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國《華爾街日報》根據所謂美國情報部門的報告,再次將新冠病毒“實驗室泄漏論”拿出來惡意翻炒。

而美國總統拜登此前也要求情報部門三個月內確定新冠病毒是否來自實驗室。分析人士普遍指出,讓一個沒有科研能力,又沒有相關科學數據和資料的情報部門去對傳染病疫情的溯源給出結論?這種做法似乎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客觀公正的科學態度,由此得出的結論更像是早就商量好了的一個政治決定。

△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在2003年的聯合國安理會上拿出了一試管“不明物質”作爲“證據”,指責伊拉克的“生化武器”能造成“巨大殺傷”

但說起來,美國中情局等情報機構爲政治而編造謊言也不是第一次了。還記得當初爲發動伊拉克戰爭而扯謊說伊拉克藏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時任美國國務卿鮑威爾在聯合國拿出的一管被譏爲“洗衣粉”的白色粉末作證的一幕嗎?那個場景,至今都讓全世界印象深刻。然而直到伊拉克戰爭結束,美國也沒有找到當年口口聲聲所稱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但是,你以爲美國情報機構爲實現政治目的只是會造謊言嗎?

爲達政治目的長期竊聽、竊密

△《紐約時報》報道,美國司法部祕密傳喚國會議員通訊記錄風波未平之際,司法部國家安全高官德莫斯宣佈辭職

先來看看近日在美國鬧得沸沸揚揚的美國司法部“祕密傳喚醜聞”吧。當地時間6月14日,美國司法部負責國家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約翰·德默斯宣佈將在未來兩週內辭職,美國當各地媒體推測這一決定與此前的“祕密傳喚醜聞”有關。據報道,2018年,美國司法部曾祕密傳喚蘋果公司,要求獲取2名國會議員及一些媒體人的通訊記錄。此舉目的在於找出“通俄門”相關報道背後的信息源。按照慣例,蘋果在將信息提供給第三方時,有義務告知被提取信息的客戶。然而司法部向蘋果公司下達了一項禁言令,因此直到今年5月禁言令到期且蘋果公開這一信息前,被調取通訊信息的國會議員及媒體人均對此毫不知情。

包括美國司法部、國家安全局等在內的許多機構長期存在着竊取個人隱私,不計後果達成政治目的等行爲。受害者中既有外國政要,也有美國公民。

△路透社報道,丹麥曾協助美國國家安全局對歐洲正要進行監聽

無獨有偶,今年5月末,丹麥國家電視臺的一位工作人員向媒體爆料,美國國家安全局曾利用丹麥對歐洲各國政要進行監聽,被監聽對象包括瑞典、挪威、法國和德國,其中甚至包括前德國外長施泰因邁爾和前德國反對黨領袖施泰因布呂克等高級官員。該事件一經報道,立即引起輿論的軒然大波。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要求美國給出合理解釋,然而直至今日,美國國家安全局仍未對此作出任何迴應。

△《衛報》報道,美國國家安全局利用棱鏡計劃獲取蘋果和谷歌等互聯網巨頭的用戶信息

說到竊聽,就不得不提史上最大的竊聽醜聞——棱鏡計劃。棱鏡計劃起始於2007年,美國國家安全局招募互聯網巨頭進行合作,以此實現對各公司的客戶進行監聽,監聽範圍覆蓋所有外國客戶及與外國客戶進行通話的美國公民。

2013年,美國公民斯諾登作爲棱鏡計劃某參與公司的一名員工,在獲取了相關信息後向媒體進行了爆料,才使得該計劃爲世人所知。

2014年,雅虎公司發表了一份報告,證實了該公司曾在2007年遭到國安局威脅,要求提供其客戶的資料。從該報告中可以看出,雅虎公司最終選擇了與國安局進行合作。

利用疫苗作掩護收集DNA“定位”本·拉登

2011年,美國海軍陸戰隊成功擊斃本·拉登,然而此前定位本·拉登的工作卻異常艱難。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曾派遣間諜,僞裝成聯合國乙肝疫苗項目的工作人員,以收集巴基斯坦民衆的DNA。這項任務最終以失敗告終,然而其後果卻異常嚴重。

△美國媒體Vox報道,CIA用乙肝疫苗作掩護來接近本拉登,導致巴基斯坦人民至今無法信任新冠疫苗

在本·拉登被擊斃後,假疫苗行動被公開,被欺騙的巴基斯坦人民感到異常憤怒,武裝組織和普通民衆均對醫務人員產生了強烈的排斥心理。由於擔心醫務人員中混入間諜,塔利班禁停了巴基斯坦地區的小兒麻痹疫苗項目。同時民間不斷出現醫務人員被槍殺的事件。

大量出資干預外國政權

美國政府自詡爲其他國家的人民帶來民主自由,然而歷史上卻多次主動干預外國政權,扶植符合美國利益的政權上臺。

△《紐約時報》2006年4月報道,CIA間諜馬克·懷亞特離世,懷亞特曾在1948年參與阻撓意大利共產黨贏得大選的任務

1948年意大利大選之際,意大利共產黨在選舉初期勢不可擋,有極大的希望贏得當年大選。然而CIA卻從中作梗,調集大量資金收買政客,購買選票,甚至對敵對政客進行人身攻擊,導致共產黨功虧一簣,最終敗給了意大利民主黨。據《紐約時報》報道,利用資金干預意大利政壇的勾當在此後24年間仍在繼續。

△喬治華盛頓大學檔案:《CIA與暗殺:危地馬拉1954檔案》

1954年,危地馬拉爆發軍事政變,民選總統雅各布·阿本斯政府被推翻。據美國國會此後發佈的一份報告顯示,CIA在這場政變中爲反叛軍提供大量資金、武器和軍事訓練,最終阿本斯民選政府被一個獨裁政權取代。CIA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爲阿本斯上任後不斷將美國資本家的土地收歸國有,並分配給沒有土地的窮人,此舉觸動了洛克菲勒等家族的利益。

知更鳥計劃收買媒體人員和機構

知更鳥計劃起始於1940年代,CIA憑藉這一項目在世界範圍內收買記者和機構爲CIA提供情報。該項目負責人之一是飛利浦·格雷厄姆,時任《華盛頓郵報》出版人。CIA曾經承認過,該項目已經招安了至少400名記者和25個大型組織。

△《每日野獸報》報道,CIA對記者威逼利誘,迫使其爲自己工作

CIA對媒體人威逼利誘,掌控信息渠道並引導輿論的努力從未停止。2014年,供職於《法蘭克福匯報》的德國記者伍爾夫科特出版了《被收買的記者》一書,揭露了美國中情局以各種手段賄賂、操縱、利用別國記者爲自己所用,迫使其成爲間諜的歷史 。伍爾夫科特表示,自己就是屈從於CIA的記者中的一員,並直言德國境內至少三分之二的記者已經被CIA收買。

美國政府部門,尤其是CIA等情報部門,長期以來空喊着自由、民主的口號,肆意編織謊言、踐踏其他國家民衆的人權,只爲自身利益服務。前國務卿蓬佩奧形容其行事風格的話最貼切不過——“我們撒謊、欺騙、偷竊”。然而世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任何謊言與陰謀最終只會反噬自身。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