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 周思彤)“這是北京市公安局公交總隊西直門站派出所嗎?我要來自首!”10月4日13時45分,被四川攀枝花警方列爲網上追逃人員的孫某來到公安機關主動投案自首。

10月2日13時30分,西直門站派出所根據工作線索,得知涉嫌網上詐騙的孫某從外地要去北京市某小區看望年邁的母親。值班副所長穆鈺穎馬上帶隊準備趕往孫母家抓捕嫌疑人。到達孫母家樓下後,民警們按照預案兵分兩路:一路民警在樓下觀察,另一路民警上樓查找。這棟上世紀五十年代建造的舊筒子樓裏住滿了租客,民警們尋找孫母家未果。

警長李毅在樓下恰巧遇到孫母和孫某大哥,當得知民警要找孫某,孫母稱孫某一會兒就到家裏來看望她,正準備給包餃子喫個團圓飯。民警進入孫母家中等候孫某。在和孫母、孫某大哥的聊天中,民警瞭解到今年54歲的孫某曾因搶劫被過判刑,刑滿釋放後在無正當職業,主要靠喫低保生活。

隨着談話的進一步深入,民警發現孫母的話與民警事先偵查掌握的內容明顯對不上,沒有對民警說實話。幾次再三追問下,孫母不得不承認中午是和孫某一起喫的午飯,飯後孫某和妻子一起離開了。穆鈺穎讓孫某的大哥撥通了孫某的電話,在和孫某的通話中,孫某稱自己沒有實施過詐騙行爲,表示願意配合公安機關調查,當天下午15時在地鐵平安裏站門口與民警見面。

民警按照約定時間到達平安裏地鐵口後,孫某沒有出現。期間,民警多次聯繫孫某,但電話始終處於關機或不在服務區或短信提示狀態。民警又給孫妻打電話,孫妻說午飯後倆人就分開了,不知道丈夫現在哪裏。民警讓她轉告孫某不要躲藏,到處都是監控,想逃避法律的制裁是不可能的。最後,民警特別強調包庇窩藏孫某是犯罪行爲,也會被處理。

15時30分,民警通知孫某大哥來到平安裏地鐵站口,讓他聯繫孫某,但孫某仍不接。根據民警掌握的線索,孫某一直在平安裏附近活動,並未走遠。

穆鈺穎與李毅經過分析研判後,認爲孫某雖然沒有按時赴約,但可能停留在附近觀察,還在猶豫搖擺不定的進行思想鬥爭。於是決定安排民警趙巖以發短信的形式進行勸導,令其打消顧慮主動投案自首。趙巖隨後在穆鈺穎的指導下,從當天16時35分開始到深夜24時,先後編髮15條手機短信發給孫某。

16:35。第1條短信:“你這事也不大,趕緊來配合工作,把事實經過說清楚。”

17:00。第2條:“你現在過來算你自首從寬處理,如果不來,網上通緝你,你也跑不了,到時候抓到你,你也知道什麼後果”

18:00。第3條:“想好了嗎?你這樣那兒也去不了。這話說得還不清楚嗎?你這樣也沒什麼用!”

20:06。第4條:“你這樣牽連的人可就多了,你80多歲的老母親,是你這世上最親近的人,你讓她擔驚受怕還照顧你嗎?”

22:00。第5條:“你還有時間,如果證實你有違法犯罪行爲,被處理出來後還可以繼續掙錢,你母親那麼大年紀了,可別把老人家折騰個好歹!”

……

民警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勸說產生了效果。10月4日12時51分,趙巖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喂,我是孫某,我準備去你們所投案自首!”趙巖一驚,自己這兩天一共給孫某發了15條短信,也沒收到他一次回覆,現在居然接到了他投案自首的電話。

想到孫某馬上要來派出所投案自首,趙巖暗自高興,兩天來的不放棄終於有了回報,於是趕緊把派出所的具體位置發給了孫某。

後來,穆鈺穎詢問到案自首後的孫某爲什麼沒有赴約也不接電話,孫某說:“我害怕呀!你們走後,我們家又來了過警察找我。但是你們派出所民警不停的給我發短信,讓我認識到投案自首是最好的出路,所以我來找你們投案自首!”

相關文章