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 | 電競酒店,真能兩年回本?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文/杜蔚 董興生  編輯/董興生 宋紅

“我早就忘記上次去網吧是哪一年了,你們記得不?”95後男孩李傑衝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笑道。和大多喜歡遊戲、電競的年輕人一樣,他和夥伴們已逐漸將遊戲圈子的聚會地點從網吧搬到了“酒店”。

恰逢暑假,更多年輕人對這種時尚的新消費躍躍欲試——訂一個擁有四五星級裝修、專業比賽級電競屏/電競椅的房間,約上兩三好友盡情“開黑”。玩累了能舒舒服服睡一覺的電競酒店,在網吧網咖哀鴻遍野、傳統酒店謀變求生之際逆勢猛增。

“今年上半年,我們平臺上電競酒店訂單量同比2019年增長超400%。”攜程相關負責人在接受每經記者採訪時表示,從寥寥無幾到總數逼近萬家,我國電競酒店行業只用了一年多時間。

通過深入採訪並實地走訪體驗,每經記者發現,經過4年多的發展,電競酒店不再是草莽階段的“穩賺不賠”,一些痛點正悄然浮現:主板等設施被偷讓從業者苦不堪言,看似遍地開花的盛景之下,已出現賠錢的苦守者。風口過去,2021年電競酒店進入生死分水嶺,淘金者是否黃粱一夢?

去年月增速130%  小市場電競酒店火了,吸引大玩家接連入局

現在,電競玩家“開黑”有了新去處:五星級酒店。

一個月前(6月中旬),市場上突現高奢電競房,令遊戲圈沸騰——北京、上海、成都等五座城市的部分嘉裏大酒店、香格里拉酒店,爲遊戲玩家打造了電競房。每經記者探店獲悉,上述酒店的電競房均爲騰訊主題,由騰訊遊戲、騰訊電競與香格里拉集團、燁侃科技聯合定製。

“電腦都是最高配置,有全曲面視網膜屏、SKG按摩儀等,體驗感不錯,長時間打也不會累。”7月初,剛在西安入住過騰訊主題電競房的玩家劉昊告訴每經記者。

騰訊與酒店合作開電競房引發廣泛關注。“其實,半年前我們還沒想過要做酒店。雖然我們去年做了電競咖啡,但酒店是比較重的資產。”騰訊遊戲副總裁、騰訊電競總經理侯淼向記者坦言,通過大半年的考察,“我們認爲做遊戲電競主題房,是有客源的。作爲互聯網公司,我們有機會也有能力用擅長的數字技術和巨大的用戶觸達能力,與酒店業夥伴一起重建線下用戶高頻的接觸點”。

在侯淼看來,打造電競房,既能盤活酒店低頻空間,又是深化遊戲電競IP的新路徑。“讓酒店成爲新式‘文化空間’的入口,幫助傳統酒店朝年輕化、社交化和數字化轉型。我們調查發現,66%的年輕電競用戶會因爲電競聯名款而提升購買商品的意願,這將最大化地提高電競酒店的入住率、復購率和回報率。”而騰訊擁有的遊戲電競IP也能在線下找到一個與用戶密切接觸的場所。

不止騰訊盯上電競房,國內OTA巨頭之一的同程藝龍也於近期宣佈戰略投資愛電競酒店,投資額高達數千萬元。

啓信寶顯示,成立於2019年的愛電競品牌註冊資本僅100萬元,短短兩年就受到投資人青睞。“我們不是電競酒店的開創者,現階段我們立志打造的是,在保證品質、衛生、服務的前提下,提升客戶體驗和融入度,即融入社交、比賽以及各項體驗。”愛電競酒店創始人袁陽告訴每經記者。

縱觀我國網吧行業的發展歷程,從單純打遊戲的1.0版網吧,到同步安排喫喝的2.0版網咖、電競館,再到玩累了倒頭就能睡的3.0版電競酒店,時間雖不長,但發展迅速。

“電競酒店的業態於2017年誕生於鄭州。2020年,受疫情影響,網咖、電競館無法營業,傳統酒店也倍受打擊,電競酒店成了年輕人的新去處,也是網吧、傳統酒店轉型升級的主要方向,逆勢成爲一門炙手可熱的新生意。”從最初爲網咖、電競館做裝修到如今給全國上百家知名電競酒店做設計規劃,諳熟行業發展的方鳴裝飾集團創始人方鳴如此告訴每經記者。

