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縱股價玩法如何?黑喫黑很常見?

兩個月前,大V葉飛一句“魚死網破”將中源家居涉嫌操縱股價一事公之於衆。

事發後,證監會火速立案調查,終於在今天,史某等操縱團伙被抓捕歸案。

7月23日,證監會通報“葉飛舉報案” 最新進展!史某等操縱“中源家居”“利通電子”股票價格,交易金額達30餘億元,涉嫌構成操縱市場犯罪,已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在看到證監會上述通報後,葉飛對媒體表示,“法律很公正,證監會執法必嚴、違法必究,這讓我出了一口氣。”

史某等操縱市場

交易金額達30億涉嫌犯罪

史某等操縱團伙被抓捕歸案

據證監會通報,自今年5月16日啓動對相關賬戶涉嫌操縱“中源家居”“利通電子”等股票價格案的調查程序以來,證監會稽查部門抓緊開展案件調查工作,取得重大進展。

2020年9月至2021年5月,史某等操縱團伙控制數十個證券賬戶,通過連續交易、對倒等違法方式拉擡“中源家居”“利通電子”股票價格,交易金額達30餘億元,相關行爲已達到刑事立案追訴標準,涉嫌構成操縱市場犯罪。經調查還發現,相關金融機構個別人員涉嫌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犯罪。

證監會依法將上述涉嫌違法犯罪案件及線索移送公安機關,進一步追究刑事責任。

近日,證監會配合公安機關開展聯合行動,一舉將位於廣東、北京、河北等地的多名主要涉嫌犯罪人員抓捕歸案,相關偵辦工作已全面展開。

高莉表示,操縱市場嚴重破壞市場“三公”原則,嚴重侵害投資者合法權益,必須予以堅決打擊。針對操縱市場案發態勢,證監會進一步強化線索綜合分析研判,強化行政、刑事執法協作,堅決做到發現一起、依法從嚴從快從重查處一起,涉嫌犯罪的,堅決移送公安機關。下一步,證監會將堅決貫徹落實中辦、國辦聯合發佈的《關於依法從嚴打擊證券違法活動的意見》,加強與公安機關的協作配合,用足用好《證券法》《刑法修正案(十一)》的法律賦權,加快推進案件辦理工作,持續淨化市場生態環境。

葉飛是誰?

6年前操縱5只股票曾被罰2600多萬

5月份,葉飛舉報中源家居操縱股價,踢爆上市公司操縱股價潛規則。

“對方付了不到定金的10%,一開始說鎖倉代持保底給保證金,盤方拉昇30%以上。結果,不僅不是鎖倉,還直接出貨給我們,還不付保證金。”葉飛通過微博公開炮轟中源家居和盤方“坐莊賴賬”,並透露自己拉來公募基金經理和券商資管,卻成了接盤俠。

5月13日晚間,中源家居緊急發佈澄清公告,稱未委託公司有關盤方購買公司股票,以及開展“市值管理”。公司迴應一出,葉飛爆料繼續升級。

5月14日一早,葉飛發佈消息稱,當天放出中源家居事件第一段錄音,資料大概還要有幾百個G,涉及鏈條上的上市公司、券商、公募、私募、券商資管等。而除中源家居外,他還點名維信諾、昊志機電,並揚言公司還有很多。

上市公司市值管理究竟有着怎樣的圈子?爲何被曝黑喫黑?如果大V、券商以及私募等合謀操縱股價,又有怎樣的套路?儘管事件浮現多重疑雲,但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上市公司進行市值管理在業內並不罕見,而多方參與這一遊戲常常結局是一地雞毛。

首先,葉飛是誰?

葉飛,一位擁有一百多萬粉絲的財經博主,曾被稱爲“民間草根私募的代表”,1994年憑藉着2萬元進入資本市場。

公開資料顯示,葉飛爲私募基金操盤手,2007年度獲得中國股市民間高手大賽第一名,曾作爲特約財經證券講師在各大媒體露臉。2010年倚天投資成立,葉飛擔任公司總經理,開始了私募基金財富管理之路。4年後,便辭去倚天投資總經理職務,2020年8月,退出法定代表人職位及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備案,張文珂爲新任法定代表人。

5月14日,貝殼財經記者通過中基協查詢看到,葉飛旗下的倚天投資已於2019年5月24日被協會註銷。私募基金管理人名單中也未見葉飛的身影。

記者看到,倚天投資官網仍記錄着他的“輝煌戰績”,2015年,葉飛管理的倚天雅莉3號基金上半年累計收益達351%,爲全國陽光私募基金半年度冠軍。不過,也就在葉飛迎來高光時刻的這一年,一系列“暗箱操作”也將其拖下神壇。

