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入境“隔离酒店”或成历史,广州首创的“国际健康驿站”即将启用

近日,广州市国际健康驿站已完成主体结构建设,即将启用。健康驿站的概念或将代替“隔离酒店”,是主要针对国际旅客的防疫举措。这也是国内首个国际健康驿站。

早在今年6月28日,在广州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一级巡视员高裕跃就曾介绍,该国际健康驿站是全国首发,拥有5000间客房,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中。

疫情局势时有反复,“外防输入”压力不减。随着中秋国庆“双节”的到来,近日福建的疫情更是成为全国人民关注的焦点。而此次疫情的源头就是因输入病例引发的区域性传播。

从目前国外疫情形势来看,严密防范境外疫情输入,将对各出入境口岸枢纽及与国外往来密切地区来说是一场持久战。

国际输入疫情反复,入境隔离需求不减

截至9月15日14时,我国单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23例,累计境外输入病例8701例。境外输入病例对于国内疫情而言并不仅仅是一个数字。

9月10日以来,福建境外输入引起的疫情再次引发广泛关注,其源头疑似新加坡入境人员传播。病毒基因仍为德尔塔变异毒株。

以莆田市仙游县为起点,已形成了铺头学校、协胜鞋厂两条传播链,波及泉州、厦门等地。

在严密的入境隔离措施下,仍有漏网之鱼。据各省最新出入境规定显示,14-28天是较为普遍的隔离时间,期间还需进行2次以上不等的核酸检测才可以解除隔离。但值得注意的是,集中隔离的天数基本都不超过14天,自疫情暴发以来,这一最严格执行隔离措施的时间始终没有大的变动。然而此次的入境人员已经接受了21天集中隔离和十次检测阴性。变异病毒的狡猾令人防不胜防,这对入境隔离的地点、容量和时间都提出了新的要求。

此前5月21日广州因境外输入关联病例进入紧急防疫状态。在疫情得到控制后,6月下旬,广州政府宣布紧锣密鼓的建设国际健康驿站。不仅仅是疫情接二连三的催促,广州本身的交通枢纽地位也是境外输入疫情无法避免的条件之一。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主任段宇飞曾介绍:“目前每天全国入境人员,广东占90%,每天在隔离点被隔离人员有近3万名,工作人员有近2万名。”国际输入疫情的防控重担和过往的经验,都显示出广州首创的“健康驿站”形式必要性。

驿站闭环管理,力求无接触智能化

广州国际健康驿站延续了传统隔离酒店的功能和作用。

据了解,国际健康驿站共设5074个房间,分为5种房型,面积从18平方米到39平方米不等,另外还设置了11个无障碍房间,可以满足不同旅客的入住需求。入境人员可以在机场获得专属二维码,通过30-40分钟的车程到达酒店并扫码办理入住。

国际健康驿站在白云区钟落潭马沥居地块选址,距离人口密集区较远,而为了方便物资和人员转运,距离市中心、医院和机场的车程仅30-40分钟。主体建筑包括入境人员居住区、健康服务中心、医护后勤生活区和综合服务楼等。每个区域相对独立,间隔超20米。每个居住房间都是独立的分体空调和独立管道,排放、过滤和污水系统分区设置,防止交叉感染。

与传统隔离酒店相比,国际健康驿站更加智能化管理。入住的入境人员在转运大巴上,即可完成房型选择和房间分配;到达健康驿站后,无需办理登记手续直接进入组团,并通过智能化系统完成入住、签到、缴费、退房等手续,客房智能设备可以完成远程测温、流行病学调查、询诊问诊等工作。

在居住房间内墙壁上有智能面板,整合了一键呼叫、健康上报、快速测温、信息提醒等功能。此外,还有餐食配送机器人可以实现无接触配餐,减少人员配送的感染风险。在室内,仪器可以对入住人员生命体征进行持续监测并将数据上传到系统后台,出现异常情况时,设备和系统均可自动预警,提醒服务管理人员及时处理。

做好长期斗争准备,有利于接受入境人员

此次广州国际健康驿站的建立,显示出了国家层面对未来新冠疫情境外输入常态化的预期。

国家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李华强曾表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特别是受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影响,‘外防输入’的工作压力持续增大。”尽管各国疫苗接种率不断提升,鼻喷式、口服式甚至多合一疫苗研发进程加快,对于新冠毒株的不断变异和突破性蔓延仍然不具备绝对的根治条件。欧美各国对于疫情的不同态度也导致全球确诊病例的高居不下。从长期来看,境外输入仍是严防严控的重点。

另外,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国际健康驿站”在形式上更加利于接受入境人员,对于我国防疫政策在国际社会上的声誉有所提升。“隔离”这一措施在国际上常常用于确诊病例,而智能化、宜居的“健康驿站”或将更加尊重境外人员的文化习惯。

有相关疾控人士此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通过健康驿站的建立可以有效地提升外防输入的能力。

未来,若健康驿站模式运行良好,将在其他入境重要枢纽推广。一方面,健康驿站的统一建设可以避免隔离酒店标准不一、管理繁琐的问题,对于隔离过程中的感染提升了阻断作用;另一方面,健康驿站的运营将为长期化、平稳化的境外输入防控提供有力的保障。不过,考虑到国际健康驿站建立的成本较高,经济发达的出入境关口地区会先行建立。据钟南山院士透露,继广州国际健康驿站之后,深圳也准备建立类似机构,以减少境外输入感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