方鳴介紹,經過4年多的發展,電競酒店的星星之火已從鄭州遍佈全國。“合肥、西安這些離鄭州比較近的城市發展也很快,今年以來,江蘇和湖南也呈現爆發式增長。”

行業數據顯示,全國電競酒店從2019年8月的1200家到2020年8月增長至8015家,僅一年時間,市場增速高達600%。尤其在去年,增長勢頭最猛。據《2020中國電競酒店年度數據分析報告》,2020年3月~11月,全國電競酒店數量直線破萬,平均月增速約爲130%。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員程超功曾表示,2020年電競酒店各月同比增速快於酒店整體9%到28%左右。

每經記者注意到,在騰訊、同程藝龍之前,遍地開花的電競酒店,就吸引了不少玩家,京東電競酒店、哈囉電競酒店等均已展開部署。“我們平臺的電競酒店已覆蓋全國多個城市,通過軟、硬件設施建設,爲用戶提供高品質的入住體驗。”攜程相關負責人亦向每經記者表示,遊戲IP可以賦能酒店,吸引更多客流。

新一線城市是發展主力  中等體量投資盈利最穩定:2~3年能回本

資本湧入,給電競酒店注入了新動力,作爲動力之源的消費者以及全國重點消費區域,是行業關注的焦點。

《中國電競酒店市場研究報告2021》(以下簡稱《報告》)顯示,我國電競酒店用戶67.9%爲男性,44.2%的用戶年齡在26歲以下,正是當前營銷界較爲關注的“Z世代”人羣。

隨着年齡增長,年輕消費者會成爲擁有更大附加值的羣體,這在電競酒店的受衆身上表現得尤爲明顯。

“截至目前,全國範圍內電競酒店房間的價格從幾十元到兩千元左右不等,相較去年每間約160元/晚的價格,整體提升至每間約240元/晚。”同程研究院相關負責人向每經記者透露,電競酒店主要集中在大學周邊,居民區、商業區和公寓等地也多有分佈。“隨着中高端酒店對電競IP佈局提速,400元以上的價格佔比將呈上升趨勢。”

而從預訂量上來看,電競酒店熱門城市與2020年相比沒有太大變化。“新一線城市仍是行業發展的主力軍,成都人特別喜歡電競酒店,目前電競酒店全國熱門城市分別是:成都、重慶、長沙、合肥、西安等。”

在與衆多從業者交流後,每經記者獲悉,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電競酒店,投資規模差異較大。小成本的,租幾間房,簡單裝修,花費不足百萬,而投入在300萬到1000萬的中等體量電競酒店,目前盈利狀況最穩定。

以同程藝龍投資的愛電競酒店爲例,該品牌酒店主要分佈在一二線城市和三線城市的中心地段。“截至目前,我們在營門店34家,總房間數近千間。根據物業面積大小以及房型的不同,投資金額會有所差異。”袁陽告訴每經記者,在進行第一步投資時,他就會嚴格把控投資額度,以確保籌建工程中的投入在可控範圍內。“其次重視選址和物業,確保在開業後30~60天度過爬坡期,快速達到盈利模式。”

“我們酒店的住客大都爲90後,佔比93%,且粘性較高。從數據上看,90%以上店面出租率超80%。”袁陽表示,高入住率、復購率幫助愛電競品牌迅速回本,“新店開業後,正常的回本週期爲20~36個月”。

起源於西安、已躋身全國十強電競館品牌的綠樹電競,已在全國範圍內開了35家店,其中大多數都配有電競酒店。每經記者實地走訪看到,截至目前,綠樹電競在成都開了7家電競館,其中5家都採用“電競館+酒店”的配套模式,這些電競酒店的房間少則七八間,多則十幾間。

綠樹電競一家門店負責人小孟告訴每經記者,他負責的門店共有17間客房,從雙人間、三人間到4人間、5人間都有,價格也從400元到800元不等。“今年4月1日纔開業,基本每天入住率能達到90%,平時線上預訂平臺都不用開,只靠線下預定就可以。”

