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時代週報

原標題:“美國夢”叕碎:拜登不顧海地難民死活,1.5萬人被野蠻驅逐,特使憤然辭職

美國的邊境移民問題已經嚴峻到“破圈”。

如果說半年前美墨邊境擁擠混亂的兒童難民集中營已經被遺忘,那麼近期美國邊境巡邏人員騎在馬上像趕牛一樣驅逐海地難民的照片則再次點燃了輿論的憤怒。

因爲野蠻驅趕海地難民的行徑,美國總統拜登不僅在國內外受到輿論指責,美國海地問題特使富特也在當地時間9月23日公開辭職,以表示抗議。

騎馬的美國邊境巡邏人員試圖驅趕海地難民,以防止他們進入美國德克薩斯州。(圖源:美聯社)

自9月中旬以來,有超過1.5萬名海地難民試圖越過美國與墨西哥界河——格蘭德河,通過德克薩斯州德爾里奧市附近的美墨邊境進入美國。

而作爲迴應,美國收緊了移民政策,同時加大了遣返和驅逐的力度。越來越多的報道和影像資料證明,美國政府的處理方式與它所宣揚的理念和承諾背道而馳。

在沉默了近一週後,拜登終於在9月24日對驅逐海地難民的照片做出了迴應。他表示,暴力執法的巡邏人員將受到懲罰,拜登還稱此事是“尷尬的、危險的和錯誤的,它在向世界各地傳達錯誤的信息,讓人們不知道美國是誰”。

美國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在9月24日表示,美國政府根據自2020年3月以來實施的《第42條健康相關限制》,已經通過17趟航班將約2000人遣返回海地,有8000人決定“自願返回墨西哥”,5000人仍在接受國土安全部的處理,曾聚集超過1.5萬人的海底難民營地已經被清空。

與此同時,拜登在1994年接受媒體採訪的一段視頻還在網上瘋傳。時任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的拜登在鏡頭前公開表示,“說難聽點,海地就是在加勒比海沉沒了,對美國也沒啥影響”。

海地人爲什麼要去美國?

長期以來,海地都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它在2020年聯合國人類發展指數統計的189個國家中排第170名,四分之三的人口每天生活費不超過2美元,一半的人口營養不良。即便全國近半數國民都從事農業生產,但海地一半的糧食需求和約八成的大米仍需依賴進口。

作爲一個加勒比海的島國,海地還經常面臨颱風、地震和海嘯等自然災害的威脅,其中最嚴重的一次發生在2010年,七級的大地震造成近40萬人傷亡,300萬人流離失所。

今年的海地仍然禍不單行,總統莫伊斯在今年7月被槍手暗殺。僅僅一個多月後,海地又遭遇了一場毀滅性的7.3級地震,這樣的天災除了直接導致人員傷亡,還加劇了幫派暴力、貧困和疫情危機。

8月初的地震是海地國內的新危機。(圖源:國際糧食計劃署)

富特在他的辭職信中指出,“海地人民深陷貧困,淪爲武裝團伙綁架、搶劫和屠殺的人質,並在一個有幫派性質的腐敗政府下受苦,他們缺乏食物、住所,也沒有足夠的錢”。

而電視機上美國社會的富足生活、拜登上任後對移民的口頭歡迎,以及美國國土安全部部長馬約卡斯在今年5月宣佈爲7月29日前已經居住在美國的海地人提供18個月的臨時庇護,共同打造了海地人的“美國夢”。

不僅如此,海地政府還支持國民移民去美國。據美聯社報道,海地選舉部長皮埃爾就指出了海地僑民的重要性,海地國內生產總值的35%來源於僑民的海外匯款,這些僑民大部分都在美國,每年可以向海地經濟注入約38億美元。

事實上,許多海地人早在幾年前就選擇了背井離鄉。海地與美國隔海相望,無助的海地人想要前往美國其實並不容易,所以許多人選擇了先登陸危地馬拉或是墨西哥,再通過混亂的美墨邊境進入美國。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目前最受關注的海地難民羣體就聚集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德爾里奧國際大橋下,這裏與墨西哥的阿庫尼亞城接壤。他們是從墨西哥北上的大批海地難民的一部分,其中許多人甚至是在2010年海地地震後就背井離鄉來到了美洲大陸。

9月24日,工人在清理國際大橋沿線的臨時邊境移民營地。(圖源:路透社)

美國國土安全部官員表示,這批難民的人數可能有1.5萬人,迄今爲止已經1400人被遣返,3200人被清理營地後驅逐出境,僅有數百人被合法允許進入美國。

對此,前美墨邊境巡邏員巴德對BBC表示,她認爲這種情況是拜登政府延長第42條規定的直接結果,這是特朗普任期內的一項防疫政策,允許美國迅速驅逐無證移民。

她指出,“這裏有大量需要庇護的人,但美國基本上關閉了處理難民的系統,他們別無選擇,只能非法越境”。

美國夢再次破碎

“美國的政策存在嚴重缺陷,”富特在他寫給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的辭職信中寫道,美國將數千名海地難民驅逐回國是不人道的決定,他不會將自己與這個決定聯繫在一起。

富特於2016年在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的聽證會上作證。(圖源:CNBC)

據CNN報道,關於如何處理日益惡化的移民危機的辯論已經蔓延到公衆視野,美墨邊境的危機暴露了拜登政府內部在移民問題上的混亂。此前,拜登一直都展現出歡迎移民的姿態,但當數十萬移民跋涉數月來到邊境想要實現“美國夢”的時候,他卻收緊了移民政策。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的數據,今年7月,美墨邊境拘捕的非法移民人數在21年來首次超過了20萬人。8月份拘捕的非法移民人數也超過了19.5萬人。

面對現狀,自3月以來被任命負責處理美墨邊境移民激增問題的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在面對近期的爭議也只能發出“可怕”和“我對此深感不安”的評論,但拿不出有效的解決方案。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也只會爲邊境巡邏人員辯護,稱有爭議照片中執法人員手中的“不是鞭子,是馬鞍”。

9月19日,騎馬的美國邊境巡邏人員驅趕海地難民。(圖源:法新社)

連民主黨內部的也出現了批評的聲音。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民主黨議員舒默公開敦促拜登和馬約卡斯立即停止驅逐行爲,並在美墨邊境取消第42條規定。

“我們不能繼續實施這種無視難民法和仇外的特朗普政策。”舒默說。

拜登政府曾對移民許下虛妄的承諾,但這份希望如今儼然已經被美國政府政策捏碎,近期美國空運遣返海地難民,實際上是將這些冒着與當局敵對、被幫派搶劫的風險成功踏上美洲大陸的倖存者們,送回了這段艱難旅途的起點。

一個月內穿越11個國家的安託萬近期被迫遣返回自己的出生地,他在接受CNN採訪時表示,“當他們談論美國時,他們說這是一個有正義的國家,但那是一個謊言”。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