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德國告別默克爾

從“科爾的小姑娘”,到“德國母親”“歐洲祖母”,默克爾用16年迴應了命運的選擇。BBC說,“在德國,整整一代人只知道一位女性領導人,她叫默克爾”。

穩健、務實,默克爾的風格已深深烙在德國政壇中。16年間,金融危機、歐債危機、難民問題,默克爾的面前難關重重。16年後,英國已“脫歐”,美歐在“離心”,疫情肆無忌憚,變幻莫測的世界下,默克爾的接班者仍將負重前行。

一個時代落幕

當地時間9月26日,德國聯邦議院選舉拉開帷幕。這次大選,現任總理默克爾不再是主角。早在三年前,默克爾就明確了退出政壇的時間表,“我感到,現在已經是時候開啓新的篇章了”。

齊耳短髮、西裝套裝、平底皮鞋、溫和微笑,這位來自東德的物理學女博士,原名安格拉·多羅特婭·卡斯納,已經以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名號聞名遐邇16年了。

1989年,東歐劇變。柏林牆的倒塌,刺激了35歲的安格拉·默克爾,政壇之門由此打開。從小黨“民主覺醒”成員到新聞發言人,再到加入基民盟,在彼時的基民盟主席、德國總理科爾的青睞下,默克爾的政壇生涯一帆風順。

到了世紀之交,科爾捲入“政治獻金”醜聞,而這個他眼中的“小姑娘”展露出了果決的政治手腕,“倒戈”的評論文章一出,科爾隨後下臺。而默克爾則以96%的選票當選基民盟領導人,距離德國總理僅一步之遙。

2005年,默克爾51歲,成爲德國第一位女總理。當時,喬治·W·布什還在白宮坐鎮,託尼·布萊爾拿着唐寧街10號的鑰匙,而雅克·希拉剋和約翰·霍華德分別是愛麗捨宮和基裏比利宮的主人。

16年間,各國政治舞臺的主角換了一波又一波,唯獨默克爾堅守了四屆任期,成爲德國曆史上僅次於俾斯麥和科爾的任職時間第三長的德國掌舵人。

“默克爾被視作是西方世界建制派最後的捍衛者和領導人,享有世界聲譽。自2005年上任16年以來,她逐漸形成了自己務實,理性,善於對話溝通,堅持多邊主義的風格。”復旦大學歐洲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丁純表示。

在丁純看來,所謂“謀定而後動”,作爲一個學物理的人,默克爾理性、務實,以德國、歐盟的利益爲核心,善於溝通、積極對話交流,參與歐洲和國際事務,大力維護和推動歐洲一體化發展。近十年來,歐盟歷經金融危機、歐債危機、烏克蘭危機、難民危機、英國脫歐,特朗普衝擊及新冠危機等多重考驗,維護了德國,歐洲乃至世界的穩定,默克爾功不可沒。

危機16年

“生活中如果沒有危機,當然會更容易,但當危機出現時,就必須加以應對。政治的任務就是克服危機。”7月22日,默克爾最後一次以總理身份出席記者會,在被問到如何看待“危機總理”這一稱號時,默克爾這樣迴應道。

根據德國《明鏡》週刊的統計,默克爾的執政期經歷了和歐洲命運息息相關的“七大戰役”:2010年開始的歐元區債務危機;2015年的難民危機和隨之而起的本土反恐難題;2016年到2020年的“特朗普週期”;2016年開始的英國“脫歐”進程;與俄羅斯關聯甚密的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危機;以及跨越其任期的土耳其入歐問題。

丁純分析稱,歐債危機中,默克爾對希臘等實施緊縮政策、迫其加大結構性改革,同時大力協調各方,適度伸出援手,起到了“定海神針”的作用;在難民危機中,她主張擁抱難民,後又改弦更張;面對英國“脫歐”,她拒絕無原則性讓步,捍衛歐盟利益,緩和關係;在面對特朗普的衝擊時,她表態不完全依賴美國,支持戰略自主,拜登上臺後又緩和了同美國的關係。總的來說,默克爾的16年執政獲得了大多數德國、歐洲人的認可。

在歐債危機爆發之前,金融危機席捲全球。彼時,爲穩定市場和物價,在默克爾的領導下,政府出臺了5000億歐元的刺激經濟計劃,爲受到危機影響的德國企業提供了一定的補助,緩衝了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加上前期大刀闊斧的市場改革,德國得以在危機中安全落地,默克爾也在2009年成功連任。

