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中國經營報

本報記者/張孫明爍/張家振/上海報道

長期橫亙在上海兩大機場間的難題或將得到徹底解決。

6月10日,上海國際機場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機場”,600009.SH)發佈重大資產重組停牌公告,籌劃以發行股份購買資產方式購買上海機場(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機場集團”)持有的上海虹橋國際機場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虹橋公司”)100%股權、上海機場集團物流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機場物流公司”)100%股權以及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第四跑道相關資產。

據瞭解,作爲上海市兩大機場,虹橋國際機場長期歸屬上海機場集團運營管理,而浦東機場則歸屬上市公司上海機場管理。此次重組也意味着上海兩大機場或將終結長達17年的同業競爭問題,最終實現合縱連橫。

關於此次重組的時機選擇和背景等相關問題,《中國經營報》記者致電、致函上海機場方面,公司相關負責人回覆稱“以公告信息爲準”。

拆解同業競爭問題

公開信息顯示,上海機場集團爲上海機場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爲53.25%,目前運營管理虹橋國際機場,而上海機場則運營管理浦東機場。

由於虹橋國際機場和浦東機場長期以來在同一控股股東旗下運營,同業競爭問題一直頗受關注。據上海機場方面介紹,同業競爭主要體現爲雙方可能競爭某一航線在虹橋機場或者浦東機場起降。

事實上,早在2004年,上海機場集團即承諾努力推進核心資產上市工作,在相關土地合理利用方案獲得政府部門認可的條件下,積極履行承諾,實現通過一個上市公司整合集團內航空主營業務及資產、解決同業競爭的目標。

不過,近17年來,上海機場集團未能履行承諾。根據上海機場集團的說法,主要原因在於機場行業固有的佔地面積大,且具有極強土地專用屬性的特徵,客觀上增加了將集團內航空主營資產整合進入上市公司的難度。

2014年,因爲遲遲未能解決同業競爭問題,上海機場集團收到上海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被要求說明履約時限未規範的原因、進展,以及下一步的解決方案。

而此次上海機場宣佈正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也意味着同業競爭問題將迎來轉機。

關於重組進展,上海機場方面在公告中表示,目前交易各方對本次交易僅達成了初步意向,事項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據悉,上海機場自6月10日起停牌,停牌時間不超過10個交易日。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上海機場擬購買的虹橋國際機場相關資產,正是2004年上海機場與上海機場集團在資產置換協議中置出的資產。

合縱連橫之道

據瞭解,此次重組涉及的三個交易標的包括虹橋公司100%股權、機場物流公司100%股權以及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第四跑道相關資產,而虹橋公司的主要資產爲虹橋國際機場。公開信息顯示,虹橋國際機場爲4級E類機場,是國內三大門戶複合樞紐機場之一。

根據《上海航空樞紐戰略規劃》對兩大機場的佈局定位,以浦東機場爲主構建樞紐航線網絡和航班波,虹橋國際機場在樞紐結構中發揮輔助作用,以點對點運營爲主。

機場物流公司則是上海機場集團擬成立的物流公司,將作爲航空物流業務的運營主體,承接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貨運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浦東貨運站”)51%股權。

公開信息顯示,浦東貨運站的經營範圍主要爲各航空公司、貨代公司和貨主提供進出港貨物、郵件在浦東國際機場貨運站內的處理服務。據披露,2020年1~6月,浦東貨運站營業收入爲3.98億元,淨利潤爲1.31億元。

而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第四跑道相關資產中,第四跑道於2015年3月正式投入使用,位於第二跑道東側440處,長3800米、寬60米,附屬建設了12條快速出口滑行道、2條垂直聯絡道、2條迴轉聯絡道。根據2015年的公開報道,該跑道是世界上等級最高的跑道,可起降包括空客A380在內的各類大型客機。

興業證券近日發佈的研報認爲,在疫情環境下,擬注入的虹橋國際機場、浦東貨運站盈利情況受國際航線影響相對較小,注入後短期有望增厚上市公司業績。從長期看,虹橋國際機場運營着大量精品商務航線,客源質量遠高於一般國內機場,隨着運營的優化,虹橋國際機場國內商業和整體盈利能力提升空間都較大。

不過,關於此次重組將對公司經營發展帶來的影響,上海機場方面未予正面迴應。

免稅紅利難以爲繼

在此番重組背後,上海機場運營狀況也頗受關注。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