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北美觀察丨臉書不怕丟臉 社交媒體巨頭如何爲美國利益服務?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原標題:

最近美國社交媒體“臉書”的麻煩不斷,先是其服務器連續出現故障,導致旗下四大社交平臺全球宕機,造成無法彌補的財物損失。隨即,美國國會也找上臉書“麻煩”,因爲臉書前僱員豪根在國會的聽證會上指控臉書爲追求利潤,無視危害兒童、製造分裂和削弱美國民主的信息在平臺上傳播。

美國媒體的描述裏,豪根是出於正義將前東家見不得人的糗事都抖摟出來。不過,恐怕在全球各地的旁觀者眼中,臉書平臺上充斥着宣揚仇恨、暴力和國家分裂內容,早已經是明擺着的事了,壓根不需要誰來把窗戶紙捅開。實際上,臉書的Facebook、Instagram等平臺上不僅宣揚暴力、鼓吹分裂的內容氾濫,還經常選擇性“執法”,根據政治需要,來刪除或保留這些不良信息。

臉書做大離不開政府資本的背書

臉書與美國政府機構的關係,可以追溯到這家公司誕生之時。公開資料顯示,中情局從一開始就盯上了這家企業。

臉書的第一批投資者中包括一家名爲IN-Q-TEL的投資公司,該公司的經費就來源於美國政府部門的。IN-Q-TEL曾宣稱自己與中情局沒有隸屬關係,但其高管多有中情局和國防部的背景。前中情局局長喬治·特尼特很坦率地說,他決定成立IN-Q-TEL的目的,就是爲了獲得領先的技術能力。

IN-Q-TEL投資了美國上千家的IT、生物和能源高科技企業,其觸角滲透到數據收集、分析和應用的各個領域。可以說,臉書能夠在全球走紅,這些美國硬資本的保駕護航功不可沒。

互聯網是美國外交的重要平臺

此外,美國的外交部門很早也意識到,互聯網平臺公司,是美國擴大全球影響力的重要幫手。2010年,時任國務卿的希拉里·克林頓,在國務院宴請谷歌、推特、微軟思科等IT大公司的負責人,商討如何利用新技術達成外交目的。

參與這次宴請的“青年運動聯盟”(該機構擅長通過網絡挑動各國年輕人的不滿情緒)創始人傑森·利伯曼,在《赫芬頓郵報》發表署名博客文章“臉書、推特和油管是外交工具”,文章記述了這次宴請的經過,將國務院利用社交平臺,推動他國“顏色革命”的野心公之於衆。

臉書的話語權和執法權

臉書並沒有辜負投資人的期待,極力演好了自己作爲數據收集和國際輿情操控者的角色。臉書上不少客觀陳述事實、表達客觀立場的帖子被肆意刪除,各種假新聞和反華言論卻隨處可見,很多國家和民衆都深受臉書選擇性“執法”之苦。

2018年,美國獨立媒體The Gray Zone報道,臉書開始大規模刪除其平臺上帶有反對美國干涉主義、揭露警察暴力行爲的非主流媒體的內容或賬號,比如Anti-Media、Cop Block、The Free Thought Project等等。藉口是,這些賬號違反了臉書針對“垃圾信息和有組織的捏造事實行爲”的規定。然而像The Free Thought這樣的機構曾經被臉書認證,屬於正常運營的合法媒體。

除了針對新聞媒體的“執法”,一些個人賬號上出現的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的演講視頻,也都受到查封。而被美國刺殺的伊朗將軍蘇萊馬尼,他的名字甚至不能在臉書發言中被提及。同時,著名的新保守主義評論員,時任北約智庫馬歇爾基金亞洲項目主管的傑米·弗,在接受C-SPAN採訪時公開聲稱,臉書對“挺俄”“挺華”賬戶的封禁,只是美國“反擊”中國、俄國和其他外國政府影響美國政治的第一步。

利用臉書影響他國的“非政府組織”

很多打着非政府旗號的“公關”機構,也在臉書上隨意傳播各種謠言,而臉書不僅不“執法”,還會欣然爲其站臺。

華盛頓一家知名的右翼“公關公司”——“CLS戰略”,長期利用臉書的Facebook和Instagram平臺,製造捕風捉影的所謂新聞,詬病拉美地區的左翼政權。比如,針對委內瑞拉的馬杜羅政府,CLS發佈了海量的照片,宣稱委內瑞拉軍方和民衆正在拋棄馬杜羅,轉投美國青睞的瓜伊多;玻利維亞受美國財團支持的右翼軍方發動政變,推翻民選的左翼莫拉雷斯政府後,軍政府就選舉問題同CLS簽署了“戰略顧問”協議,由CLS負責處理公關事宜,在臉書上爲軍方站臺。CLS還投入大量美元,在臉書上發動針對委內瑞拉和玻利維亞的輿論戰。

“臉書不怕丟臉”給世界的警示

臉書在國內政治方面卻是極爲小心謹慎,生怕與當權派產生矛盾。特朗普的支持者衝擊國會後,臉書第一時間封禁了相關人員的賬戶,之後在應對特朗普支持者時,臉書也異常地警惕,能刪就刪,能封就封,完美迴應了美國政府對其“打擊有組織捏造事實行爲”的期待。臉書還定期發佈報告,宣揚其反制“假信息”的成就。臉書將大量的審覈資源用在了國外政治鬥爭和國內政治站隊上,卻爲了商業利益,對那些危害青少年健康的有毒內容置若罔聞,結果被員工舉報,最後不得不花費大量的經費來公關危機。

臉書的案例,只是美國社交媒體巨頭的一個縮影,它們的業務帶有極強的國際公共服務特徵,但是,一方面卻被商業利益驅使無視社會道德,另一方面,又被美國的全球戰略裹挾,成爲美國世界話語強權的傳播平臺。面對這種互聯網平臺壟斷巨頭,各國都不應該妥協。(央視記者 景肇)

(編輯 陳昱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