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首例阳性出现!这届欧洲杯,不用踢决赛也能夺冠军?

欧洲杯可能出现“不战而胜”的冠军吗?

撰稿 | 菲尼克斯

该来的总归要来。英国路透社、《独立报》报道:本届欧洲杯足球赛上的首例新冠病毒阳性者出现,感染者为斯洛伐克队后卫瓦夫罗和该队的一名教练组成员。

该报道提到:当地时间6月17日,斯洛伐克国家队教练塔尔科维奇表示:这是在前一日的常规检测中发现的结果。两人目前没有症状,已在隔离。瓦夫罗没有在斯洛伐克队的本届欧洲杯首场比赛中出场。

感染新冠后还能赶上打比赛

尽管如此,斯洛伐克队其他成员还继续着本届欧洲杯的比赛。北京时间昨天(18日)晚间,他们在小组赛第二轮比赛中以0比1不敌瑞典队,比赛地点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

6月18日,身穿白色球衣的斯洛伐克队不敌瑞典队。

塔尔科维奇说:“我们已经和俄罗斯卫生部门展开合作”“采取了所有措施来避免感染传播”。

实际上,就在本届欧洲杯揭幕前后,俄罗斯新冠疫情反弹,圣彼得堡也未能幸免。圣彼得堡市政府6月13日午夜发布公告宣布加强防疫措施,其中包括对一些公共设施的关闭或减少开放容量,并从6月14日开始要求进入市中心的欧洲杯球迷广场的人员必须佩戴口罩;从6月17日起,除饮料外,球迷广场不再提供餐饮服务和食品销售。

即使是并未举办欧洲杯赛事的首都莫斯科,也因新冠疫情的急剧恶化而选择关闭了欧洲杯球迷广场。据推测,这波反弹很有可能是新的病毒变种造成的。

本届欧洲杯将在跨度数千公里的11国11个城市举办,球员等比赛工作人员和球迷都要频繁流动,由此带来的疫情风险,不可谓不大。

然而本届欧洲杯的防疫政策很可能加剧这种风险。按照本届欧洲杯的规定,只要斯洛伐克队的教练不把瓦夫罗从球队大名单中换掉,他自行隔离10天后新冠检测为阴性的话,就可以回到赛场。当然,也必须要他的球队那时仍然留在欧洲杯中。

什么?根本不用考虑密接者的问题,也不用考虑10天转阴可能带有传染力或者有复阳风险,检测为阳性的人员也只需要自行隔离而不是接受严格的医学集中隔离?

西班牙队队长布斯克茨赛前感染新冠,目前即将归队继续欧洲杯比赛。

没错,这不是开玩笑。本届欧洲杯就是这么做的。西班牙队队长布斯克茨在欧洲杯开幕前的6月6日被检测出感染新冠肺炎,他随后回家自行隔离了十多天。西班牙队官方宣布:他在近日的检测中转为阴性,将回到球队中备战之后的比赛。

瑞典队队员库卢塞夫斯基在开赛前感染新冠,之后已回归,昨晚在替补席上见证了自己的球队战胜刚刚出现欧洲杯首例新冠感染者的斯洛伐克队。新冠病毒就这样在欧洲杯各参赛球队之间“交替轮回”。

保比赛、收入,还是保健康

欧洲杯官网发表的相关文章称:多国多城联合主办的形式,有助于避免大规模疫情暴发,因为有9支球队可以在国内完成小组赛;如果某举办地疫情失控,比赛还可以临时分摊转移到其他几个举办地。

但在笔者看来,这不能不说是掩耳盗铃。且不说当初决定本届欧洲杯的举办模式时,纯粹是为了“纪念欧洲杯设立60周年”,目标是扩大赛事影响力和经济收益,彼时新冠疫情尚未暴发;单看目前的疫情形势和欧洲杯的防控政策,多地举办只会徒增麻烦。

然而为了经济利益,欧足联不仅延续了既定的办赛模式,还要求所有主办城市必须开放一定的球迷入场额度。在最初选定的12个举办城市中,毕尔巴鄂和都柏林就因当地卫生部门不允许任何球迷入场而被欧足联收回了主办权。

欧足联的做法是:只要主办地答应让一定的球迷进入赛场就行,不管这个比例是多少,而且尊重各个主办城市各自的防疫政策。现实中,有的城市决定开放20%左右的球场座位,有的直接全面放开。

如果某球队成员大量感染新冠怎么办?欧足联的预案中,规定只要球队的大名单中还有包括1名门将在内的13人可上场,比赛就可以照常进行。如果连这个条件也不能满足,欧足联将视情况在48小时内重新安排比赛;若这场重赛仍无法实现,欧足联道德与纪律委员会将直接把感染新冠造成无法比赛的球队判为0比3告负。

2020年,欧足联主办的欧冠联赛、欧国联等比赛中,这项原则就被多次使用。2020年11月,乌克兰队在欧国联比赛中客场挑战瑞士队,而前者队中出现新冠确诊病例。当时瑞士洛桑的卫生部门对乌克兰队进行了隔离,后者无法比赛而被判为0比3输球。正因此场被判负,乌克兰队在欧国联比赛中遭遇降级。该队先后在欧足联和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就此上诉,但都未获胜。

2020年,乌克兰队在欧国联比赛中对阵德国队。

然而欧足联也常常干一些“打脸”的事。本届欧洲杯的半决赛和决赛将在英国伦敦的温布利球场举行,而英国的防疫政策是目前主办地中最严格的之一。当地媒体《泰晤士报》报道:本届欧洲杯参赛24支球队所属地区,除英国自身的三队外都在英国的疫情橙色名单上,土耳其更是位列红色名单。按规定,来自橙色和红色名单地区的人员抵达英国后必须接受10天的隔离。

报道称:尽管英国政府之前已为欧洲杯参赛球队的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做出“隔离豁免”,但从半决赛开始,包括欧足联和国际足联官员、政界人士、转播商和赞助商在内的约2500名欧足联的贵宾将被隔离政策阻拦。欧足联提出,如果英国不能让这些贵宾免于隔离,就考虑改变半决赛和决赛场地。英国政府很可能为了保住主办地而冒着防疫风险满足欧足联的要求。

伦敦温布利球场,又称英格兰国家足球场,最多可容纳9万人。

这就是欧洲杯,为了利益,防疫政策可以任性制定随意改变。不过病毒可不会听从欧足联的安排。如果真的出现极端情况:疫情防控不力导致参加欧洲杯决赛的队伍成员大量感染新冠,无法在原定的日期参加比赛,也无法在备选日期参赛的话,最终冠军就不是靠比赛来决定,而是交给欧足联道德与纪律委员会来裁决。

欧洲杯可能出现“不战而胜”的冠军吗?

与欧洲杯一样延期一年、计划在一个多月后开幕的东京奥运会,届时是否也会面临同样的尴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