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你,爲我們拼過命!”由劉偉強執導,劉偉強、李錦文共同監製的抗疫題材電影《中國醫生》,今日發佈定檔海報及定檔預告,正式宣佈將於7月9日全國上映!海報上,曾在電影《中國機長》中帶隊力挽狂瀾的張涵予和袁泉此番再度集結,率領衆人化身爲抗疫一線上白衣爲甲、捨生忘死的中國醫務工作者;預告裏,除了張涵予和袁泉之外,朱亞文、李晨、易烊千璽、歐豪等飾演的角色也輪番上陣,用精湛的演技和滿心的敬畏,去全力貼近真實,共同致敬醫者仁心!

電影《中國醫生》根據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鬥爭的真實事件改編,以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爲核心故事背景,同時兼顧武漢同濟醫院、武漢市肺科醫院、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湖北省人民醫院)、火神山醫院、各方艙醫院等兄弟單位,以武漢醫務人員、全國各省市援鄂醫療隊爲人物原型,全景式記錄波瀾壯闊、艱苦卓絕的抗疫鬥爭!

聚焦“疫情暴風眼”以小見大體現中國擔當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之時,如果說當時的武漢是“疫情中心”,那麼中心的中心,便是武漢金銀潭醫院。這所老武漢人都未必熟悉的傳染病專科醫院,成爲中國抗疫之戰最早打響的地方。疫情期間,爲了控制病毒擴散,金銀潭醫院將辦公室改造成ICU,對新冠病人應收盡收,承擔了大量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工作。整個醫院頂住壓力超負荷運轉,爲援鄂醫療隊的到來爭取了時間。在疫情最嚴重的時期,金銀潭醫院更做出了緊急佈置騰退病房收治新冠病人的決定,充分體現了醫者擔當、中國擔當。

電影《中國醫生》總製片人、博納影業集團董事長於冬透露,最早萌生拍攝《中國醫生》這部電影的想法,是從鍾南山坐着火車前往武漢抗疫一線的一張照片開始的。“各地援鄂醫療隊出發、武漢醫生在一線奮戰的場面,令我們特別有創作衝動。春節期間我跟劉偉強導演商量過後,就向廣東省委宣傳部和國家電影局主動請纓,希望創作這個題材。”爲此,博納影業集團重新召集了電影《中國機長》的原班人馬,並在2020年4月武漢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後第一時間率創作小組進入武漢走訪醫院收集資料。在走訪武漢金銀潭醫院的時候,所有人都被這裏發生過的故事所打動,最終決定將焦點集中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這個“疫情暴風眼”上,以小見大進行創作,將一幅波瀾壯闊的抗疫畫卷徐徐展開。

今日曝光的《中國醫生》定檔預告以豐富而真實的細節,向觀衆詮釋了何爲醫者擔當、中國擔當。預告中,張涵予、袁泉、朱亞文、李晨、易烊千璽等飾演的醫務人員面臨接踵而至的挑戰,爭分奪秒地從病魔手中“搶人”;心肺復甦、氣管插管等急救場面,令觀者不禁感念“白衣爲甲、逆行出征,扶危渡厄、衝鋒在前,乃是醫者的使命與擔當”。同步曝光的定檔海報上,一幅抗疫羣像躍然眼前:身着防護服的醫務人員、堅毅的普通民衆……無一不刻畫出疫情期間的緊急氛圍與人世百態。

張涵予揣摩角色致敬醫者仁心“收斂式表演”詮釋人民英雄

影片中,張涵予飾演的張競予院長團結全院幹部職工,與援鄂醫務人員一道爲病人帶來信心和希望。這一角色,正是以“人民英雄”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湖北省衛健委副主任、金銀潭醫院原院長張定宇爲原型的。在與新冠病毒較量的正面搏擊中,身爲一院之長的張定宇,拖着身患“漸凍症”的病體,默默承受着妻子也感染新冠肺炎的巨大打擊,堅持戰鬥在抗擊疫情的第一線,最終帶領全院幹部職工累計救治患者2800多名,爲打贏湖北保衛戰、武漢保衛戰作出了重大貢獻。

張涵予表示,張定宇作爲一個基層院長和普通黨員,表現出的勇氣和擔當讓人震撼。爲了演好這個角色,他在電影開拍前就到武漢跟張定宇相處了幾天,“那段時間每天跟他一起查房,去體驗醫生的工作,他愛憎分明的個性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我也把我對他的觀察融入到了我的表演中。要想把這個角色演好,並不是把我整個人化妝得像他就可以了,我要用自己的狀態、神態、語言、做事風格等微妙的細節,讓觀衆覺得像纔行。”爲此,張涵予可以說是做足功課,除了全程以湖北話演繹角色之外,考慮到張定宇患有漸凍症的身體狀況,張涵予在表演時也特別注重身體姿態的細節。總製片人於冬將張涵予的表演風格概括爲“收斂式表演”:“他沒有太過於強調和放大,而是自己藏着演,在人前反而收着,跟張定宇院長本人當時的狀態也是一致的,這樣整個院長的形象就塑造出來了。”

袁泉貢獻“毀容式演出”穿上防護服就忘了時間

袁泉在電影《中國醫生》中飾演重症醫學科主任文婷,爲真實還原抗疫工作下的醫護人員狀態,她貢獻了“毀容式演出”:臉頰被口罩勒出壓痕,因長時間穿戴防護服、護目鏡和口罩,皮膚被汗水浸泡得發白,每次出現的時候都是滿面倦容,只有眼神依舊透着醫者的堅定和勇敢……

爲了拍攝一場重頭戲,袁泉曾經連續穿了8個小時的防護服,但她事後表示自己其實沒有特別計算過時間,當時只是想盡全力向真實靠近,“一旦穿上那身衣服,進入那個狀態,就不會特別留意時間了。”袁泉稱,爲了演好這個角色,除了要不斷練習穿防護服等技術操作、學習醫學知識,還要經常向親歷抗疫一線的醫務工作者請教心理體驗,“比學習技術操作更重要的,是找到角色的心理支撐。”她還謙虛地表示:“拍完《中國醫生》這個戲,我絕對不敢說我掌握了什麼。我只是試圖去學習,儘量靠近他們。成爲一個合格的醫務工作者不是那麼容易的,他們真的很偉大,向他們致敬!”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孔小平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