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通州|大批房源被下架 民宿迎最强监管 是“危”还是“机”?

北京环球度假区将于9月20日正式开园,周边民宿早已悄然兴起,但最近,北京民宿经营“最强监管”落地,通州区民宿房源率先被各大平台下架,这一变革到底是“危”还是“机”?北青社区报记者对通州民宿市场现状进行了调查。

民宿经营“最强监管”落地 通州数千间房源下架

8月30日,北青社区报记者登录某民宿app平台,定位“北京”,输入关键词“通州”搜索附近房源发现,无任何房源出现在搜索页面,app页面显示“无符合条件的房源,可以换个条件再试一下”。

随后,记者使用另一个app搜索“北京环球度假区“周边民宿,并在排序条件中选择“距离从近到远”,搜索结果114家房源中,无北京房源,距离最近房源位于河北省廊坊市。页面顶部提示“根据北京市短租政策规定和相关部门监管要求,此地区房源数量可能较少,建议合理规划、安全选择。”

8月27日,爱彼迎、小猪、途家等多个平台都发起了下线站内通知

据通州民宿主王江(化名)介绍,8月27日,自己收到短租平台站内通知:“为配合通州公安部门短租住房管理政策,平台将对六证不齐、且未持有特行证或乡村民宿许可证的房源将全部下架。”自己的房源管理页面也显示“房源已被下架。”

记者了解到,通州区组织网信、公安(网安、人口、治安)、住建等部门,于一周前联合召开规范短租住房经营管理工作部署会,面向途家、爱彼迎、同程艺龙携程美团、小猪短租等多家短租住房平台进行了政策宣贯,要求不合规房源在7日内完成下架。

途家平台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北京的房源都要重新审核,后续会陆续上架。”另一短租平台负责人介绍,目前平台正在对所有房源进行严格审核,符合标准的才能恢复上架,此次北京通州区被下架的房源数量达数千间。

目前,各家民宿平台上位于通州区的不合规民宿已全部下架,环球影城周边民宿经营或面临最强监管,且民宿规范化的范围将扩大到全北京民宿。

民宿主:或将血本无归

记者了解到,这次通州被下架的民宿主中,有不少人是“瞄准商机”,专程为环球影城而来,当中不乏专业民宿经营者,也有不少北京或通州土著。

今年7月,本报记者就曾对北京环球度假区附近民宿情况进行调查,当时使用民宿APP搜索附近民宿时,在北京环球度假区周边5公里内,共有662套民宿可预定入住。这些民宿大致分为城市民宿和乡村民宿两种,在介绍中大多会突出“近环球影城”、“环球主题房”、“近地铁7号线”等标签来吸引房客。

同时,据此前央视财经《第一时间》报道,截至今年6月初,环球影城周边民宿数量同比2019年增长70%左右。

突然被强制下架后,通州的这些民宿情况如何了?

一位有30间房源的民宿主算了一笔账:“不计算装修等近百万元的前期投资成本,单房每月的房租与人工成本大致4000元,30间房意味着每月将亏损约12万元。”

另一位经营公寓的民宿主也表示,其有10多套房源被下线。“环球影城一直都没有官宣开业,周边民宿主和我一样前期投入比较多;好不容易等到官宣试营业了,期待着开园后订单量能增加,结果民宿却突然被下架,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很多人将血本无归啊。”该民宿主表示。

另外,有不少民宿主坦言,假若城市短租彻底被封禁,未来只能将短租转长租,不过通州地区的房租价格正是由城市短租抬起来的,长租的租房价格或许只有短租房收益的一半,房东的损失将进一步拉大。

办齐6证方可恢复上线? 民宿主:6证齐全几乎不可能

据途家网发布的告民宿房东书显示,合规房源需上传对应资质后方可申请恢复上架,且个人房东无自己操作上架权限,需由平台统一操作。其中,住宅属性的民宿必须办理六证,即房屋权属证明;业主身份证明;经营者身份证明;出租住房业主同意房屋用于短租经营的书面材料;所在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委员会、本栋楼內其他业主书面同意的材料;经营者与房屋所在地派出所签订的治安责任保证书面材料。

途家平台发布的公告

事实上,这个规定并不是最新出台的。

2021年2月1日起施行的《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条件

依据今年2月1日实施的北京市住建委等四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短租住房经营条件包括,房源需要符合本小区管理规约,无管理规约的应当取得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委员会书面同意或取得本栋楼内其他业主的书面同意;取得出租住房业主的书面同意;房屋符合建筑、消防、治安、卫生等方面的安全条件;经营者与房屋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签订治安责任保证书;书面告知所在小区物业服务企业,无物业服务企业的,书面告知社区居委会。

《通知》将短租房分为有管理规约和无管理规约两种情况,其中无管理规约需要取得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委员会、本栋楼内其他业主三者之一的书面同意。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有民宿主透露需取得全员同意才可具体落地《通知》内容,矛盾点或在于任何一方都难以做出决定,主动承担责任。

环球影城观景民宿主理人李怡睿在春节接到通知后去了梨园派出所三次。“居委会表示,即便派出所同意,还要全楼业主签字才可以。”直到房源被下架,她还是没有成功申请到相关文件。

