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易妍君/廣州報道

由於執業過程中存在違規行爲,日前,銀信資產評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銀信資產”)及兩名資產評估師被出具了警示函。

據悉,銀信資產被查出在北京開心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商譽減值評估、全部股權價值評估項目中存在問題。深圳證監局提醒該公司,應嚴格遵照相關法律法規和《資產評估職業準則》,採取措施加強內部管理,確保資產評估執業質量。

近兩年來,國內針對資產評估行業的監管日趨嚴格。此前,還有違規情形嚴重的資產評估師被地方財政局責令停止從業六個月。

廣東傑海律師事務所金融部合夥人廖藝行向《中國經營報》記者指出,2016年,國家制定了《資產評估法》,在一定程度上對評估行業的監管指明瞭方向。今年2月,財政部監督評價局、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建立了資產評估行業聯合監管工作機制。而證監會近年來也對多起評估機構未勤勉盡責,違反《證券法》的行爲進行處罰。種種跡象表明,目前對於評估機構的監管呈現出多部門、立體化和多層次的特點。

多項違規

據深圳證監局6月8日披露的監管措施決定,證監局對銀信資產執業的深圳市賽爲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爲智能”)全資子公司北京開心人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開心人”)2019年商譽減值評估項目、開心人2018年商譽減值評估項目和開心人全部股權價值項目等3個項目進行了專項檢查。

經查,銀信資產在執業中存在兩大類問題:一是開心人商譽價值評估存在問題;二是開心人全部股權價值評估存在問題。

具體來看,銀信資產在商譽減值評估項目中,存在商譽減值評估範圍披露不充分、部分遊戲收入合規性的核驗程序不充分以及2018年商譽減值評估的收入預測依據不充分這三個問題。

監管方面指出,賽爲智能收購開心人時,將開心人賬面未記錄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71項、商標411項等無形資產(以下統稱“賬外無形資產”)納入評估範圍。覈查發現,銀信資產2019年對開心人商譽所在資產組進行評估時,未關注上述賬外無形資產的識別及計量……也未在評估報告和評估說明中詳細說明商譽所在資產組與購買日……

同時,檢查發現,在開心人2018商譽減值評估時,銀信資產預測開心人2019年和2020年收入增長率爲22.43%和14.64%的依據不充分,未考慮開心人歷史年度遊戲取得版號到上線所需的時間,也未結合公司遊戲開發進度等,分析公司未來每年上線3-4款重度遊戲產品的可行性,對預測的2019年和2020年收入增長率未做合理性說明。這些情形均不符合相關規定。

另外,對於開心人全部股權價值的評估,監管方面認爲,銀信資產“未結合資產評估目的充分考慮將募投項目納入開心人全部股權價值評估範圍的合理性”,且存在募投項目未來收入預測依據不充分的問題。

例如,檢查發現,在開心人《盈利預測補償協議》未明確約定業績承諾期屆滿的全部股權價值評估是否包含募投項目的情況下,銀信資產未結合資產評估目的,充分考慮將募投項目納入開心人全部股權價值評估範圍的合理性,也未在評估報告和評估說明中對開心人全部股權價值的評估範圍和購買日開心人全部股權價值評估範圍存在重大差異的原因進行說明。

基於上述違規行爲,深圳證監局決定對銀信資產及資產評估師丁某宇、王某月採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督管理措施。並提醒該公司,應採取措施加強內部管理,確保資產評估執業質量;相關資產評估師應加強對證券期貨相關法規的學習,勤勉盡責履行審計工作義務。

作爲專業的資產評估機構,銀信資產爲何在執業過程中出現了多項違規,其公司內部是否有相關管理規定,又如何確保從業人員的操作符合法律法規?對於這些疑問,截至記者發稿,銀信資產未作出迴應。

對於資產評估機構及評估師違規的原因,中研普華研究報告《2019-2025年中國資產評估行業全景調研與發展戰略研究諮詢報告》在分析當前評估行業存在的問題時曾提到,評估作業量大、時間緊,使評估師出錯的概率大增;報告編審的協同複雜、時空制約、平衡各方,成爲評估風控難點,影響客戶體驗和行業公信力與美譽度。

監管趨嚴

作爲資本市場“看門人”隊伍中的重要一員,資產評估機構的執業質量關乎着上市公司財務信息質量。近幾年來,有關部門逐步加強了對資產評估行業的監管。

一方面,自2017年以來,證監會定期公佈上一年度審計與評估機構檢查處理情況。今年2月20日,證監會通報了2020年審計與評估機構檢查處理情況。據悉,此次檢查過程中,證監會對2家評估機構實施了全面檢查,合計抽查了19個評估項目;對7個評估項目實施專項檢查;各地證監局結合轄區實際,自主對37個評估項目進行了檢查。

該通報指出,在評估執業方面,收益法評估中對營業收入及其增長率、毛利率、折現率等主要參數預測依據不充分,未恰當說明預測趨勢與歷史業績和現實經營狀況、行業狀況存在較大差異的合理性和可持續性等問題依然突出。

另一方面,除了證監會體系一年一度的檢查,財政部也出臺了相關措施。今年2月19日,財政部官網發佈了《財政部辦公廳關於印發<加強資產評估行業聯合監管若干措施>的通知》,對財政部監督評價局、中國資產評估協會建立實施資產評估行業聯合監管工作機制提出要求。

彼時,有關負責人向媒體表示,將組建聯合檢查組開展年度執業質量檢查,對檢查發現問題進行聯合審理,依法依規對相關機構及人員實施行政處罰、行業自律懲戒。並提到,“對發現的嚴重違反有關法律法規、屢查屢犯的資產評估機構及人員,將其列入失信‘黑名單’,與其他監督部門共享。對聯合監管中發現的典型案例予以曝光,震懾違法行爲。”

這一過程中,越來越多的資產評估機構被採取行政監管措施。在證監會披露的2020年檢查擬處理情況彙總中,上海衆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北京天健興業資產評估有限公司、湖北衆聯資產評估有限公司、青島天和資產評估有限責任公司、中水致遠資產評估有限公司赫然在列。監管方面擬對這些公司的相關責任人出具警示函。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違規情形較爲嚴重,資產評估師還可能面臨行政處罰。2019年5月,上海市財政局還發布過一則有關資產評估機構的行政處罰決定書。該決定書顯示,王某作爲《上海超級計算中心部分資產報廢評估報告》的簽字評估師,違反了相關規定,因此被責令停止從業六個月。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資產評估行業的亂象由來已久。在執業活動中,評估師一般是由受評估機構聘請,評估業務和公衆利益存在着明顯的利益衝突,也對評估師的職業道德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比如,若是爲了不損害自己的“錢袋子”,評估師就很難做到公平公正地對企業資產進行估值、審查。另一方面,某種程度上,對評估師的違規約束機制並沒有完整地建立,追責力度不足,使得評估師的違法成本過低,也讓不少評估師鋌而走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