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深夜突發!美國五角大樓附近發生槍擊事件,槍手在逃!德爾塔變異毒株迅速傳播威脅原油需求,油價暴跌!

來源:期貨日報

國家衛健委8月3日通報,8月2日0時至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90例,其中境外輸入病例29例,本土病例61例(江蘇45例,湖南6例,湖北3例,河南2例,雲南2例,北京1例,上海1例,福建1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41例,其中本土23例(河南15例,湖北6例,湖南2例);當日轉爲確診病例4例(境外輸入1例)。

8月3日,鄭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辦公室連發9號、10號、11號通告,在覈酸檢測和疫情風險等級提升等方面做了新規定。8月2日,開封市尉氏縣在排查涉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關聯人員過程中,發現1例核酸初篩陽性,後經開封市疾控中心複覈,認定爲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當前該市疫情防控形勢十分嚴峻,切斷傳染源、阻斷疫情蔓延擴散的任務十分繁重、十分緊迫。面對嚴峻的疫情防控形勢,密集發佈通告切斷病毒的傳播與擴散。

截至8月2日24時,鄭州市已報告無症狀感者61例、確診患者14例。其中,29例無症狀感染者和12例確診患者的活動軌跡已通報。

近日,中國證監會官網掛出的一則行政處罰決定顯示,2018年3月30日至2018年5月22日期間,張飛、張雄控制“包某瑩”等60個賬戶採用連續交易、盤中和尾盤拉擡股價等手段操縱“弘宇股份”,累計盈利3163.44萬元。證監會決定,依法沒收兩人違法所得並處以9490.32萬元罰款,爲違法所得的三倍。並對二人採取市場禁入措施,其中對張飛採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張雄採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美國國務院表示,即將對“默瑟街”油輪遇襲事件做出適當反應,美國正在與該地區各國政府磋商如何做出反應。確保在伊朗被不公正拘留的美國公民獲釋絕對是國務院的優先考慮事項,將採取任何現有的可能的手段以尋求美國公民的釋放。

當地時間8月3日早上,美國首都華盛頓五角大樓附近地鐵站的一個站臺附近發生槍擊事件。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8月3日報道,一名警察在美國五角大樓附近的槍擊事件中死亡。報道稱,阿靈頓消防局當日在社交網站上發文稱,他們對發生在五角大樓附近的暴力事件進行了迴應,同時救治了許多傷者,但五角大樓並未對此發表評論。目前五角大樓已經解除封鎖並重新開放。

昨日,WTI 9月原油期貨收跌0.70美元/桶,跌幅0.98%,報70.56美元/桶。上期所原油期貨2109合約夜盤收跌1.72%,報434.20元人民幣/桶。WTI原油期貨盤中跌破70美元/桶,爲7月22日以來首次。布倫特原油期貨盤中跌破72美元/桶,爲7月21日以來首次。

擔憂需求不足,原油價格下跌

前一交易日國際油價創了一週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上海原油期貨隔夜持續跟跌。週二上海原油期貨主力2109合約暴跌 3.76%,報收435.2元/桶,再次刷新一週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

對此,海通期貨能源化工研發負責人楊安表示,週一油價大跌的直接導火索是Delta毒株的激增,引發投資者對需求不足的擔憂,近期,包括我國在內的地區疫情呈現明顯擴散態勢,防控壓力加大,對原油需求形成了負面影響,加上此前全球最大的石油消費國——美國公佈疲弱經濟數據,且OPEC原油產量增加等不利因素進一步發酵,市場情緒趨向謹慎。

光大期貨研究所能源化工總監鍾美燕表示,近期油價呈現緩漲急跌、價格高點不斷下移的特徵。她認爲這是因爲油價近期不斷對風險因素計價,價格易跌難漲。包括對供應增長的擔憂,以及海外宏觀數據不及預期的影響。

楊安認爲這次油價下跌並不是孤立的事件。事實上,從上週五夜盤開始黑色、油脂價格就展開了回調,週一原油和銅分別帶着能化板塊和有色金屬加入調整大軍,大宗商品市場也迎來了系統性調整行情,並且這個調整有進一步升級跡象。