看到了電競酒店的潛力後,裝修公司也忍不住闖入電競酒店市場分一杯羹。方鳴告訴每經記者,方鳴集團自2020年起就打造了自己的電競酒店品牌——非界電競酒店,總部位於山西太原,已在江蘇、湖南開設了加盟店。

“太原非界電競酒店投入280萬,入住率通常在86%以上,如果加上鐘點房,入住率最高可超110%,一年多時間過去已經回本一半。”方鳴介紹說。以今年5月爲例,酒店單店平均房價394.30元/間,入住率95.97%,月營業額19.2萬元。

亂象:住一晚僅需46元  給機箱上5把鎖照樣被盜

從網吧行業大環境來看,一個不爭的事實是,顧客羣體正在流失。

“再過十年,90後也會慢慢離開網吧。”不少受訪者均向每經記者預測,到時網吧行業顧客羣體將會進一步流失。因此,網吧行業必須轉型升級,電競酒店無疑是一個探索和嘗試的方向。

但在短短數年間迅速爆發的電競酒店,現階段正面臨魚龍混雜的尷尬局面。

“入行做電競酒店的主要有三類人,一種是原來的酒店從業者;一種是網咖和電競館的經營者;還有一少部分是電競愛好者,覺得這個生意挺好,就想自己做。”方鳴向每經記者分析道,不同類型的投資者各有特點。“將電競館升級爲電競酒店的投資者想的是怎麼省錢,進行性價比最高的投資,因此在投資上相對謹慎;而從酒店轉型做電競房的投資人,有的只是在旅館裏加個電腦,以電競的名義吸引顧客,當然也有人想打造成星級精品。”

而電競愛好者投資的電競酒店,往往陷入一個誤區。“什麼都要最好的,最好的設計、裝修、設備……但他們往往沒有明確的投資模型,導致投資過大,收回成本週期過長。”

“有些投資人匆匆跑了幾個物業,聊了幾個加盟品牌,問了幾句投資前輩的經驗,就開始征戰電競酒店市場。今年,我們看到了這般操作給行業帶來了嚴重‘後遺症’——市場魚龍混雜,充斥着許多非標準電競酒店,競爭力較弱。”方鳴認爲,“開電競酒店不難,但開一家持續賺錢的電競酒店很難。”

而目前,行業有很多入局者,大多數都沒有電競、酒店的相關從業經驗。“往往做的是自己喜歡的電競酒店,卻不是客戶喜歡的產品。”因此,方鳴預測,對於已經供大於求的部分城市市場,電競酒店淘汰賽一觸即發。

尤其是靠低價吸引用戶,而非追求品質,也不在乎環境和服務的低端家庭旅館式的電競酒店,由於客源不穩定,正在被市場急速淘汰。《報告》顯示,目前市場上最便宜的電競酒店每晚僅需46元。

“低端的家庭旅館式電競酒店沒有賣點和競爭力,這種電競酒店只注重上網的功能,忽略了住宿的體驗。”一位電競酒店從業者表示。

另一方面,當前大部分城市電競酒店是介於網吧和酒店之間的存在,相關部門並沒有對電競酒店的管理定性,因此存在部門監管職責難區分、經營主體管理混亂、未成年人監管責任界定不清晰等問題。

此前,就有行業人士提出,當下大部分電競酒店依照《旅館業治安管理辦法》相關規規定進行管理,就容易出現監管“盲區”,尤其是容易忽略對青少年的網絡保護。不僅如此,一些不被允許的“黑網吧”,也會借開民宿、家庭旅館的名義隱身於居民區內,通過網上預定的方式變相經營。

每經記者在採訪中發現,有電競酒店爲了招攬顧客,並未嚴格進行實名制登記,並由此引發一系列問題。“部分電競酒店因爲沒有執行實名制登記,發生過顯卡被盜的事件。”上述從業者告訴每經記者,經常有投資者諮詢如何防盜。“因爲房間是封閉的,不允許安裝監控攝像頭。這種情況下,就算給機箱裝5把鎖也沒用,所以最好的防盜就是實名登記。”