2015年9月,證監會通報,葉飛於2015年5月13日至6月30日,以集中資金優勢在尾盤階段連續買入的方式,操縱“信威集團”、“晉西車軸”、“江淮汽車”、“奧特迅”、“中青寶”等5只股票價格,合計罰沒2600多萬元。

到了2016年8月,證監會通報2016年上半年私募基金專項檢查執法情況,葉飛及其旗下的倚天投資出現在被採取行政監管措施的名單,而葉飛也是此次專項檢查中唯一被通報採取監管措施的個人。

此後幾年,葉飛因承諾兜底炒股賠錢,與客戶對簿公堂。記者梳理看到,其部分財產曾被法院凍結,公司被監管層要求整改,本人也被監管約談。

玩法如何?

大股東減持套現找人接盤

私募公募“保股價”收20%保證金

葉飛在“聲討文”中稱,3月底,中源家居市值管理找的盤方通過幾箇中間人找到他,要求找資金配合鎖倉,鎖倉代持保底給保證金,盤方拉昇30%以上。在他找了公募基金經理和券商資管買了這隻個股後,這隻個股卻上演“驚魂”行情,三天跌了30%。

記者梳理葉飛5月14日發佈的視頻文件看到,整個過程涉及中介頗多,包含葉飛在內至少5箇中介,但股票連續下跌,中間人均推脫不肯負責。“當時他們很誠懇的,說是就買1500萬。而且從頭到尾沒說接貨,承諾7個點。”

所謂市值管理,在資本市場就是操縱股價。業內人士王磊(化名)告訴記者,上市公司進行市值管理是業內常有的現象,不少公募、私募都會給別人接盤。而中源家居這種手段,還是屬於生態鏈中比較拙劣的玩法。

“通常上市公司大股東要減持套現時,會引入所謂的市值管理團隊,找私募、公募達成合作,不讓股價下跌太多。”業內人士張青(化名)告訴貝殼財經記者,上市公司這種玩法,主要是擔心大股東拋股票時沒人接,可能面臨股價下跌甚至跌停,所以需要有人往上託。

張青介紹,大股東減持最好的解決辦法是通過大宗交易,由公募來接,然後進行鎖定,但這種交易會有所打折。所以業內常見做法是找一些私募,雙方約定先把股票往上拉一波,拉昇到一個合適的點位,往往是20%或30%的時候出貨。

“做這種事兒的人都是散兵,一個人會有很多賬戶。”張青告訴貝殼財經記者,這種操作邏輯並不複雜,“我找你做市值管理,你說你能買一個億,那我要驗資,看到你確實有錢和賬戶,然後給你打保證金。正常來講,你接貨以後要給我截圖或是我從股東名冊中看到你確實接手了,然後給你代持費等。”

保證金一般在20%左右。張青舉例稱,一方要出3000萬元的貨,就要打600萬元的保證金。“我出貨的時候,你要接,接完之後,你是走還是留下來在市場消化籌碼都行,等你把籌碼洗沒了,這個交易就完成了。”

對此,王磊稱,幫助上市公司進行市值管理收費有高有低,需要看具體的標的質量、流動性等情況,大概在5%-20%之間。

黑喫黑很常見?

參與方較多難講“武德” 

“有人收了保證金,股價拉到10%就跑了”

據業內人士透露,玩市值管理的圈子很小,風險很大,黑喫黑是常有的事。

“往往有些時候,中介找了幾家機構進入,其中可能會涉及老鼠倉,有人立場不堅定,你剛一拉股價,它就跑了。比如,大家約定拉昇30%的時候出貨,有人收了保證金之後,可能拉到10%就跑了。”張青稱,各方出貨比較頻繁或集中的時候,容易形成踩踏,造成有些人虧損較大,然後就會找大股東要補償。

對於參與者,張青介紹,儘管公募、私募都有,但是私募更多。一般公募參與進來後會持有一段時間,對於公募基金的操盤手則意味着鉅額灰色收入。

“如果你是公募操盤手,我讓你接個票,我會給你15%、20%左右的保證金。操盤手可能通過親戚朋友把錢收了。”張青坦言,保證金是保證對方基本不會虧,大股東有的時候承諾兜底,但現實中大多結果是一地雞毛。“你賠了,他不給你補,你也不敢去要,因爲事件本身就不合規。”

