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蔡宗霖報道 9月13日晚,恆大集團發出一紙公告聲明:"網絡上近日出現的有關恆大破產重組的言論完全失實。公司目前確實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但公司堅決履行企業主體責任,全力以赴復工復產,保交樓,想盡一切辦法恢復正常經營,全力保障客戶的合法權益。"次日,集團又向港交所提交公告,證實過去三個月物業銷售成績持續惡化,並已聘請財務顧問研究解決方案。

  相信只要略微關注財經新聞的人,都已知曉恆大集團所處的困境,而一直依靠母公司輸血的廣州隊,他們的前路自然也被打上一個問號。

  生存壓倒一切,成爲2021賽季中超的主題詞。

  比起恆大集團所處的困境,廣州隊今年前8個月可謂是波瀾不驚,甚至還有所驚喜,雖有頭牌"保塔組合"離隊,但保持住核心架構的八冠王,在中超首階段的14場比賽,總共搶下了30個積分,位列總積分榜的第2位,卡納瓦羅麾下的"全華班"發揮良好,特別是一衆歸化球員更是集體復甦,也因此這支球隊又再一次成爲本期國家隊輸出大戶。

  廣州隊在陣容綜合實力明顯下降後,還能在中超首階段保持如此強大的戰鬥力,其實也從側面證明了廣州隊運作如常。據記者瞭解到的信息,廣州隊的教練、球員和工作人員,在今年的前8個月工資皆按時足量發放到位,之前俱樂部的相關周邊商品開發也在按計劃推進。

  雖然如今球員們沒有了過去的高額獎金,卡納瓦羅對此也有着些許擔憂,也多次在發佈會稱讚全隊的鬥志,但俱樂部上下都清楚,比起同行們過去兩年飽受欠薪降薪之苦,足額髮放工資在中超幾乎可等同於一筆獎勵。

  球隊正常運作,然而問題的苗頭已開始顯現。從8月份有國資背景的企業到番禺在建的專業球場調研開始,關於廣州隊前路的聲音就不絕於耳,9月初更有一張聊天記錄截圖在網絡上流傳,其真實性有待證實或證僞,但各方都在保持沉默或低調處理,至此,問題已浮出水面。

  不過,比起因債務和官司纏身導致最終無人接管而停止運營的江蘇隊,長期支出遠超收入的廣州隊,其處境可能並不一定如想象中那麼糟糕。

  首先,過去近十年,俱樂部的運營費用都是集團在每年年初一次性劃撥到位,而今年年中在保利尼奧和塔利斯卡離隊後,俱樂部不需再承擔兩大外援的高額年薪,運營壓力也得到一定程度的緩解,集團遇上流動性危機時也未動用這筆運營資金。倘若真能如願從足協要回保利尼奧和塔利斯卡的轉會調節費,然後用於球隊,正常打完2021賽季所有比賽並不會是一個多大的難題。

  但在可以預見的未來,無論恆大集團此番能否渡過財務危機,繼續獨力支撐每年接近10多億元的俱樂部開銷,已是不可能再現的事,爲這支球隊尋找一位"白衣騎士",自然變成一個必然的選項,本賽季中超衛冕冠軍停止運營的消息,有關方面其實已有所觸動,各地俱樂部股權改革的步伐也在加快,部分城市也開始了試點工作,當然,各地進度不一,各家都有本難唸的經。

  倘若這位"白衣騎士"如期而至,其接過的是代表8座中超和2座亞冠冠軍的十粒金星,一筆閃耀的城市遺產,一個投資數億元建設的世界級訓練基地,並且沒有一筆筆糾纏不清的糊塗賬。保留住這支球隊的火種並不是大問題,面對的真正難題是這支球隊依然居高不下的教練、球員高薪。

  按照現有的賽程安排,廣州隊接下來的比賽將是10月16日開始的足協盃第5輪賽事,但由於一線隊大部分主力球員,已隨國足奔赴西亞征戰12強賽,一線隊湊不齊一套完整的陣容出戰足協盃,因此在中超首階段結束時,卡納瓦羅已明確表示自己將放假到9月底或10月初,並不會帶隊出征。意大利人在中超首階段結束回到家鄉,開始和家人朋友一起享受假期,但隨着球隊消息不斷傳出,卡納瓦羅的前路如同廣州隊一樣,同樣被打上問號。

  裏皮帶隊時的首席助教馬達洛尼此前在接受意大利媒體採訪時說:"卡納瓦羅目前在意大利休假,因爲中超要等到12月份才能恢復,他還有大約1個半月的時間來決定是否迴歸意大利。就我獲悉的情況,他渴望迴歸的原因是想要在歐洲聯賽證明自己的執教水平,並且最終嘗試走出這一步。"