隨着電競酒店行業不斷髮展,對這一新興業態的監管也逐漸明朗。今年6月,南京文旅局《關於明確電競賓館屬性及相關事宜的批覆》爲電競酒店管理規範化邁出了第一步。而隨着騰訊電競、香格里拉、同程藝龍等巨頭的加入,行業人士認爲,會有更多城市推出相應的電競酒店管理規範。

電競酒店今年將達1.5萬家  電競綜合體將是未來發展方向

娛樂多元化的時代,網吧行業仍在不斷進化。對於行業的發展進程,電競酒店不會是終點。在多位行業人士看來,集網咖、酒店、其他娛樂服務於一體的綜合體,將是網吧行業未來的發展方向。

每經記者實地走訪時發現,這類電競綜合體在部分地方已經初具雛形。

以綠樹電競在成都的一家門店爲例,該店除有17間電競酒店客房外,還有130多臺電腦分佈在不同的包廂內,在電競館大廳,還有可用於電競比賽的對站臺、顯示大屏等,此外,館內還可提供酒吧、飲品等多項服務。

“除了酒店房間,還要有提供比賽的電競館、臨時上網的網吧,把其他的娛樂項目增加進來,這樣的綜合模式纔可以更好地培養顧客羣體。”在方鳴看來,電競酒店與傳統酒店相比,最大的區別在於以本地顧客爲主,因此,“做一些有粘性的服務內容很有必要”。

目前,方鳴設計集團已經在河北、山西、貴州、江西等地承接過電競綜合體項目的設計。方鳴表示,“酒店+網吧+其他娛樂服務”模式,可以把從低端到高端的客戶都囊括進來,這已經是許多業主都會考慮的普遍模式。

無論是當下的電競酒店,還是未來的電競綜合體,軟服務都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對當下新成長起來的00後消費者而言。

“00後羣體最大的特點是注重服務品質,比如環境衛生怎麼樣,他們可能不太注意價格,但特別注重服務品質。”綠樹電競門店負責人小孟說。

方鳴也深有同感。在他看來,造成電競酒店客單價差異的點,主要在於客耗品和軟服務。

“未來的電競酒店不只服務於酒店會員,而是服務這座城市的年輕人,消費者除了住宿,也可以來聚聚會、看比賽,甚至只是來拍拍照、買買周邊。”侯淼也認爲。

電競酒店發展至今,巨頭入局帶來的品牌效應,也將讓更多人知道電競酒店行業,讓蛋糕做大。企鵝智庫發佈的《2021中國電競運動行業發展報告》顯示,預計2021年全球電競用戶規模將達到4.74億,中國將成爲核心電競愛好者最多的區域,預示着電競酒店市場將會有穩定的客源。

“2021年全國電競酒店的存量預計將達到1.5萬家,到2023年將突破2萬家。”同程研究院相關負責人接受每經記者採訪時,給出了最新數據。

記者手記丨電競酒店淘汰賽開始了……

在密室逃脫、劇本殺這些新奇娛樂方式火遍全國之際,“電競+酒店”的結合亦得到年輕羣體的追捧。電競酒店成爲一個全新的時尚聚會和休閒場所,而且相對前二者來講,擁有更廣闊的受衆。

搭載遊戲、電競的直梯,雖屬細分產業,但電競酒店已然邁入快速“成長期”。

遊戲玩家的熱情高漲,讓不少率先入局者初嘗高入住率、高復購率和快回報率的甜頭,但隨着越來越多投資者蜂擁而至,電競酒店賽道開始擁擠。爲了搶奪用戶,不少探路電競酒店的投資人不惜“自降身價”。

在公寓樓租幾間房,配上“電腦+牀”;一晚低至46元,甚至比網吧包夜都便宜……這種低端的電競酒店同質化嚴重,在逐漸規範化的市場環境中,不少玩家已被無情淘汰。

當下,騰訊、同程藝龍等大資本入局,讓電競酒店賽道備受關注。資本洗禮下,這個年輕的行業擁有無限潛力。但難點在於,如何迅速走出價格戰的俗套,打破客房爲主的單一收益模式,儘快搶佔高地,孵化出有影響力的品牌。只有如此,才能擁有長效競爭力。

否則,被視爲投資熱土的電競酒店,最終只能淪爲淘金者的黃粱一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