加快發展,全域開放平臺初步形成,我國向北開放經濟帶建設取得標誌性成果”,對內蒙古口岸發展提出了新要求。

“十四五”期間,內蒙古將打造三大口岸功能組團,通過組團實現相鄰口岸之間功能互補、發展協同。東部口岸功能組團以滿洲里口岸爲核心,以國際貿易、商貿服務和跨境旅遊爲主導;中部口岸功能組團以二連浩特口岸和呼和浩特航空口岸爲核心,重點打造國際貿易、國際物流、加工製造、生產性服務、商貿服務;西部口岸功能組團以策克、甘其毛都公路口岸爲核心,聯合腹地能源礦產品加工基地,打造以能源和礦產品進口加工爲主導的口岸經濟。

打造口岸組團,推動口岸與腹地聯動發展,內蒙古正在積極推動全方位對外開放,繪就開放新藍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