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早以前,河南商报记者孙科就听说过“地上河”这个词,但那时,他对这个词理解还很模糊。

7月23日,孙科接到报社通知,要派他去周口采访。他感觉既兴奋又不安。孙科说,兴奋的是,他得到了参与这样大型报道的机会,但不安的是,郑州家里仍停电停水,作为“顶梁柱”,他却要外出。好在妻子很支持他的工作,简单叮嘱了他几句,便默默地开始给他收拾行李。

次日一大早,河南商报周口冲锋队三名记者:孙科、时硕、曾令统,在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印务中心集结完毕,即刻赶往周口汛情最为严重的县——扶沟。

到达扶沟已是上午10点,简单安顿后,三人便来到了扶沟县城郊一中转移群众安置点。在那里,孙科一行详细采访了当地转移群众、村干部、志愿者……了解了当时的汛情基本状况。

顾不上吃午饭,下午1点多左右,三人又赶到扶沟险情最严重的地方之一——贾鲁河六上行政村段。

“当时,贾鲁河水位已经高出原有河堤路至少有1.5米,高出的部分全都由沙袋垒起,走在河堤上,抬头就是漫过头顶的河水,那时候才真正知道‘地上河’是怎样一种触目惊心的画面——这里如果‘失守’,贾鲁河将会‘一泻千里’,直接威胁附近的工业园区、产业集聚区,以及上百个村庄。”孙科感到很不安,但当看到河堤上仍有近千人驻守,还有人坐在河堤吃着馒头、向家人打电话报平安时,他顿感安心不少。

采访结束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7点多,孙科他们顾不上休息,又赶忙开始提交稿件、短视频。

可能因为白天的经历,那个晚上,年龄较小的曾令统一夜没有休息好。他说,他一直在做梦,梦与河堤有关……

第二天一早,孙科和他的小伙伴们去了扶沟最大的转移群众安置点——江南实验学校。与老乡们聊完吃饭、住宿的事情后,又赶到扶沟受灾最严重的村庄——练寺镇直沟河村。

还没进村,大水就给他们来了个“下马威”。当天凌晨,漫出来的贾鲁河冲垮了去往村子的路面,想要过去,得绕行村里的小路。但小路也被水淹,一般轿车无法通行,需要换成底盘较高的货车,还要蹚水而过。那一刻,孙科庆幸自己提前穿了拖鞋。

进村后,水面已经覆盖了大半个村子,这里的群众也早已转移,除了树上的蝉叫,整个村子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为了更加深入地了解村民家中进水情况,在村干部的引领下,几人又蹚水进入了村中,并拍摄到了许多珍贵画面。

这边刚结束采访,那边又传来新的汛情。扶沟曹里乡15个行政村耕地被淹、14个村庄进水……

来不及喘口气,他们又火急火燎斜穿整个扶沟县城,赶到曹里乡顾家村。与能进村的直沟河村相比,顾家村的大水来得更加“凶猛”些,村口的水位已经基本达到了大腿位置。为了了解村内的情况,孙科他们沿着被淹的村庄路面,往里走了几十米,直到应急人员出来制止。

那天,“曹里”成为了当地关注的焦点,许多人也通过河南商报的报道了解到了家乡最真实的汛情。

采访完曹里乡,孙科他们又马不停蹄赶往摆渡口大闸——双洎河与贾鲁河在此“合二为一”成贾鲁河,之后,一路向东南,“直奔”扶沟县城。这里一旦出事,扶沟县城将面临严重危机。为了拍摄、了解大闸最新情况,孙科一行穿越多个村庄,涉过三个差点没让汽车熄火的水坑,终于抵达了摆渡口大闸。

一天半时间,孙科他们辗转周口灾情最为严重的四个地方,传回高质量图片近百张,制作优质短视频9个,成稿7篇,用纸笔镜头传递出了最为真实的防汛一线。孙科说,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扶沟的“水路”。

编辑:Wei Wei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