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日報

A股市場正張開雙臂迎接紅籌企業迴歸。近日,證監會發布《關於擴大紅籌企業在境內上市試點範圍的公告》,將試點企業範圍從7個行業進一步擴展至14個行業,主要聚焦新一代信息技術、新能源、新材料等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同時明確,具有國家重大戰略意義的紅籌企業申請納入試點,不受前述行業限制。

紅籌企業通常註冊地在境外、主要經營活動在境內,因而,其迴歸A股市場如同“鳳回老巢”。對於紅籌企業的“回巢”,監管部門一直秉持歡迎態度。早在2001年,證監會已將紅籌企業迴歸提上議事日程,但由於彼時市場發展不夠成熟、相關制度尚未完善、境內外監管差異等原因,紅籌企業迴歸動力不足,“回家”企業寥寥可數。

爲吸引紅籌企業“回巢”,近年來監管部門頻頻釋放政策暖意,不停掃清制度障礙。2018年3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證監會關於開展創新企業境內發行股票或存託憑證試點若干意見的通知,允許試點紅籌企業按程序在境內資本市場發行存託憑證上市。2020年4月,證監會發布《關於創新試點紅籌企業在境內上市相關安排的公告》,同年6月,上交所發佈《關於紅籌企業申報科創板發行上市有關事項的通知》,打通紅籌企業境內發行上市“最後一公里”。

多措並舉下,紅籌企業境內上市框架逐步搭建,制度包容性不斷提升,迴歸門檻顯著降低。自試點以來,已有華潤微中芯國際、九號公司-WD、格科微等企業成功在科創板上市,還有多家紅籌企業正在IPO排隊中。

爲何監管部門近年來新動作頻出,如此致力於“引鳳回巢”?站在改革開放的更高起點上,不難探究出這背後蘊含的深意。

紅籌企業“回巢”是多方所呼。由於IPO門檻高、排隊久等歷史原因,早前一批代表中國經濟發展方向的科技企業遠赴海外募資,與此後蓬勃發展的A股市場失之交臂。但隨着貿易和投資保護主義在一些國家擡頭,特別是美國《外國公司問責法案》、停止處理中國企業在美IPO等政策的出臺,境外監管不確定性增加,上市風險加大,部分企業希望退市迴歸A股,以尋求更穩定的經營發展環境。同時,國內投資者也期待着紅籌企業歸來,很長一段時間裏,本土投資者無法這些企業的成長果實,如今企業“回家”,就意味着擁有更多與優秀公司共同成長的機會,獲取更豐厚的投資回報。

紅籌企業“回巢”正當其時。近年來,我國資本市場改革開放步伐不斷加快,更爲寬鬆的、有利於促進高新技術企業和創新型企業上市的規則陸續出臺,科創板、創業板試點註冊制平穩落地,滬深港通、滬倫通、ETF互通等持續拓展,已具備對接紅籌企業上市的基礎設施條件。並且,資本市場在對外開放中釋放出越來越強的“磁鐵”效應,明晟(MSCI)、富時羅素、標普道瓊斯等國際主流指數相繼將我國股票和債券納入其指數體系,境內外市場聯繫日益緊密,全球資本正加速流入A股,這無疑將爲國內上市公司提供更廣闊的融資空間和源源不斷的“活水”。

紅籌企業“回巢”可帶來多贏。一方面,紅籌企業迴歸本土,使得企業註冊地、上市地與主體業務發生地愈發吻合,投身於更熟悉的投融資環境,有助於企業如魚得水地發展。另一方面,紅籌企業尤其是符合國家戰略的高新技術企業和戰略性新興企業迴歸A股,能夠豐富A股投資標的,提高上市公司整體質量,營造更加充分競爭的市場環境,使得A股上市公司更好經風雨、見世面,成長爲更具競爭力的強大市場主體。

當然,紅籌企業“回巢”並非一片坦途,目前還面臨着行業要求、市值規模、盈利門檻等重重限制,如何進一步完善相關制度,既增強市場包容性,又能有效控制風險,考驗着決策智慧。但可以明確的是,監管部門已釋放出堅定信號:把好企業引回來、讓更多好企業儘快上市,是未來資本市場改革發展的一個必然發力方向。相信隨着更多利好舉措漸次落地,迴歸路徑日益清晰明確、迴歸方式愈發靈活便利,未來將有越來越多優質紅籌企業被吸引“回巢”,爲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充足動力。(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李華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