“這就是拿不到桌面上的事,整個鏈條有很多風險和不確定性,有的就是靠信任。”他表示,有的私募不講武德,收取保證金後並不接盤也是常有的事。“保證金也不退,這也是黑喫黑,可能回頭還說自己虧損了,找你要錢。”

業內人士指出,進行股價操縱的標的多呈現總市值偏小,流動性較差的特徵,比如一個20億盤子的中小股,每天交易千八百萬。

張青介紹,徐翔曾屬於圈子中大佬級別的人物,資金雄厚一般能託得住,也就能跟上市公司深度合作。比如一個股票賣十元,在上市公司利好消息等配合下,能拉到五六十元,點燃散戶情緒然後出貨。“小私募玩的相對來說是一錘子買賣,中間套點短線利益,甚至說,我今天接了,明天差不多可能就走了。”張青說。

事實上,監管層態度十分明確。5月14日,對於此次爆料事件,證監會發言人迴應稱,5月13日,上交所即啓動排查相關賬戶,並於當日下午向公司發出《監管工作函》,要求公司進行自查,並如實披露相關情況。證監會派出機構已約談公司及相關各方,並啓動覈查程序。證監會發言人稱,對於以市值管理之名實施操縱市場、內幕交易等行爲“零容忍”,依法予以嚴肅查處,涉嫌犯罪的,及時移送公安機關。

“現在監管得嚴,類似現象相對少一些,大家處於保守和謹慎狀態,也都開始轉型。而且圈子裏很多人都玩黑了,不是沒錢了,就是三角債,你欠我錢,我欠他錢等。”張青說,隨着監管從嚴,包括減持等規定的約束,當前市場會朝着向好的趨勢發展。

葉飛爆料牽出4券商

“躺槍”的自營和資管業務

隨着中源家居“市值管理”事件持續發酵,申萬宏源、天風證券、民生證券和恆泰證券4家證券公司及相關人員相繼捲入。儘管後三家券商均已對此進行否認,但5月17日全天,券商股持續分化,涉事公司天風證券和申萬宏源股價均呈下跌狀態,其中,天風證券領跌券商股,下跌3.85%,申萬宏源股價下跌3.11%。新京報記者注意到,證券公司捲入直指券商自營業務和資管業務。

牽涉於股價操縱的背後,是券商自營業務和資管業務“踩雷”。涉事券商中,天風證券財報顯示,2020年自營業務穩健增長,仍是主要營收來源,實現營業收入19億元,同比增長38.16%。2020年公司資產管理業務實現營收8.73億元,同比增長12.60%,資管業務受託客戶資金規模爲1502.67億元。

與天風證券類似,近年來,自營業務和資管業務在券商五大業務板塊中的地位愈發顯著。同時,多位業內人士表示,自營業務成爲券商業績的分水嶺。資管業務也出現同樣的分化趨勢。粵開證券研究院首席市場分析師李興表示,截至2021年4月23日,25家上市券商披露了2020年受託管理資產總規模,合計6.3萬億元,同比下降13%。具體來看,頭部券商資管規模整體保持相對穩定,部分中小券商降幅較大。

證券業資深人士王劍輝表示,在證券業五大板塊中,經紀、投行等業務主要根據市場份額劃分,業務相對穩定,而對於自營業務來說,如果機構的判斷和市場運行方向一致,相關業務發展效果就好,如果判斷沒有能夠走在市場前面,相關業績就會落後。

“一季度市場出現調整,調整時間超乎部分機構預期,市場運行方向跟此前判斷存在差異。”王劍輝表示,“在市場行情相對整理的情況下,自營業務也因此成爲券商業績的分水嶺。另外,也說明券商行業業務的同質化情況沒有根本改變,特別是中小券商。”

業內人士表示,中小券商的自營業務對個別交易員或團隊的依賴度相對較高。即如果中小券商擁有一個好的交易員或團隊,其當年該領域的業績表現就會比較突出,而如果該交易員或團隊表現失常的話,該業務就會出現顯著波動。

對於資管業務來說,券商資管業務和公募基金,包括部分私募基金的管理方式還需要更多的差異化。目前前者的資產配置、操作理念等與後兩者有所差異,但整體缺乏特色。“現在券商資管業務還是以衝規模爲主要方向,把做大管理基數收取管理費當作收入主要來源。”

券商行業馬太效應不斷強化,王劍輝認爲,中小券商在這兩個業務線上有彎道超車的可能。“如果中小券商真正擁有良好的人才培養機制、內部分配機制,能夠不斷地引入優秀個人和團隊,其在自營業務方面能夠保持一枝獨秀的地位。”

