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港股遭偷襲損失巨大,恆指盤中下挫逾千點創一年新低

不是什麼新鮮事

9月20日(週一),香港恆生指數開盤跌1.12%。隨後,恆指下挫逾3%,再度刷新年內低點。

恆生指數上午收跌3.87%,報收23955.18點,跌965.58點。盤中一度跌1049點。富時A50指數股指期貨也大跌,一度跌4%。

板塊方面,藍籌地產股、恆大概念股、內險股跌幅居前。

截至20日收盤,中國平安收跌5.78%,盤中一度跌破50港元關口。恆大系跌幅居前,中國恆大、恆大物業均跌超11%。

港股地產板塊集體大跌。恆基地產、新世界發展、新鴻基地產的跌幅均超10%;龍光集團、長實集團下跌超8%;嘉裏建設、富力地產均跌超7%。

大型互聯網科技股繼續下挫。快手、美團均跌超2%,京東港股跌超4%。

多重因素疊加影響所致

一位私募基金經理對第一財經表示,地產流言蜚語、美聯儲議息和部分個股基本面表現不達預期,是港股今日(9月20日)大跌的主要原因。

截至收盤,中國恆大收跌10.24%,恆大物業收跌11.3%,恆大汽車收跌2.68%,恆騰網絡收低9.48%。

安信證券研報顯示,根據統計局數據,八月單月全國商品房銷售額約12616億元,同比下降 18.7%,商品房銷售面積約1.25億平米,同比下降15.6%。首八月累計土地購置面積約1.07 億平米,同比下降10.2%,土地成交價款約6647億元,同比下降6.2%,對比2019年同期增長4.3%。地產數據持續轉弱,加上在恆大事件繼續發酵下,預計整體內房9、10月銷售仍然維持較低水平,旺季不旺,投資者須特別注意。

此外,部分上市公司中期業績不達預期,或也是9月20日港股大跌的原因之一。

以中國平安爲例,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今年7月1日以來,中國平安港股股價已累計下跌32.48%。

致富集團研究部報告顯示,中國平安2021年中期純利按年倒退15.6%至580.05億元人民幣。主要是由於集團對內房‘華夏幸福’進一步加大減值計提,達至359億元人民幣,影響純利208億元人民幣。

此外,中國平安壽險改革尚未明朗。

管理層年初曾表示今年代理人數將保持在100萬人上下。但截至2021年6月末,代理人數已跌至87.8萬人。致富集團研究部表示,這顯示壽險改革仍在摸黑前進,成果尚未明朗。

中金9月19日發佈研報認爲,近期港股市場轉弱背後的因素較爲綜合,一方面由於8月的宏觀數據顯示出經濟增長面臨一定的壓力。另一方面由於國際股票市場出現波動,拖累了海外中資股市場。

此外,中金髮布的《港股:1H21業績回顧:整體強勁但分化凸顯》報告表示:展望未來,當前市場一致預期預計海外中資股市場(包括香港和美國上市中資股)2021年盈利增速將逐步放緩,當前全年盈利增長預期爲23.9%,隱含下半年同比增速僅爲6%,大幅低於上半年已經實現的45.5%的水平。盈利增長的放緩也並不意外,與上半年低基數下的高增長和整體宏觀經濟愈發明顯的放緩勢頭基本一致,而這也是近期市場對於政策寬鬆預期明顯升溫的原因。

板塊層面,根據彭博彙總的市場一致預期,媒體&娛樂板塊下半年或轉爲負增長,一定程度上可能與監管政策影響有關;可選消費、能源、原材料和IT板塊的增速相比上半年或明顯下滑。相比之下,下半年僅有必需消費、公用事業和軟件板塊的盈利將加速增長。

需要指出的是,部分重倉港股的基金表現也不容樂觀。

Wind數據顯示,截至9月15日,在101只有年內業績顯示的帶有“滬港深”字樣的基金中,有54只年內收益爲負,佔比約爲53.5%;其中年內下跌幅度超過10%的有13只,佔比約爲12.9%。

其中,滬港深基金中靈活配置型基金的年內平均收益爲5.8%,全市場靈活配置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爲9.97%;滬港深基金中偏股混合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爲-1.57%,全市場偏股混合型基金的平均收益爲8.99%。

恆指下跌已不是新鮮事

事實上,今年以來,港股市場曾多次出現大幅調整事件。

2021年2月24日,港股恆生指數下跌2.99%,大多南下熱門標的跌幅較深,引發市場關注;當日11時許,有傳聞稱香港將提升股票印花稅從0.1%至0.13%。接近下午1時,香港特區政府財政司司長陳茂波確認了這一事實。

7月8日,港股主要指數大幅調整,其中恆生指數、國企指數以及恆生科技指數分別下跌2.89%/3.22%/3.71%。紅籌股及中資民營股多收跌;互聯網巨頭騰訊、阿里分別下跌3.7%和4.1%。

中信證券當時的研究認爲,市場普遍擔憂國常會所釋放的降準信號側面反映了當前宏觀經濟增長低於預期,導致市場下跌。

此外,政府加強跨境監管疊加互聯網反壟斷及數據安全監管政策的收緊使得投資者風險偏好承壓。

7月26~7月27日,A股、港股均大幅下跌,上證綜指兩個交易日跌幅近5%,27日港股單日跌幅超過4%。

招商銀行研究院當時認爲,監管所出臺的一系列涉及互聯網反壟斷、教育培訓、地產等行業的監管政策,市場對監管政策做收緊理解,在政策影響存在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資金爲尋求安全,從已經受到監管影響或有潛在監管風險的相關行業流出。

集聚於香港市場的外資,對內地相關政策解讀可能存在偏差,或做非經濟因素的延伸,有消息指外資可能削減對中國公司的風險敞口,這或是導致7月26~7月27這兩日港股跌幅較大的重要原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