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下一屆美聯儲主席花落誰家?拜登面臨兩難抉擇

來源:智通財經網

當美國總統拜登在決定下一任美聯儲主席時,將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要麼謹慎行事,選擇讓現任主席鮑威爾連任;要麼冒險讓像佈雷納德這樣的自由派人士擔任,後者可能會取悅國會中的進步派人士,但也有可能煽動華爾街。

這兩條路都給白宮帶來了障礙。鮑威爾很可能會得到參議院的確認,從而使拜登政府獲得兩黨的重大勝利。金融市場可能將保持平靜,但拜登這樣做可能會讓部分屬於進步派的民主黨人失望,因爲他在其他問題上需要後者的支持。

而選擇像美聯儲理事佈雷納德這樣的自由派候選人,則更接近拜登的經濟議程,在銀行監管方面更爲鷹派,並很可能會讓伊麗莎白·沃倫和銀行委員會主席謝羅德·布朗等民主黨參議員感到滿意。然而,這將預示着在人事確認方面將有一場激烈的鬥爭,甚至可能是一場50比50的僵局,並將由副總統哈里斯投下關鍵一票。

鮑威爾的任期將於明年2月結束,美聯儲理事會還有其他幾個職位空缺,這讓拜登有機會給美聯儲留下自己的印記,在前總統特朗普提名五個人選後重新打造美聯儲。

除鮑威爾外,拜登還必須替換目前由蘭德爾·夸爾斯擔任的銀行監管副主席,以及副主席理查德·克拉裏達;另外,此前特朗普提名的朱迪·謝爾頓未能獲得參議院的確認後,理事會還有一個空缺席位。

雖然許多資深民主黨人都對鮑威爾表示讚賞,但民主黨人對其的一致支持並非板上釘釘的事。布朗和沃倫目前拒絕透露是否會支持鮑威爾連任,而此前兩人都曾對鮑威爾在銀行股票回購等金融監管議題的處理方式上提出了嚴厲批評。

俄勒岡州參議院財政主席羅恩·懷登對鮑威爾和佈雷納德都給予了高度讚揚,並在最近與他們進行了會面。他支持鮑威爾對經濟危機的處理方式,同時讚揚了佈雷納德對經濟的看法。

“她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懷登表示:“我認爲,她是那些正在尋找方法來確保有更多高技能、高薪工作的經濟領袖之一,並以非常強烈的公平感來做這件事,給每個人一次機會,我喜歡這一點,這正是我所追求的。”

目前,據知情人士透露,部分白宮助手將佈雷納德視爲可能的主席,她在保持獨立的同時,也完全相信拜登的經濟議程,而其他人則支持鮑威爾。佈雷納德曾在奧巴馬政府的財政部擔任高級職務時,拜登就考慮過讓其擔任財政部長,但後來奧巴馬任命她爲美聯儲理事。

仍未到緊要關頭

就目前而言,白宮不太可能在9月份之前就美聯儲人事問題作出任何決定。拜登已經承諾兩黨合作,但他也面臨着緊迫的時間,因爲如果歷史可鑑,2022年的中期選舉可能標誌着民主黨對國會控制的結束。

一位瞭解這一過程的共和黨人表示,對拜登而言,阻力最小的道路是明確的:重新任命鮑威爾,並將夸爾斯的副主席職位讓給佈雷納德,以迴應自由派人事的擔憂。這位共和黨人表示,市場預期似乎已經考慮了鮑威爾的連任,他們還須處理其他人的提名問題。

布朗曾表示,他對夸爾斯和“美聯儲在監管方面過於軟弱”最爲不滿,但他目前主要關注的是此前謝爾頓被提名擔任的空缺席位。

而共和黨參議員對鮑威爾相當滿意,鮑威爾是由特朗普任命的主席,並得到84名參議員的兩黨支持。但同時,共和黨也警告稱,他們希望鮑威爾公開反對拜登的支出和稅收計劃,對通脹發出更大的警告,並遠離社會正義和氣候變化等問題。部分人士還一直在敦促其在縮減美聯儲資產購買規模等問題上儘早採取行動。

共和黨的看法

近年來,共和黨參議員們對鮑威爾領導了一系列監管措施的回滾表示讚賞。

北卡羅萊納州的共和黨參議員託姆·蒂利斯表示:“這會讓共和黨人對鮑威爾以外的人產生更多的擔憂。”蒂利斯預測,在民主黨僅控制50票的參議院下,鮑威爾可能會獲得70票以上的支持。

蒂利斯稱:“他是我們在這個角色上的最好人選,而其他候選人都將是我們在過去三、四年所取得進展的倒退。”

據悉,候選人佈雷納德曾指出,對鮑威爾和夸爾斯關於銀行監管問題上的多數票持不同意見。她還投票反對美聯儲近年來批准的多宗銀行合併。

但在採取大規模措施支持經濟從新冠疫情中復甦方面,佈雷納德表示完全贊同,他們對貨幣政策的觀點也相似。不過,佈雷納德對金融監管和美聯儲數字貨幣的採用提出了不同的方式。就在上週,佈雷納德表示,她比鮑威爾更傾向於使用監管工具來阻止資產泡沫等金融過度行爲。

即使獲得廣泛支持,鮑威爾也可能會遭到共和黨的一些反對,因爲共和黨人計劃將物價上漲問題作爲其在2022年國會選舉中奪回控制權的核心。

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競選委員會主席裏克·斯科特等參議員表示,他們對美聯儲近幾個月來處理通脹的方式深感失望。

印第安納州共和黨參議員邁克·布勞恩談到鮑威爾在貨幣政策上的鴿派立場時表示:“他在玩一場危險的遊戲。”

布勞恩稱,鑑於鮑威爾需要拜登爲其重新提名,鮑威爾現在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他還表示,他的投票將取決於屆時圍繞着鮑威爾的問題。

北達科他州共和黨人凱文·克拉默則在最近一次有關拜登支出和通脹的委員會聽證會上向鮑威爾施壓,稱他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當特朗普強烈抨擊他,要求實行負利率時,我支持他,我支持他的獨立性,”克拉默稱,“現在在我看來,他可能會屈服於某種自然的政治傾向。”

來自民主黨的壓力

當上周再次被問及她對鮑威爾的看法時,沃倫重申了其認爲美聯儲主席職位的重要性。

“美聯儲主席有兩份工作。一個是貨幣政策,另一個是監管。這是保證我們安全的部分,而且這需要獨立於大型金融機構,因此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而當被問及鮑威爾能否在確認投票前做些什麼來贏得她的支持時,她表示了猶豫。

她表示:“自從他的提名聽證會以來,我就提出了有關監管的問題,我還將繼續提出這些問題。”

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主席伯尼·桑德斯在被問及美聯儲職位時也不願攤牌。桑德斯投票反對佈雷納德的提名,桑德斯此前曾尖銳批評佈雷納德在前幾屆民主黨政府中參與的自由貿易協議。

但懷登表示,他不會以任何方式向白宮施壓。

“我相信拜登在這個問題上的判斷,”他指出。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