操縱市場成違規重災區

“蠱惑”交易現新玩法

微博大V葉飛一則爆料揭開市值管理的冰山一角。涉嫌操縱股價的企業名單翻新,監管持續亮劍。

5月16日,證監會發布消息稱,針對近期媒體報道有相關方涉嫌合謀實施不法行爲等問題,根據交易所覈查情況,證監會決定對相關賬戶涉嫌操縱利通電子、中源家居等股票價格立案調查。這已是證監會三天之內第二度迴應此事。

操縱市場已成證券市場違法違規行爲的重災區,也是監管的重點。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看到,2020年證監會共開出96張罰單,以操縱證券市場爲主要案由的罰單有10張,被操縱的股票涉及粵泰股份、正平股份等。其中,有私募機構操縱股票數量達到10只。

此外,去年全年,證監會罰沒金額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的罰單均爲操縱證券市場案,罰沒金額均超2億元,其中,吳聯模操縱“凱瑞德”案件,被罰沒合計5.13億元。

操縱市場行爲通常表現爲以不正當交易行爲影響市場交易價格、交易量,干擾正常價格的形成,較爲常見的操縱手法包括連續買賣、約定交易、在自己實際控制的賬戶之間交易(俗稱“對倒”)、虛假申報等。

貝殼財經記者梳理注意到,大部分操縱市場案件均涉及上述手法,一般被稱爲交易型操縱。另外,信息型操縱也是近年來逐漸增多的一種手法,指行爲人通過控制信息發佈的時點、內容、節奏來發布誤導性信息,影響投資者的交易決策,進而影響市場價格和交易量,一般包括搶帽子交易、蠱惑交易、重大事件操縱、利用信息優勢操縱等手法。

記者梳理看到,吳聯模操縱“凱瑞德”案,同時涉及交易型操縱和信息型操縱。吳聯模作爲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利用自身身份控制凱瑞德發佈一系列利好信息拉擡股價,並利用資金優勢持續買賣、對倒交易,借用包括33個HOMOS子賬戶在內的他人賬戶買賣凱瑞德股票,其間共盈利8532.19萬元。

2021年證監會開出的“1號罰單”也是操縱市場案。熊模昌、吳國榮控制196個賬戶操縱“華平股份”,在操縱期間賬戶組虧損3.24億元,證監會對二人處罰合計390萬元。

貝殼財經記者梳理其操縱手法看到,吳國榮使用其控制的196個證券賬戶,利用資金優勢、持股優勢,採用盤中連續交易,在自己實際控制的賬戶之間進行證券交易等方式交易“華平股份”,影響股票交易價格及成交量。

最高檢和證監會指出,隨着證券市場的發展,操縱市場行爲的專業性和隱蔽性明顯增強,操縱手段花樣翻新。新修訂證券法和相關司法解釋進一步明確了常見操縱手段,並降低了定罪標準,全面加大了懲治力度。司法機關要準確認識操縱型證券犯罪方法手段的變化,根據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對各類操縱證券交易價格和交易量、危害證券市場秩序的行爲予以嚴肅追究。

證監會行政處罰委員會範林波曾撰文指出,證監會對操縱證券市場行爲的處罰呈現出的特點包括:罰沒金額屢創新高,懲治力度逐步加大;案件類型多樣化,操縱行爲涉及新產品新業務的情況不斷湧現;當事人控制使用賬戶數量穩定,但賬戶結構愈加複雜化等。

在操縱市場案件中,當事人使用的賬戶往往包括他人賬戶,同時另一個傾向是當事人開始逐步使用有利於隱藏真實投資者背景,且具有資金槓桿的信託產品賬戶、資產管理賬戶等實施操縱。另外,由於操縱行爲收益高,部分當事人反覆實施操縱行爲,還有人在被證監會行政處罰之後轉到中國香港實施跨境操縱。

目前,控制關係的認定、操縱的主觀故意、操縱對證券交易價量的影響等都是監管部門作出行政處罰的重點問題。其中,要證明當事人行爲對證券價量的影響是一個難題,證監會一般採取比對認定的思路,即將涉案證券價格的變動與其他參照物進行比較。

範林波認爲,實踐中影響證券價量的因素多種多樣,既有宏觀因素、行業因素、發行人基本面,也有市場情緒、個股價量等技術原因,甚至當事人本身的名氣,也會對證券價量產生影響。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