“目前油價回調已經成勢並且有進一步升級跡象,因爲這次回調不僅僅是原油自身的回落,而是大宗商品的系統性回調行情,很難馬上有效回暖。如果通過原油供需層面看,具體表現還是去庫,這說明原油供應仍短缺,但目前市場情緒明顯趨於悲觀,這讓投資者很難保持看漲信心。”楊安表示,7月油價急跌之後美國CFTC持倉數據顯示基金在離場避險後沒有再回來,這說明專業機構對油價後市保持謹慎觀點,因此現階段投資者對油價的預期不宜過度樂觀。

據鍾美燕介紹,雖然目前疫情在全球範圍內都有反撲之勢,但國內外對待疫情的防控措施有所不同。國外的關注點在於“需求在增加、消費在增加。雖然新冠病毒仍然存在,但現在沒有以前那樣的封鎖措施。”因而從海外情況看,儘管全球新增病例擡頭,有發展成第三波的趨勢,但常態化對待疫情,未出臺相應的封鎖措施。不同的是,國內整體管控趨嚴,受近期疫情影響,各地防控均有升級,如河南、山西、山東、內蒙、陝西等地均嚴格排查,運輸週期有所延長,局部的封鎖措施使得國內需求邊際轉弱。

對於此,鍾美燕介紹說,OPEC暫不會調整增產節奏,7月OPEC產量爲2672萬桶/日,比6月修正後的產量增加61萬桶/日。除今年2月外,OPEC產量自2020年6月以來每月都有所增加。隨着需求和經濟復甦,OPEC及其盟友組成的OPEC+聯盟一直在降低減產力度,整體評估OPEC+產量增加的節奏在加快。“總體來說,原油的供需平衡表將從緊平衡走向寬鬆,接下來需要密切關注庫存的去化情況。”鍾美燕說。

“基於目前原油價格的走勢,我們認爲年內最長的趨勢性上漲行情已經告一段落。三季度至四季度油價將呈現振盪偏弱走勢。”鍾美燕提醒說,近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糾正運動式“減碳”以及保供穩價,先立後破。在保證能源安全下,對新能源發展的替代思考也會令中期石化需求受影響。另外,國內對於油品端稅收的整頓也令貿易流動性下降。油價因此從單邊上漲趨勢切換到振盪模式。

8月2日,美國方面公佈了市場密切關注的7月ISM製造業PMI數據,結果該數據表現不及預期。數據顯示,美國7月ISM製造業PMI實際公佈59.50,預期60.9,前值60.6。

對此,楊安表示,原油需求與經濟發展密切相關,主要經濟體制造業顯示出一些疲軟肯定會對原油需求恢復不利,我們也看到了包括歐洲央行和美聯儲等都在前期普遍釋放了鴿派言論,顯然各國全力保障經濟恢復仍是首要任務,在這種背景下,經濟恢復應該還是大勢所趨,原油需求還有較大概率得到保障。

相關產業人士又該重點注意些什麼?楊安認爲,對於未來油價的影響因素方面,還是要繼續關注原油市場在傳統旺季需求端的表現是否符合預期,供應端的增量也是需要密切關注的因素。“我們也注意到高油價對供應端增產的刺激還是很明顯的,OPEC大概率會按計劃增產。另外,還需要關注美國原油產量恢復情況,以及8月之後伊朗核協議談判進展等因素。具體可以關注原油市場月差結構變化,關注基金持倉變化來跟蹤原油市場強弱。”

在鍾美燕看來,未來油價變動情況需要關注的重點是宏觀數據方面,一個是美國的失業人數以及通脹率,這將影響接下來美聯儲政策的實施節奏。國內關注金融數據,以及中央政治局會議之後各個行業政策層面落實的程度。需要注意的是波動的幅度加劇,節奏加快。

甲醇期價承壓下行

受油價下挫影響,昨日化工板塊跌勢普遍加劇,其中,苯乙烯、甲醇、PTA跌幅均超3%,甲醇主力合約2109跌幅達3.70%報收於2626元/噸。市場人士表示,近期甲醇國內煤製成本支撐顯著,所以煤價重挫一定程度上影響甲醇盤面表現。

