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蔡宗霖報道 北京時間9月12日晚,德甲第4輪迎來"日本德比",日本國腳鐮田大地和遠藤航分別代表法蘭克福和斯圖加特首發出場,而後者更是在本賽季成爲了斯圖加特的隊長。值得一提的是,兩人並不是兩隊陣中僅有的日本球員,早已功成名就的37歲老將長谷部誠同樣效力於法蘭克福,而99年出生的伊藤洋輝則在下半場獲得了代表斯圖加特替補登場的機會。

  對於日本足球而言,旅歐球員的增加甚至這樣的留洋德比已經很常見,事實上,日本之所能擁有一大批國腳級旅歐球員,除了堅持數十年的青訓結出碩果,日本足協爲留洋球員提供的輔助服務也不能不提,例如,收購比甲球隊聖圖爾登作爲進入歐洲的跳板,幫旅歐球員免費升級往來航班機艙、派專員進行心理疏導。

  而最新的消息是,日本足協將在德國建立永久訓練基地,爲日本旅歐球員提供更多幫助。

  上週二,據日本權威媒體《日刊體育》報道,日本足協計劃將投入巨資在德國設立一個全新的訓練基地,基地將擁有一塊完整天然草皮的訓練場以及球員宿舍和恢復裝備等相應配套設施。

  去歐洲建一個永久據點,其實早在日本足協的發展計劃之內。日本足協技術委員會負責人關塚隆在去年4月就曾在新聞發佈會上對外界表示,由於如今在歐洲聯賽效力的日本球員,人數已經多達50人以上,他們都是日本國家隊以及各級國家青年隊的骨幹,因此日本足協將在歐洲設立一個辦事處,能讓足協的工作人員能更方便考察到球員的狀態,傾聽他們的聲音,在沒有時差的環境下,能在第一時間給予日本旅歐球員更多支持和幫助。

  當時,關塚隆就表示這個辦事處將設在德國的杜塞爾多夫,"在歐洲踢球的各級日本國腳人數不斷增加,特別是年輕球員的數量顯著提升,建立一個辦事處更有利於他們溝通。"

  該辦事處設立之後,日本足協將安排職員常駐此地,辦事處也設有按摩室,能讓日本球員在俱樂部比賽休息日時過來這裏進行身體恢復。另外,更重要的一點是,當時日本足協需和各家歐洲俱樂部商談國奧成員出征東京奧運會的事宜,辦事處讓日本足協擁有了一個常駐的會議交流空間。

  按照原計劃,這個歐洲基地將會在去年投入使用,但整個2020年,由於受到疫情的影響,全球各地的人員交流和經濟活動受阻,日本足協也動用了不少資金去支援受到疫情影響的草根青訓組織,歐洲建立據點的計劃一度擱置,但隨着疫苗在全球各地開始接種,歐洲各國逐漸打開國門,日本足協財政困難也有所舒緩之後,這項計劃現在也再一次被擺上檯面。

  《日刊體育》寫道,此番將在德國足協的幫助下,日本足協會將原辦事處升級爲國家隊基地,基地標準將希望與他們在本土千葉縣的"JFA夢想場"看齊,這個基地將爲旅歐的日本球員提供更多支持,包括日常訓練、康復治療和精神護理等等,而它也能在日本隊遠征歐洲時,成爲球隊的訓練大本營。

  日本足協一名成員接受採訪時表示:"現在我們的旅歐球員,都是日本國家隊的核心骨幹,人數都夠組成兩支球隊,他們更需要在俱樂部休假的時候,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和心理健康。如果我們在歐洲設立一個永久據點,從日本來的理療師、訓練師就能更容易爲球員們提供幫助,建立起一個更高質量的後勤保障體系。"

  據悉這項計劃,日本足協已籌劃有十年之久,將會投入數億日元建設該基地,基地建成之後,每年將需要花費上億日元用來運營和維護,並將在歐洲聘請不少日本僑民作爲工作人員。

  隨着日本足球的不斷髮展,旅歐的日本球員人數不斷增加,日本足協對旅歐球員的後勤保障工作,也在不斷升級。

  時間撥回到1990年代和千禧年間,已開啓職業化進程的日本足球,首次打入世界盃正賽,而1998年的法蘭西大舞臺上,那時的日本隊所有成員還全都來自本土J聯賽,不過受到世界關注後,有實力的日本球員開始逐漸走上歐洲賽場的舞臺,拓荒者正是大名鼎鼎的中田英壽。

  1998年世界盃後,當時年僅21歲的中田英壽被意甲球隊佩魯賈看中,開啓了一段傳奇的旅歐生涯,他也在之後兩屆世界盃週期中,成爲日本隊當之無愧的絕對進攻核心。但在當時,日本足協徵召中田英壽回國參加比賽時,足協僅僅能爲他報銷經濟艙的機票,而中田英壽爲了能在長途飛行後還能有更好的身體狀態回到國家隊效力,都是自己補差價升級爲商務艙,當時意大利和日本尚未有直飛航班,中田英壽還得轉機倫敦或者巴黎才能回國。