王江告诉记者,自己的民宿房源被下架后,自己和朋友们也马上采取行动补齐手续,但在第一份材料上就“卡住了”,要办齐6证几乎不可能。王江表示,自己的民宿房源在与环球度假区相隔一条街的加州小镇小区,小区内没有小区公约,也没有业主委员会,所以小区物管会提供小区内部同意办民宿材料盖章确认,是所有许可证件申报审批的前提,“但是我们找到小区物管会,对方不给我们盖这个章,要求我们实现百分之百业主签字同意,这根本就是达不到的,第一步卡住,后面的流程就没办法继续往下办。”王江说道。

与王江同一小区房源的民宿主李云(化名)表示,“按理说小区物管会是有权利可以盖章的,哪怕说物管会提出一个标准,说达到标准可以盖章,我们都能理解,但现在他们就是不愿意承担这个风险,不给我们盖章,我们进行不了下一步的任何申请,我们去派出所,去跑消防、卫生许可,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还有一些民宿主直到被强制下架后才开始了解到相关的政策信息,开始积极寻求“上架方法”,有民宿主拨打了12345咨询相关情况,收到的回复是:“网信突然联系平台下架,现在街道和派出所的政策确实还没下来。”

据多数民宿主反映,现阶段要求邻居、物业同意十分困难,希望行业协会、机构能够给予协助,建立有效的沟通和流程机制,推动规范化。

小区办民宿野蛮生长 同时带来多方面问题

市场繁荣的泡沫下,是难掩的野蛮生长。近年来,有的民宿缺乏文化底蕴、民间特色,存在“千宿一面”等现象,甚至踩踏生态红线;有的民宿经营者还利用消费者信息不对称,对民宿客房胡乱虚高定价,宣传与实际不相符等现象较为突出;有的民宿甚至事故频出,浴室门炸裂、私装摄像头等安全、隐私问题诸见报端……

从各短租平台数据来看,北京存在大量居住小区内的民宅以“城市民宿”形式对外出租。过去,这类城市民宿不按照公安机构要求对房客进行信息登记,也不签住房租赁合同,更不办租赁合同登记备案,也带来了很多治安、扰民等方面的问题,引发大量居民投诉。

据介绍,此次集中整治民宿所依据的北京市住建委等四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也主要为了规范市民居住小区内的短租公寓或城市民宿,杜绝原先民宿业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改造的现象,让原本游离在灰色地带的城市民宿短租迎来最严监管。

《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

专家说法:政策短期内杀伤力大,长期有利于行业规范经营

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会长张晓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去年年底北京发布的《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改变了过去民宿没有市场“准生证”的问题,意味着民宿能够合法合规进入市场,规范的落地不是扼杀城市民宿,而是推动民宿市场的优化。

上海商学院酒店管理学院副教授邹光勇认为,政府监管绝不是打压民宿发展。作为家庭旅馆的升级版,近20年来民宿深受休闲度假用户喜爱,市场规模快速增长,民宿的发展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政府监管加严,短期来看显然是制约民宿发展,但是在冬奥会举办在即,对于相关隐患因素必须消除。长期来看,这也有利于民宿规范经营。因为城市民宿的构成非常复杂,有的是整套房源,有的是独立房间,租客与房东合住的比率已经非常之低。这种小型旅馆的租客管理、安全防范都难以保证,往往给社区、邻居、社会治安,甚至税收方面都带来一定困扰。

事实上,城市民宿的扰民、消防安全问题一直备受质疑,民宿客人入住时间不定、流动性大,对社区内其他居民的生活可能造成影响。张晓军认为,《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中的规定,对过去一直以来民宿业忽视和回避的社区关系营造的问题进行了回应,有利于外部环境的优化。在他看来,北京对于民宿行业的规范不是最早的,也不是个案,但具有全国性的意义。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科学学院教授谷慧敏表示,此番城市民宿规范背后的逻辑,是城市管理者需要优先考虑城市居民,规范是必然结果。以往,民宿经营是灰色地带,缺少监管,未来并不是经营门槛高了,而是把民宿经营推动到有足够集群规模的社区和区域中,使得民宿质量提高,降低监管难度。对民宿平台而言,如果能利用品牌和专业化优势为民宿经营和服务者提供帮助,并积极融入乡村振兴,帮助行业转型,将获得更多机会。

平台:任何一个行业想要取得长久发展,都离不开规范化的制度保障

小猪平台相关负责人认为,对于城市民宿经营者和平台来说,从征集意见到政策实际落地需要一定时间进行过渡和调整。未来涉及具体的落地,从业者还需要政府出台更多的细则进行规范和指导,比如针对职业房东、规模化房东以及分享房间的房东等不同类型的从业者,是否有不同的要求,业主同意的比例为多少社区才能进行民宿经营等还需要进一步讨论。

途家相关负责人认为,北京城市民宿市场的立规,或者是说未来一段时间中国的立法,在实际运营中肯定会存在难点,这就需要有一个通道,平台会更多地听取民宿房东的反馈和意见,代表房东们与当地政府沟通协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