據方正中期期貨高級分析師夏聰聰介紹,7月份以來,甲醇階段性築底結束,重心穩步上移,擡升至5月份高點壓力位附近漲勢暫緩。甲醇基本面雖略有好轉,但明顯利多刺激匱乏,趨勢性行情難現,期價呈現漲跌交互態勢,向上突破阻力較大。此外,受消息面的影響,國內商品期貨市場氣氛明顯降溫,市場情緒面帶動下,甲醇承壓回落。近期,情緒面和資金面對盤面擾動加大。

“最近甲醇價格出現大幅下滑,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造成:一是疫情反覆造成主銷區卸貨困難,市場之前的看多心態遭到較爲嚴重的打壓,在向上突破無望後,多頭集中平倉;二是原料端動力煤期貨價格下滑,疊加原油等能化產品價格下挫,甲醇之前較強的成本及下游支撐邏輯發生了改變;三是期貨嚴重升水的幾個交割地區,如華南、河南等,市場普遍認爲後期上述地區可能會出現較大量的倉單,不利於多頭。”招金期貨能化分析師於芃森表示。

夏聰聰認爲,一般在甲醇市場行情較爲低迷的情況下,成本支撐作用逐步顯現。當甲醇價格下跌至低位,生產企業利潤被大幅擠壓,成本壓力凸顯時,廠家挺價意向增強。如果從甲醇產業鏈看,高成本壓力可以逐步由上而下順利傳導時,成本端價格變動對甲醇市場的影響較爲有限。

“內地煤制甲醇企業自4月份開始就因爲煤炭價格走高而陷入虧損,至今仍未擺脫虧損,持續的負利潤造成了7—8月大量的煤制甲醇裝置提前檢修,但效果欠佳。歷史上甲醇出現時間如此長的虧損還是首次。所以,內地在接連檢修之後,價格有所企穩,現貨庫存下降,但現在還是傳統下游的淡季,效果欠佳。一般來講,只要不牽扯長期的虧損問題,成本端的價格變動就不會對甲醇的價格產生較大影響,但這一次時間過長,很多企業苦不堪言。漲價下游不接受,不漲價就虧損。”於芃森說。

在於芃森看來,7—8月甲醇市場的整體供需都是緊平衡,甚至處於供小於需狀態,這一點從各地區庫存的下降就可以看出。主要是廠家將秋季集中檢修提前到了夏季來應對長期的虧損問題。

“目前甲醇價格的下跌,是多因素影響的結果,但後市的走勢尚不明朗。短線看,甲醇期價在連續衝高未果後,有回調需求,疊加疫情的反覆,可能回調幅度比較大。從中長線的供需情況預期,甲醇中期還是供小於需,下半年還有3套合計110萬噸甲醇制烯烴裝置計劃投產,將會增加約330萬噸/年的需求,但供應方面,僅有100萬噸/年裝置存在投產預期。目前疫情對於甲醇上下游的實際影響並不明確,所以說方向還爲時過早。讓市場運行一段時間後,讓利多和利空因素髮酵一下,纔有明確的答案。”於芃森進一步解釋說。

夏聰聰同樣表示,近期甲醇市場供、需均走弱,港口庫存未能如期累庫,甲醇供需關係階段性出現好轉,但整體失衡格局未發生逆轉。

“西北主產區企業簽單情況一般,儘管上游煤炭價格強勢反彈,成本端大幅擡升,但甲醇廠家挺價意向並不強。7月中下旬開始,生產裝置陸續計劃內停車檢修,貨源供應區域性收緊,廠家心態好轉。海外甲醇現貨市場高位運行,重心仍有所上行,表現強於國內市場。甲醇進口量窄幅回升,恢復速度相對緩慢,對國內甲醇市場衝擊力度不大。下游市場維持剛需補貨節奏,高溫雨季對部分傳統需求行業開工造成影響,甲醇需求端提升受限。甲醇港口庫存縮減至80萬噸附近,處於正常偏低水平,後期仍存在回升可能,庫存壓力整體可控。”夏聰聰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