  隨着日本旅歐國腳人數越來越多,日本足協也意識到長途飛行給國腳所帶來身體負擔,這會影響到他們在比賽中的狀態,因此,如今當旅歐球員需乘坐10多小時長途航班回日本參加比賽時,都爲他們提供商務艙機票,雖然機票價格是經濟艙的兩倍以上,但日本足協認爲這些代價都是值得的。

  現任日本足協主席田島幸三,之前在日本足協技術委員會任職時曾表示:"球場上靠的就是球員們的表現,這纔是我們挑戰世界的根本。可能爲球員們買公務艙機票,對場上表現的提升不到百分之一,但只要能提高我們獲勝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去做,我相信只要積少成多就會變得更強。"

  不單只是出於對球員身體狀態的保障,日本足協此番要在德國設立據點還有一個重要方面,就是對球員心理狀態的疏導,而隨着旅歐日本年輕球員越來越多,如何確保球員的心理狀態也成爲一個重要課題。

  孫繼海、楊晨、李鐵等中國球員,都不只一次向外界表達過旅歐生涯的不易,特別是需要重新融入一個完全陌生的社會環境,接受完全不同的文化和日常生活,還要適應比過往更高強度的訓練和比賽水平,上述任意一項都不是一個簡單考驗。

  這些考驗對日本球員而言同樣存在,但早年的日本旅歐球員和中國留洋球員一樣,都是經歷過本國聯賽鍛煉出的佼佼者,他們的精神狀態已比常人更爲優秀,應對旅歐生涯出現的各種困難也更加自如。

  過去3屆世界盃的日本隊隊長、現效力於法蘭克福的老將長谷部誠,自2008年轉會狼堡徹底站穩腳跟之後,他在德國的房子就幾乎成爲日本旅德球員的心理輔導室。幾乎所有在他之後來到德國的球員,除了過來參加聚會緩解思鄉之情外,他們都會來到這裏取經,而身爲一個天生領導者的長谷部誠,也竭盡全力幫助自己的國家隊隊友適應德國環境,包括像大迫勇也、清武弘嗣和原口元氣等球員都得到過隊長的幫助。

  不過,並不是所有日本旅歐球員都那麼幸運,比如現在日本隊的主力中場柴崎嶽,在2017年轉會西乙球隊特內里費之後,就遇到嚴重的水土不服問題,飲食上的不適應加上思鄉之情疊加,讓他加盟後的一個月體重下降6公斤,並直接影響到了他的平時訓練和比賽。出現這種情況後,日本足協聯繫了柴崎嶽的經紀人,並派出總務處負責人津村尚樹飛往西班牙,對柴崎嶽進行心理疏導,這才穩定住他的狀態,柴崎嶽終於逐漸在西班牙站穩腳跟。

  日本足協建的基地要在未來才能投入使用,而在俱樂部層面,日本足球在歐洲早已有一個據點,那就是:比甲球隊聖圖爾登。

  2017年,日本互聯網企業DMM正式入主聖圖爾登--一支在亞洲名不見經傳的比利時小球隊。據日本媒體報道,時任東京FC總經理的立石敬之和DMM事業部本部長緒方悠在和朋友一起聚餐時,聊到日本球員太難開啓旅歐生涯,而且成功者寥寥無幾,於是便想出了擁有一家歐洲俱樂部,作爲日本球員在歐洲據點的想法,並付諸行動。

  如今擔任聖圖爾登俱樂部總經理的立石敬之說道:"我們的理念就是這樣,事實上現在我們確實讓很多日本球員在歐洲踢上了球,也有更多日本企業關注到我們,能給我們提供更多的贊助。"

  要論聖圖爾登運營數年來的最大成就,無疑是運作遠藤航、富安健洋以及鐮田大地,該俱樂部成了這三名日本現役國腳飛入五大聯賽的跳板。日本國家隊主力後腰遠藤航,先從浦和紅鑽轉會到聖圖爾登,被推薦租借當時跌入德乙的老牌勁旅斯圖加特,在隨斯圖加特重返德甲並用實力坐穩位置後,遠藤航在本賽季當上了斯圖加特的隊長。而富安健洋更是在本賽季從博洛尼亞轉會到阿森納,鐮田大地則是上賽季法蘭克福取得好成績的重要成員。

  在擁有成功案例之後,聖圖爾登對日本青年才俊們就擁有着更大的吸引力,他們也和5支J聯賽球隊簽下合作協議,在本賽季註冊在聖圖爾登的日本球員已多達7人。

  不過,目前這7名球員中只有混血門將丹尼爾·施密特和後衛松原後得到穩定出場機會,因爲此前聖圖爾登就因啓用太多日本球員,導致球隊身體素質過於喫虧瀕臨降級,所以目前在培養日本球員和保持球隊戰績上,聖圖爾登的運營者保持着一個微妙的平衡,聖圖爾登雖是日本足球的據點,但其更大作用只是一個櫥窗或者跳板,球員能否走得更遠,還是要看自身實力。

更多內容請登錄足球報的官方網站:www.zuqiubao.info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