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有序推动更高水平金融对外开放 

本报记者 李国辉

近日,人民银行召开2021年下半年工作会议,会议提出,进一步有序推进金融开放。持续抓好金融业对外开放承诺落实,主动对标国际高标准,推动形成以负面清单为基础的更高水平金融开放。统筹协调做好全国性开放、自贸试验区开放和通过自贸协定做出的双边或区域性开放工作。

近年来,按照扩大开放“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的要求,“一行两会一局”宣布了多条开放措施,金融业对外开放取得重要进展。银行、证券、基金、期货、人身险等领域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已完全取消,外资股东资质要求不断放宽;企业征信、评级、支付等领域已给予外资国民待遇;资本市场互联互通不断深化,配套的会计、税收和交易制度不断完善。在《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中,金融业准入的负面清单已经正式清零。

金融业对外开放是中国对外开放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下一步,专家表示,应推动金融业系统化、制度化开放,全面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为外资进入国内市场提供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推进金融市场开放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国际投资者提供更加友好、便利的投资环境;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提高人民币资产对国际投资者的吸引力。

区域性金融开放多点开花

今年4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发布《关于金融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意见》,这是继《进一步推进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金融开放创新试点 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方案》《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意见》发布后,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印发的第4个金融支持区域发展的文件。

中国银行海南金融研究院资深研究员王方宏表示,这意味着,海南自贸港成为我国金融开放的最前沿之一,并且在金融开放的试点安排上与上海、粤港澳大湾区各有侧重,充分体现了海南自贸港作为“双循环”重要交汇点的地位,也凸显了海南自贸港在“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试验区”的战略定位下,承担着金融开放先行先试的创新探索责任。

今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 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上海集聚了股票、债券、期货、货币、票据、外汇、黄金、保险等各类全国性金融要素市场,已是全球重要金融中心。在金融开放方面,意见提出,支持浦东率先探索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实施路径,创新面向国际的人民币金融产品,构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离岸金融市场等。意见还提出,要建设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试点境外先进企业在科创板上市,支持债券市场互联互通等内容。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李佩珈表示,以上措施对于引领带动上海“五个中心”(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中心、人民币金融资产风险管理中心、金融科技中心、优质营商环境中心、金融人才中心)建设,更好服务全国发展大局和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2020年,中国经济稳健运行和高质量发展,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重要支撑。在世界经济深度衰退、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中国采取多项措施推动贸易投资便利化,去年对外贸易实现1.9%正增长,人民币国际贸易计价结算职能继续巩固。2020年,经常项目下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金额达到6.77万亿元,同比增长12.09%。

今年以来,跨境人民币政策继续完善。除了在金融支持区域性改革发展的文件中提出跨境人民币便利化政策之外,今年1月,人民银行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国资委、银保监会、外汇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跨境人民币政策 支持稳外贸稳外资的通知》,涵盖围绕实体经济需求推动更高水平贸易投资人民币结算便利化、进一步简化跨境人民币结算流程、优化跨境人民币投融资管理、便利个人经常项下人民币跨境收付、便利境外机构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使用五方面内容。

与此同时,在中国加速金融开放的背景下,人民币金融交易职能显著增强。中国国债相继纳入摩根大通全球新兴市场政府债券指数、富时世界国债指数,带动更多国际资金增持人民币金融资产。截至2020年末,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境内人民币金融资产近9万亿元,同比增长40%。

人民银行表示,下一步持续稳慎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深化对外货币合作,发展离岸人民币市场。中国人民大学发布的报告建议,将人民币投融资、资产管理作为扩大人民币国际使用的着力点,满足国际投资者的需求。同时,应鼓励央企、国企在国际贸易和投融资活动中带头使用人民币,解决阻碍企业使用人民币的制度和政策障碍。

保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

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增强,7月以来基本稳定在6.45至6.51水平上下浮动。

5月底、6月初,人民币汇率在美元贬值的情况下一度产生单边升值预期。6月15日起,央行上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两个百分点,以稳定人民币汇率。外汇市场自律机制工作会议强调,在当前汇率制度下,汇率不能作为工具,既不能用来贬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来升值抵消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影响。

对于后市,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表示,中国经济增长保持中高速水平、国际收支仍将出现双顺差、中国的货币政策基调稳健等一系列因素,决定了人民币汇率中长期将保持基本稳定。

下半年,美联储加息预期增强,美国经济刺激政策及其经济复苏和就业市场恢复等一系列因素或变量,有可能推动美元指数阶段性走强。交通银行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下半年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特征将进一步强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