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銀行評級大調整!3天內8家被下調 這個省成重災區 中小銀行分化仍將加劇 

半年報即將進入披露期,中小銀行最新評級結果也陸續出爐。

券商中國記者注意到,7月28日至30日,短短3天之內已有8家銀行主體長期信用等級被下調,其中包括盛京銀行、阜新銀行、葫蘆島銀行等4家遼寧地區城農商行。

就評級下調原因來看,前述銀行較爲一致地體現爲:貸款風險暴露且撥備不足;盈利能力弱化甚至虧損、資本水平不足;貸款行業及客戶集中度較高等。此外,個別銀行還受區域經濟低迷、股東風險暴露的負面影響。

華泰證券固收研究團隊日前發佈報告稱,未來預計城農商行在增速、業務結構、資產負債表等方向分化仍將加劇,建議對涉及較多地產、城投流貸、不良資產仍有壓力、股東背景有負面等的城農商行保持謹慎。

3天內8家中小銀行評級下調

公開信息顯示,7月28日至30日,合計8家中小銀行主體長期信用等級被評級機構下調。

具體包括:山西平遙農商行、山西長子農商行、延邊農商行、河南新鄭農商行、葫蘆島銀行、阜新銀行、大連農商行和盛京銀行

整體來看,評級機構對前述銀行評級的調降主要考慮到其面臨的五大挑戰:

一是,受區域經濟增速放緩、信用環境弱化及新冠疫情等因素影響,不良貸款、逾期貸款顯著增加,同時撥備水平不足,甚至低於監管要求。以新鄭農商行爲例,去年該行“關注+不良”類貸款佔比同比翻番至12.9%,全年不良貸款餘額大幅增加11.3億元至16.7億元。受此影響,該行撥備覆蓋率顯著降至100%,已低於監管要求。此外,疫情影響下,不良清收效果不佳、相關抵押物處置難度大,“回血”艱難。

二是,盈利能力弱化乃至虧損,資本充足率下降,償債能力下降。以平遙農商行爲例,受風險暴露、息差收窄、投資收益收縮影響,這家資產規模在150億左右的銀行去年淨利潤不足百萬,同比下滑93%。加上分紅力度較大、抵債資產消耗,該行資本充足率已經低於監管要求。

三是,資產結構存在問題。譬如非標投資佔比高,且部分風險暴露;又譬如貸款客戶集中度高,或者在某個行業的敞口較大,容易收到區域經濟及單一客戶經營情況變化的影響。

四是,面臨負債增長難題。其中,受此前評級下調的影響,平遙農商行去年在市場融入資金的難度明顯加大,限制了業務發展;盛京銀行則在去年清退部分高成本及不穩定存款,導致企業存款規模顯著下降,考慮到區域經濟低迷,未來對公存款拓展仍面臨壓力。

五是,股權信用風險暴露,銀行管理存在壓力。其中,聯合資信對葫蘆島的評級報告就顯示,該行部分股東存在股權質押、拍賣及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的情況,需要關注後續的股權穩定性。延邊農商行則因爲發起設立且並表28家村鎮銀行,被評級機構認爲存在較大的管理、人才方面的挑戰。

遼寧成評級下調“重災區”

從前述8家銀行的區域分佈來看,遼寧成爲“重災區”,包括盛京銀行、阜新銀行、葫蘆島銀行在內的3家城商行,以及大連農商行的主體評級均被下調。

這也側面反映出當地銀行業面臨的巨大經營壓力。根據遼寧銀保監局數據,2020年遼寧轄內銀行業(不含大連)累計實現淨利潤96億元,同比下降21.9%;今年上半年實現淨利潤39億元,同比減少近七成。

具體到評級被下調的4家銀行,盛京銀行、阜新銀行、大連農商行去年淨利潤分別同比下滑77.9%、95.5%和28.6%,葫蘆島銀行更是呈現虧損狀態,全年淨利潤由2.7億元降至-2.8億元。

資產質量方面,除大連農商行不良貸款率微降至4.86%外,其餘3家城商行均呈現快速上升態勢,全年不良貸款至少翻番。其中,葫蘆島銀行年末不良率接近14%。

此外,在股權穩定性方面,恆大集團持有盛京銀行36.4%股份,爲第一大股東,不過根據7月22日瀋陽市相關負責人到該行調研時的表態,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該行改革發展,“支持市屬國企在監管部門指導下,逐步增持盛京銀行股份”。

而阜新銀行作爲當地城商行,2016年開始該行前十大股東均爲當地民企,且持股差距極小,股東排位每年都在變動。日前,該行第一大股東的全部持股還被掛牌,即將進行公開拍賣,另有多名持股4%以上股份的股東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葫蘆島銀行的情況則更爲複雜,該行第二、第十大股東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其持股多次遭司法拍賣,但均流拍。此外,該行第四、第五大股東已將大部分持股質押,第八大股東部分持股被司法凍結。去年8月,該行又因原行長王學伶“落馬”的負面輿情,發生了擠兌事件。

爲統籌發展與安全、應對區域性系統性金融風險,遼寧省決定新設組建一家省級城商行,合併省內12家城商行。今年6月,遼瀋銀行正式開業,註冊資本達200億元,其中,遼陽銀行已於上週通過了被遼瀋銀行吸收合併的股東大會議案,營口沿海銀行也正在吸收合併進程中。

預計城農商行分化仍將加劇

數據顯示,截至7月30日,年內已有12家國內中小銀行主體信用等級被直接下調,包括9家農商行、3家城商行。

此外,匯豐銀行(中國)也於6月初被國際評級機構穆迪下調了本幣與外幣長期存款評級和發行人評級,並將匯豐中國的調整後基礎信用評估、長期交易對手風險評估、本幣與外幣長期交易對手風險評級全部下調,評級展望爲穩定。

與此同時,據券商中國記者不完全統計,年初至今,還有6家商業銀行主體信用等級獲上調,包括泉州農商行、浙江桐廬農商行、長順縣農信社、威海藍海銀行、貴州遵義匯川農商行和安徽阜南農商行,但普遍未披露上調原因。

其中,在中誠信國際對遵義匯川農商行的主體評級中,今年2月由A調高至A+,但6月又調回A;東方金誠對阜南農商行的評級結果也分別在今年5月、7月先下調、後調回。

另外,今年以來,廣州農商行、四川天府銀行、貴州花溪農商行的評級展望先後由“穩定”調整爲“負面”。對此,有評級業內人士表示,這表示其信用水平在未來12-18個月內可能下降,但並不表示信用等級一定會發生變化。

事實上,在中誠信國際於7月29日出具的廣州農商行評級報告中,該行評級展望已恢復至“穩定”;延邊農商行雖然被下調評級,但該行評級展望也已由“負面”調整爲“穩定”。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還有13家銀行終止評級,除了大部分因爲債券到期兌付、不再評級的銀行外,還有4家銀行因爲遲遲無法提供評級所需材料,被評級機構直接終止,其中包括:山東博興農商行、山東廣饒農商行、山東鄒平農商行、山西榆次農商行。

華泰證券固收研究團隊日前發佈報告認爲,在宏觀“穩槓桿”的政策基調下,銀行目前面臨部分領域去槓桿、調結構的政策要求,未來預計城農商行在增速、業務結構、資產負債表等方向分化仍將加劇。

該報告建議,對城農商行銀行債整體中性態度,對涉及較多地產、城投流貸、不良資產仍有壓力、股東背景有負面等的城農商行保持謹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