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4日,人民幣中間價報6.4824,下調203點,上一交易日中間價報6.4621,在岸人民幣上一交易日收報6.4808。

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被逆轉

在內外力的綜合作用下,市場此前對於人民幣的單邊升值預期及時被扭轉。5月31日至6月18日,人民幣匯率預期轉爲偏貶值方向,14個交易日中僅有3個交易日爲升值方向,最強升值預期僅爲0.1%。專家提醒,後續如果美元反彈形成一致預期,資本的短期流出可能會驅動人民幣匯率陷入更深度的回調。

“美聯儲會議的結果讓美元反彈具備了持續性,這讓人民幣匯率短期進一步回調的風險加劇。”招商銀行金融市場部首席外匯分析師李劉陽認爲,雖然外貿對於人民幣匯率的支撐因素仍在,但美元短期利率擡升,對於通脹預期和全球資本流向的影響不容小覷。

植信投資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常冉說,隨着美國經濟逐步復甦走強,其“新基建”計劃一旦落地,將帶來較強復甦動能。未來,若美聯儲進一步縮減購債規模並引導加息預期,可能會造成美元階段性升值和人民幣階段性貶值。多位專家提醒,市場諸多不確定當中,企業應以匯率市場的劇烈波動爲鑑,堅持“風險中性”理念,抵禦匯率波動風險。

專家:人民幣不會出現單邊升值或貶值的走勢

宏觀分析師周茂華認爲,人民幣匯率連續7個交易日回調的原因,一是近期美元強勁反彈,包括人民幣在內的非美貨幣走弱,此前人民幣“漲多了”,現在有所迴歸;二是人民幣屬於強勢貨幣,美元指數強勢升值後,歐元、英鎊及部分新興市場貨幣走弱幅度大於人民幣,導致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匯率反而走升。

“而受到國內經濟基本面穩步復甦、國際收支基本面平衡、穩健貨幣政策不急轉彎等因素影響,人民幣走勢和市場預期平穩。整體上影響人民幣匯率內外因素處於均衡格局。”周茂華進一步指出。儘管人民幣匯率市場波動有所加劇,但整體市場並未出現恐慌,人民幣匯率保持雙向波動,彈性十足,人民幣不會出現單邊升值或貶值的走勢。

對於下一階段人民幣匯率走勢,周茂華認爲,近期儘管美聯儲政策基調轉鷹,但從目前美國經濟和就業市場取得實質性進展仍有一段距離,美聯儲有望進行維持寬鬆金融環境,這一定程度上制約了美元指數短期大幅上漲,美聯儲政策對中國影響整體有限。國內經濟穩步復甦,經濟結構趨於合理、穩定,人民幣有望在合理均衡水平附近保持強勢雙向波動格局。

耶倫:美國可能在8月達到債務違約點,懇請國會提高或暫停債務上限

美國財長耶倫當地時間週三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的聽證會上“懇請”國會在當前的債務上限暫停於7月31日告終之前提高或暫停美國的債務上限,否則美國最早可能在8月發生債務違約。

耶倫在聽證會上表示,關於控制債務上限的特殊措施可能在8月國會休會期間失效,也就是說美國可能在8月達到債務違約點。耶倫警告,如果不採取行動,如果美國發生國家債務違約,那將是災難性的,並可能引發一場危機,將威脅到美國人的工作和儲蓄,“而且我們仍處於從疫情中恢復的關鍵時候”。她表示:“我們不能容忍任何拖欠債務的可能性。” 

耶倫稱,無法準確預計在最後期限過後,特殊措施將能維持多久。 耶倫在5月份曾表示,避免突破債務上限的臨時措施可能在今年夏天用盡。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