  卡納瓦羅想要重返歐洲執教,其實並不是一個祕密,今年7月接受天空體育採訪時,意大利人就表示:"我現在的目標是回到歐洲聯賽執教並且檢驗自己,很想知道我能取得什麼樣的成績。"卡納瓦羅說,"在中國我已經執教了很多年,目前與廣州隊還有一年半的合同,在這裏我成長了許多,也培養出很多能力出衆的球員。"前金球先生和意大利隊長,從未把中超當作執教生涯的終點,關鍵是會不會跟俱樂部達成協議提前離任。

  經歷過2019年的"上課"事件和2020年亞冠小組出局的震盪,卡納瓦羅和廣州隊的五年之約,其實已算是屢經波折,一度也接近解約的邊緣,但經過風風雨雨後依舊攜手至今,卡納瓦羅也已經變成廣州隊隊史執教時間最長、執教場次最多的洋帥。

  本週二,卡納瓦羅在親朋好友的一片歡呼中,度過了自己48歲的生日,而之前連續五年,卡納瓦羅的生日慶祝派對,都是在中國和他的球員及球隊工作人員一起度過。

  對於中超由盛轉衰的變化,卡納瓦羅今年有過一番頗爲形象的評價:"更多的時候,我們大家可能期望的就是投資商給俱樂部'加油',其他的方面卻考慮得少了一些,所以說長期習慣這種情況以後,當'油槍'一撤離,作爲'汽車'的球隊就癱瘓了,球隊一旦從投資商那裏拿不到'汽油'就會癱瘓。"意大利人表示:"希望我們中超的俱樂部能儘可能通過有關部門的幫助,進一步提高自己的造血功能,不管是球迷、轉播權還是自主營銷也好,能夠更多靠自我造血來提高生存的空間,看到這些消失的俱樂部我感到遺憾,挺可惜的。"

  以前,球隊戰績不順時,沒有成績指標的卡納瓦羅雖有壓力也仍能穩坐釣魚臺,如今自己執教的球隊遇上前東家天海一樣的生存危機時,如同保利尼奧一般,協商解約或許是對雙方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所以,他也可能不會如期坐上原定回到中國的航班。當然,出於道義或者全隊的情感等原因,已領到今年大部分薪水的卡納瓦羅,可能會接受降薪,選擇帶隊打完2021賽季,做到有始有終。

  卡帥的去留,用不了多長時間,我們就能得到答案。

  除了卡納瓦羅教練團隊那份高薪合同之外,目前廣州隊另一筆支出的大頭,自然就是一線隊球員的薪水支出。本賽季以"全華班"陣容出戰中超首階段的廣州隊,成績可以說是相當不錯,特別是在40強賽結束後的後10輪比賽裏,總共取得了8勝1平1負的不俗戰績,尤其是卡納瓦羅從第6輪變陣343開始,全隊在戰術和心態上,徹底告別了保利尼奧這支扶手杖,球隊前場豪華攻擊羣算是被徹底激活,這10輪聯賽轟入33球,攻擊力冠絕整個中超。

  這份成績單,卡納瓦羅手下每名球員都給出了自己的貢獻,而本土球員們尤爲令人矚目,他們在各個位置上均有達到國腳級球員的存在,無疑是國內最強一檔。而如今廣州隊這一批球員,大部分合同都是在足協"四大帽"實行前簽下的,金額自然沒有受到限薪令的限制,主力骨幹的年薪都會突破現在500萬頂薪的限制。另外,鄧涵文、梅方、劉殿座、劉偉國、黃博文、鄭智這6名一線隊球員的合同,都將在今年12月底到期,本賽季主力中場廖力生的合同也將在10月31日到期。

  在廣州隊即將經歷鉅變的情況下,下家會如何處理這些球員的合同就成爲重中之重,高薪球員們除非願意降薪,否則未來大概率無法繼續留下,此外,球隊也很可能會出售一些實力球員以換取部分資金,以填補俱樂部的資金缺口。據記者瞭解,目前已有部分中超球隊盯上了廣州隊的個別球員,希望將其帶至帳下。

  此外,歸化球員的薪資也是廣州隊求生過程中必須要解決的問題,目前廣州隊擁有的歸化球員包括在國家隊征戰的艾克森、阿蘭、蔣光太、洛國富,費南多和高拉特沒有入選國家隊。按照此前媒體報道,這些人中年薪最高的高拉特是1300萬歐元,年薪最少的蔣光太也有300萬歐,而且這些還都是稅後年薪,未來無論是股改還是恆大退出政府直接接手,這都會是很難負擔的開支。因爲年薪太高其他隊無法承擔,幾大歸化在中超範圍內轉會也是不現實的,因此未來最大可能還是由恆大來負責他們的後續--俱樂部能指望的是此前爲保塔交的調節費。

  

   

   

更多內容請登錄足球報的官方網站:www.zuqiubao.info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