到了歐債危機時,默克爾又堅定擁護歐元。一方面,默克爾政府催促債臺高築的國家走上財政精簡與改革的道路;另一方面也出臺大規模救助計劃,幫助有準備的國家渡過財政難關。《南德意志報》評價稱:“默克爾在歐債危機中的表現,就像個緊握錢袋的家庭主婦。”

至於德國自己,由於一直遵守嚴格的財政紀律,在歐債危機後德國經濟得以保持持續增長,政府在財政方面甚至出現了盈餘,成爲當仁不讓的“歐洲火車頭”。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數據,德國在2005年到2021年期間的人均GDP增長率達到18.3%,同時,2005年以來,德國的失業率從逾11%降至5%左右。

2015年,默克爾被評爲《時代》週刊年度風雲人物,史上第四位女性,《時代》週刊給出的理由是她在歐洲債務危機、難民問題及烏克蘭危機期間展現出了出色的領導能力。

遺憾與後患

執政風格穩健的默克爾,的確給全歐洲注入了穩定的強心針。

法國《回聲報》曾把默克爾稱爲“歐洲祖母”,因爲德國在默克爾的領導下重新站上了國際舞臺,同時默克爾也讓歐盟在與美國的關係上變得更加獨立、自主。因此默克爾不僅是歐洲第一經濟大國的掌舵人,更是整個歐洲的“祖母”。

“但默克爾在穩定的同時,也被指“缺乏創新”。丁純坦言,比如在難民危機的失誤、氣候變化應對不力、改革推動比較被動等方面。而默克爾放棄連任或許也與這些批評的聲音有關。

難民問題成了默克爾執政生涯的分水嶺。在親歷了東西德分割的局面後,默克爾曾在一次演講中說,“歐洲的靈魂是寬容”。

2015年8月,默克爾宣佈開放邊境,允許敘利亞及其他中東難民進入德國避難,數月內,幾十萬難民湧入德國。以巴伐利亞州爲例,每個難民只要完成身份登記手續,即可以免費獲得住所,此外還能每月領取300歐元。

但隨之而來的是文化衝突和暴力犯罪事件的頻發,並引發了德國各界,包括基民盟內部人士的不滿,不少人要求默克爾調整難民政策,比如設置人數上限、提高庇護門檻等。2017年大選中,她領導的基民盟創下了近70年以來最低的得票率,32.9%。之後,德國還陷入了漫長的組閣困境,默克爾直到次年3月才第四次當選總理。

德國政治學者帕策爾特曾經評論道:“總的來說,默克爾帶領下的基民盟十分成功,但是最終被蒙上陰影的原因是,默克爾過於固執,沒有認識到基民盟面對的最大危險是另一個政黨的崛起。”

默克爾的告別已是定局,但對於德國而言,未來仍是一片迷茫。根據民調數據,截至9月24日,社民黨目前的支持率大約在25%,而由基民盟和基社盟兩個黨派組成的聯盟黨支持率有22%,緊追其後的是擁有近16%支持率的綠黨,而自民黨(FDP)和選項黨(AfD)則均在11%上下。

在對外經貿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院長桑百川看來,按照德國現行選舉制度和碎片化政黨格局,此次大選很難有某一黨派能獲得單獨執政所需的絕對多數議席,所以最大的可能是產生一個三黨聯合政府。

至於默克爾的接班者,無論是被默克爾寄予厚望的基民盟黨主席拉舍特,還是目前民調領先的現任副總理兼財長、中左翼社民黨的候選人肖爾茨,抑或是呼籲改變、主打環保議題的綠黨候選人貝爾伯克,三位總理候選人似乎都沒有壓倒性的優勢。

德國電視二臺曾進行了一項“最希望誰成爲總理”的民調,結果顯示,在18歲至34歲的選民中,肖爾茨和貝爾伯克的支持率不相上下,分別爲36%和33%。但在中老年羣體中,肖爾茨的支持率更高,而貝爾伯克更低。即便投票率創下新高,但仍有40%的選民對手中的選票充滿迷茫。

桑百川指出,目前德國面臨的處境是,新冠疫情帶來的影響短時間內無法結束,數字化和氣候變化又迫使其轉變經濟模式。而在政府方面,傳統大黨影響力下降,綠黨及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德國選擇黨崛起。

“不管下一任德國總理是誰,話語權和威信在短時間內必不及默克爾。尤其是在德國政黨碎片化以及三黨聯合執政可能性較高的背景下,新總理會受到很多制約。”桑百川表示。

北京商報記者 湯藝甜 趙天舒/文 CFP/圖

責任編輯:劉萬里 SF014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